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js

人大常委会将提高个税起征点列入审议范畴

2015-12-02 16:33:47 来源:女性资讯网

索尼T9采用了1/2.5英寸、600万像素的CCD,最大可以拍摄2,816×2,112尺寸的静态图片;在镜头方面,它采用了卡尔蔡司认证的3X镜头,焦距相当于传统135相机的38-114mm,最大光圈范围F3.5-4.3,应该说在广角段的指标稍弱,不过这也几乎是超薄相机的通病。在感光度方面,索尼的这款T9最高达到了640,这样的表现在同级别产品中已经相当高了,在光线不佳的环境下,用T9更容易拍摄出清晰的图片。

索尼这款T9最为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采用了光学防抖功能,我们都知道,在亮度不够、快门速度比较慢、或者手抖等情况下,很容易造成画面模糊不清。尤其是机身比较薄的相机,由于很轻,在拍摄时更容易抖动。而索尼这款T9加入了全新的光学放抖功能,不同于松下FX系列的OIS放抖,T9是通过移动镜头内部的镜片来实现光学防抖功能,在手抖的情况下进行纠正,虽然原理上有些差别,效果还是相近的,都可以避免画面的模糊,使画面更加清晰。

总的来讲,索尼T9还是一款非常不错的超薄型产品,无论是外观样式还是功能配置,都堪称索尼超薄系列中的极致了。

“我们已将侵权材料提交到韩国总部,目前正等着回复。”针对认定台湾大同、声宝公司侵权一事,三星台湾公司手机事业部一位负责人昨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昨日,三星台湾公司宣布,由于台湾、香港、大陆等多家手机制造商生产的多款手机在外观方面抄袭三星产品,三星将对其提出专利侵权诉讼。

涉嫌侵权的是三家台湾品牌手机企业,即台湾大同旗下一销售子公司、台湾声宝电子、卓立公司以及大同、声宝位于大陆的OEM厂商:天时达公司(台湾大同公司手机的OEM生产商)和宝隆电子有限公司(台湾声宝公司手机的OEM生产商和销售商)。

三星电子称,大同TC909、卓立DG212手机外观设计完全抄袭三星D508手机,并公布了三方图片。三星还表示,日立HTG-S208手机设计也有抄袭的嫌疑。

大同与声宝的回答如出一辙的谨慎。大同公司秘书处王副处长、声宝发言人陈柏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确已获悉三星欲对其提起诉讼,但至今并未收到三星台湾公司或韩国总部任何口头或书面的法律文书。

“是否侵权要权威专利鉴定机构来认定。”陈柏苍进一步表示,“退一步说,即使属实,对声宝正常运营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在与大陆方面OEM生产商合作时,就已经签订了智慧财产权(大陆即‘知识产权’)协议。根据协议,OEM生产商将承担一切与专利侵权纠纷有关的法律责任。”

而两家公司又同时强调,与三星之间一直有着紧密的商业交易,尤其在零部件供应方面。

大同OEM厂商天时达公司一位市场人员婉拒了记者提问。不过,声宝电子OEM厂商东莞宝隆一位负责人则对本报表示:“宝隆主要业务是钟表、机芯,但也拥有完整的模具注塑生产线,这条生产线可以服务于手机外壳生产。”

“我们也可以提供手机外观设计服务。当然一般来说,你最好先拿来图纸,这样省得做出来不合你心意。”该人士说。当记者表示,宝隆提供外观设计是否提高价格,该人士表示,“其实,外壳设计很简单,宝隆基本上可以帮客户来做。”

“我不太清楚这一事情,但就大陆手机设计企业来说,确实需要尽快提高水平。”上海桥中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蔚表示,作为手机设计行业争夺最为激烈的环节,外观设计早已成为国外手机企业获取高附加值的重要领域。

去年,在桥中公司发布《手机外观设计信息与趋势报告》当天,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局外观设计审查部何陈棋曾对本报表示,国外企业在中国已布下许多专利雷区,包括手机外观设计,虽然没有完全引爆,但应该引起国内企业的极大关注,以免重蹈DVD企业的覆辙。

事实上,去年初,诺基亚便在中国引爆手机外观专利地雷,最终认定番禺一家生产手机外壳塑料厂侵犯其19件中国手机外观设计专利,其中部分产品已远销国外。三星中国虽无此类行为,但它去年同样曾就Anycall商标被侵权采取过行动。

“专利诉讼案背后,总有着商业贸易的竞争。三星的举动,同样是一种竞争策略。”一位手机行业咨询人士表示,“据我所知,广东一带确实有有些小型塑模企业提供手机外壳生产,而且还自己提供设计。如果产品只是内销,可能不会引起国外品牌注意,但一旦你出口,那就直接威胁它的生意,那它肯定会采取行动。”

有专家分析,“两许”可能因为美国一种特殊的司法制度———辩诉交易,面临较轻的刑罚。前提是两人做出认罪表示。

中国政法大学岳礼玲教授告诉《新京报》记者,2月10日的听证会,应当是辩诉交易审理的前奏。

据其介绍,被告人如果同意放弃其辩护权,供认有罪,公诉人就可能以较轻的罪名起诉或者向法官建议判处被告人较轻的刑罚,并将诉辩双方的协议(即认罪协议)提交法官审查后直接作出判决。

有统计数据显示,美国90%以上的刑事案件实行了辩诉交易,余振东在美国被审判时也未例外。

一直参与开平案中美合作的原司法部正司级巡视员黄风介绍,余振东原本被控诈骗、洗钱等5项罪名,但最终美国法院只认定了欺诈罪一项罪名,并判144个月的监禁,其原因就在于实施了辩诉交易。

余振东案的具体做法是,美国刑事检控机关在辩诉交易中要求余振东向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执法机关提供合作,向它们交代有关的犯罪事实,并且劝告余通过提供上述合作争取获得美国法院的减刑处理。

而中国司法机关也承诺,一旦余振东自愿回国,国内量刑将不超过在美国所判的刑期。

2001年11月,中美签署了司法合作协议《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自此,两国在打击跨国犯罪方面加强了合作。

随后2003年12月中国加入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据其约定,贿赂、贪污、挪用公款、枉法、滥用职权、大额财产来源不明、洗钱、窝赃、妨害司法等都是可定罪的腐败行为。《反腐败公约》规定缔约国之间就反腐败进行司法协助,如归还贪官赃款,彼此提供证据、冻结银行账户、财产充公和引渡嫌犯。

不过,美国和加拿大均未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且中美两国也未签署引渡协议。至2004年1月,美国总统布什在美洲34国特别首脑会议期间颁布法令,规定美国将停止审批那些在公共职位上犯有贪污罪、参与过贪污行为或是从中受益的移民或非移民进入美国。

正是基于上述合作背景,在获轻刑144个月的监禁后,余振东于2004年2月向美国内华达州法院递交了《递解出境司法命令和放弃听证约定申请书》,承认自己在美国所犯的罪行应导致递解出境的法律后果,并且明确指定中国为其递解出境的接收国,其遣返也顺理成章。

目前“两许”均向律师表达不愿认罪。但有关专家分析,经过几轮审理判决后,两人仍有可能重新采取辩诉交易的方式换取较轻处罚。

经朋友介绍,许国俊在一家送外卖的中餐馆做厨师,一周工作7日,一天工作10-15个小时,期间还烫伤过手臂

拉斯韦加斯北部约8公里处的一个小镇上,许国俊与其妻余英怡被关在当地一处监狱内,但两人并不能见面。余振东被遣返前,也一直关在此处。

许国俊的律师布雷特介绍,他不能确认许超凡夫妇是否与许国俊关押在同一处。

“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他自己也在为审判做准备。”布雷特介绍,狱中的许国俊经常研究美国政府向其提供的案件材料,其余时间则是读书。对于一日三餐的土豆、面包、肉等简单食物,许国俊安之若素。

“两人被捕之后,曾被多次提审,”截至目前,至少有3名香港和4名内地的中国证人就此案到美国作证,每次有中国证人赴美,“二许”即会被提审。

按照律师布雷特的说法,许超凡和许国俊自从2001年逃到加拿大再辗转至美国,一直过着清贫的逃亡生活。

在被捕之前,许国俊在美国中部堪萨斯州一个叫威奇塔的地方住了近一年。

经朋友介绍,许在一家送外卖的中餐馆做厨师,一周工作7日,一天工作10-15个小时,期间还烫伤过手臂。

逃亡美国的许国俊还娶了一名美国华裔女子,后来因为想念前妻和两个孩子,又与该女子分开了。

在威奇塔一间临时租用的小公寓里,许国俊和他的前妻没有车,也没有钱,布雷特形容为“家徒四壁”。

2004年9月下旬一天,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对当地的华人社区进行调查时,发现了许国俊的行踪。就是在那间小公寓里,许国俊在随后现身的警察面前缚手就擒。

布雷特转述了国内官方对许国俊提出的条件:如果自愿现在回来,情况会对其更加有利。但“两许”均拒绝和中方代表协商关于遣返问题

“许国俊不愿意被遣送回国。”2月8日,许国俊的辩护律师布雷特告诉《新京报》记者,许国俊很想念国内的亲朋好友,但是目前并不打算接受与余振东类似的方式———达成认罪协议后回到中国再接受审判。

而在此次美国起诉“两许”等人半年之前,包括中国公安部、司法部及其他部门的4名代表,均赴美与许国俊、许超凡会面;中美两国官方也多次进行协商。

“总有一天要回到国内,这是迟早的事情。”2月9日,布雷特向《新京报》记者转述了国内官方对许国俊提出的条件:如果自愿现在回来,情况会对其更加有利。

尽管如此,两名辩护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两许”均拒绝和中方代表协商关于遣返问题。

高峰,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分管境外缉捕工作,他此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开平案余振东和“两许”是一个共同的犯罪团伙,其实施的犯罪触犯了多国法律。为此,他曾带领公安部代表团至少四次赴美参加“三国四方”(中国、美国、加拿大、中国香港)会议。在其看来,遣返“两许”是整个案件的延续。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雷志强则表示,此案三人被遣返的警示意义远大于对其本人的判刑,从此角度讲,余振东模式意义重大。

据公安部资料显示,从1993年到2005年1月,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的配合,中国已先后将230多名犯罪嫌疑人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缉捕回国,也将若干名从外国潜逃至中国的嫌疑人遣送回其本国。

但到去年底,中国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尚有500多人(其中包括贪官),而通过双边司法协助、国际刑警组织等手段被遣返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

黄风分析,根据美国《移民法》的规定,如果外国人在任何情况下被判定犯有严重罪行,将一律被驱逐出境。尽管美国法律赋予可能被驱逐出境的外国人以某些法律救济手段,如申请避难的权利,但对于那些因在美国的严重罪行而被判处5年以上监禁刑的外国人,美国司法部长有权决定剥夺其这样的权利。

这意味着,即使“两许”不愿回国受审或拒绝“余振东模式”,仍可能在审判后被美国驱逐出境。

除去几人曾经在赌场里面输掉的钱无法追缴,目前“该追的基本上都追回”,约占其涉案金额总数的1/3多

在“开平案”中,伴随着对犯罪嫌疑人追逃的同时,是对其转移资金的追缴。

许超凡年仅30岁时便当上中国银行广东分行开平支行行长。有证据表明,许超凡1994年至1998年任开平行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各种方式窃取巨额银行资金;并通过运作,让余振东、许国俊先后就任开平分行的行长,继续和掩盖罪行。

2001年10月12日,随着审计署对中行广东分行审计的深入进行,审计报告即将出台,许等人的行为已无法继续隐藏;另一方面,此日亦是中国银行联行资金系统上线的时间,开平的资金盗窃即将大白于天下。

此时,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等人已举家外逃。此后至今,许的亲戚已有数人在香港等地落网,并以洗钱等罪名被判刑。

在案发前,余振东等三人曾将大量钱款以各种方式和名义汇至美国,其中已经查证与余振东有关的就有三笔大额款项:2001年10月,余从香港将大约200万美元汇到美国内华达州一家赌场;随后又将859万美元以清偿赌债的名义汇至该赌场在香港开设的银行账户上,并办理了汇往美国的手续;10月15日,将355万美元从香港分两笔汇往余振东之弟余振峰在旧金山开立的银行账户上。

案发后,中国执法机关和中国银行,请求境外司法机关的协助,通过刑事扣押或者民事保全措施对被转移的资金予以冻结。

公安部经侦局一位官员介绍,刚潜逃时余振东仰仗“财大气粗”,聘请境外律师团分别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与中国银行打起官司,试图夺回上述资金的控制权。

在余振东被美国警方刑事扣押之后,其汇往旧金山的355万美元,已由美国政府全额返还中方;转移到内华达州的90万美元,美国法院判还中国银行;在香港账户上的859万美元,也因余振东的撤诉使中国银行对有关资金的所有权得到确认。

至于“两许”,同样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此次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其中一项资金转移是,许超凡将200万美元支票存入其妻兄弟邝华宝在拉斯韦加斯一家赌场的账户,邝华宝本人也受到参与洗钱的指控,目前仍在逃。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