未来岳母透露婚礼细节 裘德·洛小岛上完婚()

2018-06-20 16:26 来源:女性资讯网

杰姆教授说:“为了理解证明复杂的相对论,研究人员一直以来考虑如何寻找到简单的方法。现在我们的研究为证明相对论提供了直接、廉价的实验证明。”

儿是娘心头的肉,骨肉分离已经一年了,娘一把把洪战辉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委屈终于爆发了

1997年,是洪战辉几年来最为幸福的一年,小不点3岁了,她从一个处在襁褓中的女婴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学会了懂事。这年洪战辉也顺利地完成了初中学业,成为东夏镇中学考上河南省重点高中西华一中的三个学生之一。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洪战辉体现到了一种久违的幸福。伴随幸福的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是辛酸?是痛苦?都不是,又都是。

要上高中了,家贫如洗的现实又成了面前的一道门槛。学费钱从哪来?小不点怎么带?洪战辉第一次想到了退缩。

西华一中离家30多公里路,也不可能像上初中一样天天回家,自己也不可能带小不点上高中,怎么办?思来想去,洪战辉想到了妈妈。他想找回娘,让娘承担一部分自己的难处,万一找不回娘,就只能把小不点送回到她亲生父母身边,小不点的来处,已有好心人悄悄告诉他了。

上高中前的这个暑假,洪战辉开始了他的寻母之旅。10多天后,一位好心邻居告诉他,她曾在石羊一次“赶会”时见过他娘。这条信息让洪战辉听了大喜,一大早就骑车赶了过去。3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到了石羊,在向路边一人家询问时竟撞见了日夜想念的母亲。儿是娘心头的肉,骨肉分离已经一年了,娘一把把洪战辉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委屈终于爆发了,洪战辉有多少心里话要对娘讲啊,也许只有哭才能发泄自己的情绪,只有哭才能抚平已经伤痕累累的内心,只有在娘亲的怀里酣畅淋漓的大哭才能解脱对娘的思念,对娘的期待。

娘俩就在路旁痛哭了一场,一年的想念化成了泪珠浸湿了娘俩的衣襟。洪战辉用双手捧着娘消瘦的脸颊,恳求母亲回去。母亲亮出身上被他父亲殴打而致的累累伤痕,哭着使劲摇着头……

父亲给母亲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洪战辉知道,这种内心的伤害比身上的伤疤更能让人痛苦,看到母亲的样子,洪战辉的心软了,他想娘,娘何尝不是,他希望娘能过的很好,可回去又能给娘带来多大的快乐呢?

小不点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妇女,露出一种恐惧的表情,她把头扭向一边,寻找着哥哥—她最亲的人。突然,她蹒跚着向洪战辉走来,扑在他怀中,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高中是肯定要上的,母亲不愿意回来,那就只好送小不点回家了。经过四处打听,一位邻居告诉他,“小不点”的母亲可能在西华营乡赵家村。

第二天,洪战辉就给小不点洗了个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带她去西华营镇赵家村——这里。3岁的小不点高兴地坐在自行车前面横架上,,一路上开心地笑着。洪战辉想起了妹妹襁褓中绽放的笑容,他想起了这几年小不点给他带来的欢乐和痛苦,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始终闷在心头,无法抹去,无法回避。

到了那户人家,女主人爱怜地搂着“小不点”哭成了泪人,可她说“小不点”不是自己的女儿。在走的时候,洪战辉决定放下小不点离开。小不点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妇女,露出一种恐惧的表情,她把头扭向一边,寻找着哥哥—她最亲的人。突然,她蹒跚着向洪战辉走来,扑在他怀中,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一瞬间,兄妹情深在洪战辉泪水中爆发了,他知道,妹妹已经离不开他了,他亦如此。

离开人家的时候,对方说非常可怜小不点,拿了1000块钱给洪战辉,说是“如有困难可再找我们”。洪战辉出具了一张欠条,收下了。

小不点很懂事,这么小似乎知道了哥哥的艰辛和不易。哥哥交待她不外出,她就呆在小屋里面,等着哥哥放学。有几次,等他下了自习走出教室,小不点就在外边的楼道里睡着了

一天,他趁父亲病情稍有稳定时说:“大,我想挣钱去读书”,父亲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把家里的一袋麦子换成了50元钱。洪战辉怀揣着这50元钱冒着炎炎烈日在河南周口市、漯河县等地跑了一趟,在西华县城时,他脏兮兮的模样引起了一个中年人的同情,在了解了他的情况后,他在那位中年人承建的装雨棚的工地上找到了一份传递钉枪的工作。一个暑假,他挣了700多元。

这年9月1日,洪战辉到西华一中报到了。他把人家给的1000元中留下500元给了父亲作药费,用余下的加上这个假期里打杂工所挣的钱,交了学费。高中生活是一个崭新的生活,洪战辉第一次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喜悦中充满着一种恐惧。

高中的学习压力是初中所无法比拟的,可喜的是洪战辉具有着一种同龄人少有的坚毅秉性。他担心小不点的生活,担心她的吃,担心她的身体。在入学逐渐安定下来后,洪战辉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从家里面把小不点接到了身边,自此,洪战辉开始如上初中一样,每天奔跑在学校与住处之间。一早,他要让小不点吃早点,再交代她不外出,然后上学。中午和晚上,他从学校打了饭,带回住处与小不点一起吃。

小不点很懂事,这么小似乎知道了哥哥的艰辛和不易。哥哥交待她不外出,她就呆在小屋里面,等着哥哥放学。上晚自习时候,洪战辉担心小不点一人呆在房中出事,就把她带到学校,怕她闹,就把她放在门边让她玩耍。有几次,等他下了自习走出教室,小不点就在外边的楼道里睡着了。抱上小不点,洪战辉就着路灯的光线,回到租住的小屋。

来到县城读书,一切开支都大了起来,洪战辉知道,如果失去了经济来源,父亲的病情好转、弟弟、妹妹的生活以及自己美好的理想都是空谈,打工挣钱成了洪战辉繁重的学业之后最大的任务。

从此,洪战辉在校园里,利用课余时间卖起了圆珠笔、书籍资料、英语磁带。用微薄的收入来负担整个家庭的生活。校园推销是一个被别人看不起的事,洪战辉的举动让很多不了解内情的人很反感。在他一次推销的过程中,有个老师对他小小年纪就满脑子赚钱的行为非常的恼火,将他毫不留情地赶出了教室:“你是来读书的还是来当小贩的?你家庭再困难,这些赚钱的事情也该你父母去做,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洪战辉没有辩解,强忍住眼中的泪水,收拾东西走了出去。

父亲需要照顾,欠了很多外债和人情的洪家需要洪战辉的休学来救急。就在他进入高中学习的第二个年头,洪战辉挥泪告别了难舍的校园

在众人不理解的颜色中,洪战辉边挣钱边学习照顾小不点,还得定时给父亲送药回家,日子虽然艰难,但洪战辉还是平稳地过了下来。生活不会永远的一帆风顺,即使对洪战辉这样的不幸儿,这种用艰辛的汗水和屈辱的泪水换来的短暂安逸也没有持续很久。在洪战辉上高二的时候,父亲的精神病突然地犯了。

孝心和自己的学业产生了严重的冲突,父亲住院需要照顾,父亲看病需要花钱,为了借钱,他跑了周围的几个村子,求了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给人家说好话,甚至给人家磕头,可是“救急不救贫”思想的根深蒂固,让洪战辉跑了两天才借来了47元钱,这对父亲的病是杯水车薪。就在他极度困难的时候,有一位阿姨伸出了援助之手。

洪战辉在学校的时候,曾经帮助西华县南关的一个个体户卖油漆,这个老板是一个极具同情心的一位阿姨,也曾经有过艰难地生活经历。当她了解到洪战辉的情况后,及时地把看病所需要的钱送到了洪战辉的家中。父亲需要照顾,欠了很多外债和人情的洪家需要洪战辉的休学来救急。就在他进入高中学习的第二个年头,洪战辉挥泪告别了难舍的校园。

回到了家里面,他收拾农田,照顾父亲,闲暇的时候教妹妹识字,并在农闲的时候出门打工,挣钱补贴家用。

出外打工的日子,洪战辉愈加地懂得知识的重要。到了2000年的时候,小不点已经6岁了,父亲的病情也控制了下来。这时,久别的校园充溢着他的梦境,他渴望再度与之相逢。

父亲有救了,洪战辉赶紧回家取住院的用的东西,又连夜骑上自行车赶往近100公里的医院。一天的奔波让洪战辉极度的疲惫,骑着骑着,他的眼睛就睁不开了,结果连人带车栽倒在路旁的沟里……痛苦、委屈、酸楚、绝望全部涌上心头,他不禁号叫起来:“大,你几时才能康复过来啊?娘,你咋不回来呀,你知不知道儿子的苦呀。小不点的父母,你们既然生下了她,为什么又要遗弃她……所有的重担,为何都要压在我的身上?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啊?”

也就在这年夏天,在西华一中曾经执教过洪战辉的秦鸿礼老师调到西华二中。秦老师一直在关心着洪战辉的事情,来到新的工作岗位后,他就让一个了解洪战辉情况的学生给洪战辉捎信:希望能洪战辉能重新回到学校上课。在秦老师的帮助下,洪战辉有重新回到了学校。不过,当时二中的高中部是新建的,只能从高一读起。于是,洪战辉成了西华二中的一名高一新生。

洪战辉又把小不点带在身边,小不点到了上学年龄了,秦老师帮助他在二中附近找了所小学,小不点也开始上学了。

新的高中生活又开始了。和以往不同的是,除了挣钱除了自己学习除了照顾小不点的生活,辅导“小不点”的学习又成了洪战辉每天要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生活一切都很平淡,可上天颇有些捉弄人的味道,2002年10月份,父亲的精神病第三次犯了。他把父亲送到了一家精神病医院,可是不交住院费人家不愿意接受病人,洪战辉给医院的跪下来磕头,医生的铁石心肠并没有被洪战辉最为传统的乞求方式所感动,洪战辉的哭求无济于事,医院把他们赶了出来。弟弟可能厌倦了这个家,不辞而别,出去打工了。

10月底的一天,扶沟县精神病院被洪战辉的孝心所感动,答应收下他父亲并免去住院费只收治疗费。父亲有救了,洪战辉高兴极了,赶紧回家取住院的用的东西,到家后又连夜骑上自行车赶往医院。家到医院有近100公里路,夜已经很深了,一天的奔波让洪战辉极度的疲惫,骑着骑着,他的眼睛就睁不开了,结果连人带车栽倒在路旁的沟里……等他醒来时候,自行车压在身上,开水瓶的碎片散落一地。他已经没有了力气推开自行车,身体只有一个感觉——疼痛,无比的疼痛。公路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不时的车辆通过后,瞬即又陷入了黑暗,痛苦、委屈、酸楚、绝望全部涌上心头,他不禁号叫起来:“大(编者注:豫东一带对父亲的称呼),你几时才能康复过来啊?娘,你咋不回来呀,你知不知道儿子的苦呀,一个人支撑了这么多年,你都不会来看我。小不点的父母,你们既然生下了她,为什么又要遗弃她……所有的重担,为何都要压在我的身上?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啊?”在深秋的夜里,只有风的声音伴随着他的哭声呜咽......

他到想到了父亲,恨起了母亲,想到了小不点,怨起了老天的不公......,也不知在沟中躺了多久,他似乎看到了父亲的眼神,似乎听到了妹妹的哭叫。“不,我一定要起来,我不能倒在这里,要不我的全家就完了。”他顽强地站了起来,摸索着爬出了水沟……

就在洪战辉读高二时,迫于生计,他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做过杂工,每天早上帮助老板洗碗碟,每月老板支付30元工钱,并且可以吃上一顿早餐,中餐他一般不吃,晚上就喝一点稀饭。有的时候,周末时,他还要赶回家中浇灌全家人赖以生存的8亩麦地。

后来,他看到学生对复习资料的需求量很大,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坐车到郑州批发图书回学校来卖。为了节省成本,从汽车站到郑州西郊的郑州图书城,他都是用2个多小时的时间步行过去,然后乘车返回。由于他的情况大家有所了解,再加上诚信经营,他的生意很是红火,甚至外学校的学生也来他这里购买图书。可是一种灾难也悄悄地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在西华县南关附近有几个当地人也在经营图书生意,他们看到自己的生意逐渐被洪战辉抢走后,就心存不甘。在一天晚上,下过晚自习后,洪战辉准备回租住的小屋,突然从黑暗里窜出来几个年轻人,对洪战辉就是一顿盟打,鼻子留血了,眼睛打得也看不见了东西。打过后,洪战辉没有报警,甚至老师、同学都不知道,他害怕更大的报复,可是严重的眼疾落了下来,至今眼睛还是看不清东西。从那以后,洪战辉晚上下课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根根子,那是他访防身的武器,图书也自然卖不成了。

困难毕竟是暂时的,洪战辉怀着不屈的信念,2003年6月,洪战辉走进了高考考场。

本报讯(记者刘显仁)“昨天我家挖地基挖到一个好大的太岁”,昨天上午,白云区江夏村民李女士兴奋地致电本报报料,“它软绵绵的,我们把它挖破一个大洞,它还能自己复原”。

记者闻讯赶到江夏村。发现“太岁”的房屋地面很潮湿,“太岁”呈椭圆状,长约80厘米,宽约50厘米,工人们沿边缘挖进去20厘米仍未见底,看上去呈一个乌龟背一样压在黄土中间。它的表面已被工人用锄头挖进去了一半,房主李女士说,前天已经用簸箕搬走约3箕,但过了一个晚上,被挖走的部分竟自己复原。另外完整的一半表面呈灰色的硬角质,脚踏上去软绵绵,质感像是软糖。撕开表层硬角质,发现里面是金黄色如猪肉脂肪膏一样的物体,用手能将表层硬角质与金色脂膏撕开,撕开后发现金色脂膏内渗出黏液。细闻可闻到一股新鲜的土味。

房主李女士向记者描述当初发现时的情况,几天前家里装修,工人铲开水泥地面露出黄土时,在走廊与客厅交接处发现一个“怪物”,最初大家以为是一大堆胶水,工人们使劲用锄头挖走三四簸箕,但隔一晚后发现这个怪物竟能自己复原,她询问旁边药店的中药师,“你家别是挖到太岁了,那就值钱了”。李女士连忙叫工人暂停施工。她说,这套房子上一次装修约在10年前,当时挖地基时没有发现这个“怪物”,当时地面土层也填得很结实,所以怀疑这个怪物应该只有10岁左右。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广东微生物研究所李泰辉研究员,他承担真菌地衣系统学重点实验室项目,曾对“太岁”有过研究。正在外地出差的他闻讯很感兴趣,他让记者与其助手联系,“先把图片发到我电子邮箱”,但最终认定必须要先做实验。

该所一位沈姓科研人员表示,根据记者描述确实很像传说中的“太岁”,如果能确定,其体积可能是广东省内发现最大的一个太岁。

今年7月,南海狮山吴先生在江边泥土里捡到一件疑似“太岁”的不明软物,在太阳底下能渗出黏稠的液体,其身上的伤痕也能自己愈合。记者看到该物体为淡黄色,上面还有一些黑色斑点,大约有30厘米长、15厘米宽、15厘米高,约2公斤重。

2004年4月份,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一农民在村子一个崖边发现一块类似肉团的不明软物,没有鼻子没有眼睛,但手感和肉一样;它夏天不会因气温高而腐烂,冬天也不会因温度低而僵硬;它身上的“伤口”能自动愈合;它无异味且在不断地长大……

据《山海经》、《本草纲目》等记载,“太岁”作为一种具体的生物的确是存在的。在中医药上被称为“肉芫”、“视肉”、“土肉”、“聚肉”、“封”、“肉灵芝”等。

在中国神话史书《山海经》中,就有对“肉芫”的记载:“聚肉有眼而无胃,与彼马勒颇相仿佛,奇在不尽,食人薄味。”晋代著名学者郭璞在注释《山海经》时,对“视肉”做的解释是:“聚肉形,如牛肝,有两目。食之无尽,寻复更生如故。”

明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把“肉芫”收入“菜”部“芫”类,称其为“本经上品”,并将“芫”分为五类,其中对“肉芫”是这样描述的:“肉芫状如肉,附于大石,头尾俱有,乃生物也。赤者如珊瑚,白者如截肪,黑者如泽漆,黄者如紫金。”还列举了几个以“芫”为主的药方,说明“芫”类对一些疑难病症有特殊疗效。

新华网天津11月13日电(记者周润健程子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流通与消费研究室主任陈新年在此间透露说,国内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但有过捐赠纪录的不超过10万家,99%的企业从来没有参与过捐赠。

陈新年介绍说,目前我国的慈善机构不仅规模小,而且大多是官办机构。我国国内现有的大大小小100多家慈善公益组织所掌握的资金总计,仅占到国内GDP的0.1%。根据有关慈善公益组织的调查,国内工商注册登记的企业超过1000万家,有过捐赠纪录的不超过10万家,即99%的企业从来没有参与过捐赠。而美国通过第三次分配的财富,占到了美国GDP的9%。美国的富裕阶层--企业和个人,每年通过各类基金会做出的慈善公益捐助有6700多亿美元。

陈新年分析说,中国企业和个人捐赠不积极,很多是制度上的原因。一是税收,目前国内法律不像欧美等国家,对慈善捐助并无免税待遇,善款仍然上税;二是国内慈善公益组织影响力不够,必须发展民间组织。三是善款能不能做到善用。我国绝大多数慈善公益机构为“官办”性质,并不能真正发挥作用。如当前中华慈善总会和中国青基会,已经是国内目前规模最大的两家慈善公益组织,但其一年运作的公益善款分别只有8000万元和6000万元。其余的公益组织,维系困难。

陈新年建议,“十一五”时期,我国应继续支持社会慈善、社会捐赠等社会扶助活动,鼓励富人资助和发展民间公益组织,免征赠与税或者提高赠与税免税额。

“明天我不过去了,我的私人医生要来……”这样的话现在听起来还算蛮新鲜的,不过到了明年,这有可能成为一种流行趋势。

在房地产公司做老总的王先生是较早有了自己私人医生的时尚人士,现在他每年要花两万元人民币请私人医生。私人医生对他的健康状况了如指掌,平时会提一些保健方案,病了会进行全程看护,这让他感到非常满意。王先生说,以前为了体检和治病,不仅要牺牲很多宝贵的时间,还要托人、拉关系甚至送红包,尽管如此,还要时不时地看医生的白眼。自从有了自己的私人医生以后,不但省去了很多麻烦,而且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当然虽然多花了一点钱,但这钱花着舒服。

据了解,,高收入群体因工作繁忙,不可能经常出入医院进行体检或治病,他们特别渴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私人医生的出现恰恰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把自己的健康交给私人保健医生进行日常管理服务。

一般来讲,这些私人保健医生都是正规医学院校毕业,全面掌握临床各科常见病、易发病的预防保健知识,且又经过社会学、心理学、运动学、营养学、康复训练学等全科知识的系统培训,具备专门为客户提供上门的日常健康管理与维护的条件:如提供个性化的健康咨询与指导,定期体检,定期对客户的健康状况做出综合性评价与疾病预警,必要时还要向客户提供疾病诊治的医疗协助服务。

其实,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早已经流行这种点对点的医疗服务方式,私人保健医生不但照料着客户及其家人的一生健康,而且还在日常生活的饮食起居中提出有利于健康的意见、建议,在客户患病期间更是服务治疗到家,甚至还可以代客户安排住院、安排手术,解决客户深层次的保健和医疗费需求。

点评:私人医生的出现,满足了人们进行个性化保健消费的需要,是对社会医疗资源的有效补充与完善。

人们到医院去,常说的是去“看病”,这从字面上理解没有错,生病了,就要去看病,是请医生看病下处方。但是,今后,“看医生”这个词将有望取代“看病”了。谁要是再说去看病,就有可能被人耻笑为不合时尚了。为什么?听我慢慢道来。尽管看病与看医生只是字面的不同,但是其本质是有区别的。“看医生”是说:我没病,但我要去看看医生,让他(她)根据我的身体情况制定一些保健措施;而“看病”的意义则变味了,是说我病了,才会找医生给我治病。换句话说,“看医生”的本质是保健;“看病”的本质是治病。这样,大家可能就听明白了,因为保健与治病当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哦。保健是主动的,而治病则是被动的。有病去医院这种传统的行为是被动的,这种被动行为往往对健康不利,这也就是所谓的“看病”。如果变被动为主动,做到防患于未然,才能保持健康。主动原则认为,平时就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且定期检查身体,特别是主要脏器的功能指标,做到及早发现,及早预防、治疗。这是保健,也就是“看医生”。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