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鹏恋终于修成正果 王菲欲隐退当全职太太()

2018-06-20 16:23 来源:女性资讯网

不过,不要着急,如果你很聪明,不要多长时间,你也可以练就一身好功夫,成为玩转办公室政治的EQ高手。

大学毕业,我通过应聘进入了这家保险公司,第一天我向同事们作自我介绍时,办公室主任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呦,还是名牌大学高材生呢!怎么沦落到我们这里来了?”我当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一天下午,经理怒气冲冲地来到我们办公室,责问主任为什么漏给了一份重要文件,导致谈判因数据不充分而失败。主任埋头在她杂乱的桌子上翻找文件,3分钟后终于找到了,可她却指着我含屈带冤地对经理说:“栾鸾刚刚才把文件给我……”我当时气得全身发抖,明明早上9点就把文件给了她,她居然当面诬陷!可恶!百口难辩的我,自然也被经理训斥了一顿。我无话可说,只有吃一堑长一智,我特地准备了一个签收簿,从那以后,每当有重要文件要交给主任时,我都要求她签收。

像这样花心思的地方太多了。比方说,工作能力上要表现自己优势的一面,又要有所保留,才能不显得比上司出色而抢了风头;要站在上司的角度上考虑和处理事情,而与上司有不同意见时,别去触动她的尊严,要谨小慎微,不能冲动。

有一次我们部门开会,主任提了一个建议,但仔细分析下来,如果真的照样执行,可能会损失部门的利益,尽管当时我觉得非常不妥,但是因为在场开会的人有几十个,为了照顾上司的面子,我没有在会上直接指出。会后,我找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以交流的口气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这样既给了上司一个台阶,又保住了部门利益,还让上司避免了失误。

说实话,上司现在很喜欢我,她说我是一个有独到见解,又懂得维护上司权威的人,能在公开场合顾全大局,而在私下里又能以朋友的身份向她提建议。听到这样的赞誉,我没有飘飘然,因为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压抑的那份累。

栾鸾心得:适度的忍耐才有机会张扬。其实我也想换个单位,可哪个单位、哪儿的上司还不都是一样。

下班时间到了,隔壁营销部的姐妹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经理在他的座位上还像个雕塑,没有半点挪动的意思。我想:完了,今天回家又得晚点。于是,端起杯子假装去倒水,顺便看看窗外单位的交通车走了没有。

别人都羡慕我摊上这样沉稳严肃、认真忘我的上司,却不知道我是有苦说不出啊。他欣赏那种端庄大方玩深沉的人,还规定我上班要穿正装,我只好每天都规规矩矩让套装皮鞋包裹起来。上班8个小时,时刻注意讲话轻柔,笑容含蓄,成熟干练,发声不轻不重。谁让他是上司呢,我只有按着他的想法做人,还要不露痕迹。所以上司经常会开心地评价我说:“张虹,好好干,你很适合这个工作。”

经理终于意识到了下班时间:“张虹,你怎么还不走啊?”我压抑住内心的喜悦,锁住眉飞色舞,轻轻收拾好办公桌,回头微笑地说:“经理,我先走了。”然后轻轻掩上办公室的门,呼,等不及电梯,我三步并两步跌跌撞撞跑下楼,但愿车上还有最后一个座位。

跳下大楼的最后一个台阶,我正准备向公车冲刺。谁知经理从电梯下来早就站在大门口,我紧急刹车,拗住向前冲的上半身,顺势蹲下来佯装拍灰尘。嘴角微微挂上一个“笑容”,不急不忙“袅袅婷婷”向公车走去。位置是早就没了,在经理的视线内,我只好不顾风度,蜷起身子缩在过道的小板凳上,在车子的颠簸中抬头挺胸,维持着纹丝不动的姿势。

晚上,我筋疲力尽倒在床上后,梦见自己天天在经理面前规规矩矩,醒来一脑子的无奈,忽然觉得鲁迅笔下“凸颧骨,薄嘴唇,两手搭在髀间,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的豆腐西施,好像就是我。

张虹心得:异化在现实社会里就是政治上的成熟。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个成功的人,但我知道自己戴了多少层面具,扭曲了多少回自己。

人人都说我花容月貌,走到哪里都是人见人爱。在这家集团公司,我工作勤奋,业绩突出,年业务量总是第一,部门经理年年给我拿头奖。就在去年,本该是我的头奖却花落别家。主管业务的女副总经理在大会上还说,叶秋啊,你最近好像有些自由散漫,喜欢独来独往,对公司显然缺乏热爱。

我百思不得其解,此后留心察言观色,才渐渐看出端倪。办分室里那个叫芙蓉的少妇,才色平平,却甚得女副总的喜欢。有一天早晨7点,我赶早加班,门口碰到少妇和女副总拿着羽毛球拍一起进来,我顺口问了一句:这么早就打球?副总随口答道:是啊,天天都打。我恍然大悟,原来少妇每天把送儿子上幼儿园的时间,拿来陪女副总晨练了,不得宠才怪。

花容失色,我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学着芙蓉的样子,一次次假装和副总在电梯口偶遇。有时候夸夸副总的新发型新时装,有时候碰上芙蓉正在问候副总的孩子,我就把话题从孩子身上转到女人的皮肤保养上。将近50岁的女副总对美容的话题显然更有兴趣,很快就把芙蓉晾在一边,还口头与我相约,下次美容一起去。

我趁热打铁,故意上洗手间不期而遇,我对副总说,上美容院好是好,不过您太忙,哪有时间?我最近用了一种面膜,效果很好,明天我给你带一盒试试?副总欣然点头……这年年终,女副总在大会上又说,叶秋这孩子,业务精良,为人又懂事,这头奖她不拿谁拿?

叶秋心得:争宠是女人的核武器。光拍马屁是没用的,要从培养与上司的感情入手。

又逢毕业季节。新大学毕业生纷纷走上社会。怀念大学时代美好生活,对职业前景焦躁不安……面对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角色转换,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希望“新鲜人”积极调整心态,尽快度过毕业后的心理断乳期。

许多刚参加工作的毕业生普遍感到:许多工作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和领导、同事的关系,也远比学校里复杂。郁闷时,他们更怀念大学生活,感叹好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他们不甘于平庸,却又无法改变现状,变得焦躁不安。不少年轻人反映,毕业一年后同学重聚,大家都有一种“迷惘”的感觉:工作不如意,抱负无从实现,不知是该跳槽还是考研重回学校。

用人单位对尚未“心理毕业”的年轻员工也抱怨多多。同济大学心理咨询中心曾对百余家用人单位做过调查,逾半数单位表示:同等条件下,他们更愿意把重要项目交给至少有3年以上工作经历的员工;刚毕业的员工往往目标定位很高,实际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专家认为,现在的大学生多是独生子女,从小到大的人生轨迹均由父母设计,独立处理问题的经验较少。虽然参加了工作,但潜意识里仍把自己当学生,角色还未完成转换;竞争日益激烈,也导致年轻人心态浮躁,急于攀比出成绩。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胡守钧认为,毕业生已是离开校园的“社会人”,其最基本职责之一,就是通过努力工作改善自己和身边人的生活。在此基础上,保留一点纯真、一份个性,不在庸庸碌碌中随波逐流,才是真正成熟的表现。

幽雅闲逸的办公室,固然能给你世俗的体面、晋升的诱惑,更充满了人际的诡谲、竞争的艰辛。在职场上混饭吃的人,很少有人感觉轻松,你不如面对现实,划定距离,把袖子剪到合适的范围,舞动的程度就会挥洒自如。下面几位职场女性的体会兴许值得你去借鉴。

顾珊:公司有位“后起之秀”,老实说,我很嫉妒她,甚至心里有过非常阴暗的想法。看到大家跟她都相处得那么好,我开始莫名其妙地恨起公司所有的同事来,用一种尖酸刻薄的态度对大家,总是无事生非,结果大家都讨厌我。我差点要呆不下去了。我觉得压抑,要发疯。嫉妒是残忍的,残忍得像进了坟墓。后来,我试着去称赞她,试着用真诚的态度去称赞,到最后我真的是发自内心觉得她确实优秀。不过反过来,我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称赞,现在我们已相处得很好,彼此接受。

程放:我在游戏软件开发行业一直保持旺盛的势头,原因是我不仅注重游戏软件开发本身,还深谙“嗅觉”之道。人犯的最大错误是不知不觉,所以你必须时刻提高警惕。这是一个科技资讯时代,原来是10年一个代沟,现在是1年一个代沟。越来越密集的代沟,让人一不留神,就被淘汰了。你以为我是一个天才对吗?错了。我是一个敏锐的人,可我总是担心自己不够敏锐,随时要卷铺盖走人。

泽琼:我是典型的科技自由主义者,大学毕业,不想做传统上班族,拒绝留校,加入网络公司,做起新时代的劳工。虽然人生避免不了起伏,但我一直保持沉着和冷静,这需要自信来依托,相信自己是最好的。退一步,即使真被“飞人”了,我会认为机遇终于来了。勇敢面对才能勇往直前。自信是隐藏的资本,能在每一次忧患中都看到一个机会。

林晓:我电脑上的设计方案被同事窃取了,愤怒之后,我开始冷静思考。这位同事为什么那样做,肯定有她的原因和想法,因为她一直是个有信誉的人,这次可能事出有因。我理智地找到同事,证实事出确实有因。后来,这位同事对朋友们说,“当林晓需要我时,我会献出一切。”

方蓝:我是个不拘小节、心宽体胖、喜欢傻笑的人。在我准备离开供职的公司前,公司为我开了一个欢送会。老板给了一句赠言: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一位热情的朋友好似阳光普照一天,把光亮流泻在周围一切之上。我大吃一惊,居然大家都那么舍不得我走,说我是一个充满热情的人,也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表示以后都会想念我。我真的很感动,欢送会结束时,我决定留下来。

童菲:两个同期试用的人中间必须走一个,在三个月试用期过后,全面看好的应聘者是我。我知道那些成功的人,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人,他们每天都在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把自己带到明天的最佳位置,我就是这样做的。聪明的人,有善于交往的本事,左右逢源的能力,可这并不能使你无往而不胜,踏实才是根本。

欧彬:决定跟一个同行合组公司时,遭到很多朋友的反对。大家一致认为,那是一个难以合作的人,公司肯定成不了气候,我也不会有好结果。可我却说:“不,那是我的事,我信任他。”我说得很干脆。我觉得合作就像两个有心人谈恋爱,如果彼此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怎么可能有下文?你总得尝试,否则将一事无成。当然,这需要宏观的视野。

周娜:因为关系到升职加薪的利益,我被办公室同事暗箭中伤。开始我愤怒透了,想对他进行还击。但朋友对我说,你跟这种人纠缠什么,愤怒会对你伤害更大;你想释放出心里的愤怒,却会惹出更多的麻烦。你现在沉默,时间会证明一切,那样你会赢得尊重,赢得更多朋友。你就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我仔细一想,朋友说得也对,一个人应该学会忍耐伤害。其实,除非自己的过错,否则你永远不会真正受伤害。

袁萍:我是一位记者,所有的被采访者都真心接受我的访问,所以我的工作很出色。不管面对一个什么样的访问者,我绝不咄咄逼人,也不去挖取一些属于非常私人的资料。我的访问宗旨是:使每个人都感到舒服和自然,我的真诚使对方如沐春风。真心来自你的心灵深处,如果大家都敞开心扉,很多困难便不复存在,这种真诚确实使我赢得了成就感。

宋丹:公司让我领头创办了一个商店,在商店捉襟见肘时,没有人离开我,大家愿意与我一起共渡难关。因为我尊重我的职员。我从来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一直和职员挤在一起讨论,一起挽起袖子修电脑,客户常以为我只是一个技术员。我从来不说废话,而且喜欢听职员说些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餐时代,如果有话要说,就快点说,说了重点就行了,留点时间也给别人说话。你尊重对方,对方才会尊重你,这是相互的回应。

对于很多西方人来说,遥远的中国依然陌生。按照传统基调给出的定义不尽如人意,但又把握不住这个古老又崭新的国家脉搏。很多西方媒体都在尝试寻找合乎时宜的答案,重新探索古老东方的神秘正成为西方媒体的一种趋势。

6月27日,美国《时代》周刊以“中国的新革命”为题推出一期特别报道,聚焦正在崛起的中国,多方位展示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现状。从外界观察中国的眼光中,中国人自己又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本着借鉴的目的,本报摘译其中部分文章,以供读者参考。

《时代》周刊以一个普通中国女工刘莉的故事入手,指出无论愿意与否,中国和美国已经在方方面面紧密联系在一起。

刘莉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穿着她亲手缝制外套的人。这个20岁的农村姑娘最近两年一直在广东省开平市的侪达制衣厂工作,为“天木兰”等美国品牌缝制棉服。终日里听到的是缝纫机单调的奏鸣,看到的是身边成堆即将运往美国的外套,刘莉有时会想像自己的手艺最终进了什么人的衣柜。她笑称:“他们肯定长得很高,而且也很有钱。不过除此之外,我不晓得他们的生活是个啥样。”

毋庸置疑这种几分熟悉但更多陌生的感觉在中美两国普通民众中普遍存在。去年,美国有110亿美元的进口服装印有“中国制造”的标志,其他各类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价值总额达到185亿美元。

然而,尽管中国制造的商品在美国街头巷尾的商店中琳琅满目,但在大多数美国人眼里,中国仍然是一个难解之谜。对于中美两国来说,这一现实都是可悲的:神秘感常常导致误解,而误解又每每转化为忧虑和警戒。大多数美国人对于中国发生的变化不甚了了,对于中美关系可能的发展走向也是语焉不详。

但是,把中美两国维系在一起的并不只是鞋带、纽扣、拉链这些东西,中国持有数百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两国公司围绕石油等能源展开的竞争日益激烈,中国在类似朝鲜弃核这样地缘政治敏感问题中的影响力对于美国来说至关重要。虽然中美两国在政治制度、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种种差异,但在很多领域,双方追求的东西并无二致。

在美国眼中,中国究竟是朋友还是敌人?布什政府的高层阁僚对如何同中国打交道也存在诸多争议。当布什政府注意力被反恐战争吸引之际,中美两国关系处在相对平和的阶段,但在今年,一些美国官员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知识产权以及军备实力等问题又重新变得忧心忡忡。美国国务卿赖斯不久前访问亚洲时表示:“美中关系处于一个时期以来,或许是有史以来的最佳状态。”但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紧接着就在新加坡措辞严厉地强调:“中国的军费开支远远高出官方公布的数字,中国政府屡屡从事军备交易目的何在?”

拉姆斯菲尔德讲话的第二天,赖斯试图自圆其说:“美中关系处于最佳状态,但中国正大力加强军备,这一动向令人关注。”

事实上,美国把中国同时视为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心态并不矛盾。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崛起程度已经多多少少逼近了美国。美国的目标是控制中国的崛起,力求以平稳的方式将这一新生力量纳入全球体系;中国的目标是自我保护,防止在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中再次失误。美国外交学会主席、前国务院政策研究办公室主任理查德#zhPoint#哈斯认为:“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力量,但这一力量的威力不容小觑。问题是:中美之间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吗?不,未必。”

美国人以警惕的心态关注着东亚冉冉升起的新兴力量,而中国人对此则有自己的解释。在中国政府看来,世界终于形成了恰当的力量对比,在沉睡了数百年之后,中国终于在世界强国中再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尽管中国逐渐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其人民仍然对曾经遭受的侮慢耿耿于怀,而很多肤浅的观察者并未弄清这一点。中国走上现代化之路并不是因为这条巨龙睡乏了舒活筋骨,而是因为有鞭子赶着它往前走。150年前中国开始对外开放,那是因为鸦片走私者的船坚炮利迫使清政府接受对外贸易。在接下来的100年,中国认为自己饱受羞辱,反叛、革命、内战、饥荒以及种种难以言表的非人道待遇罄竹难书,伴随外国干预而至的是国内民众深重的灾难。用中国的语言形容就是,怎一个“乱”字了得。一个多世纪的混乱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与“乱”相对的是“治”,自上世纪末以来的16年里,中国领导班子稳定、经济繁荣昌盛,这种太平景象是过去150年间闻所未闻的。

人民收入增加,生活质量改善,同记忆中的往事相比,如今中国人的日子是幸福美好的。由于中国的发展取决于能否延续目前良好的经济增长势头,因此市场潜力巨大的美国对于中国出台的政策是具有影响力的。但除了经济手段之外,美国可利用的工具已经非常有限。清华大学教授楚树龙认为:“基于对中国国家利益的考量,美国的重要性无疑已经下降。”对这一说法感到怀疑的人不妨看看这组数据:胡锦涛主席上任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共出访36次,前往77个国家,其中只有一次目的地是美国,即2003年温家宝总理访美。

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为很多人带来了富足,但对更多人而言,上海、北京等城市表现出的显而易见的财富始终是可望不可及的。在经济改革的同时,曾经与稳定工作挂钩的福利政策也随之变化,几代人曾经享有的公费医疗及住房分配制度不复存在。“中国人生活中的不确定因素增加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银河说:“经济不稳定很可能导致社会动荡。”

因此,能够影响中国未来走势的关键人物,不是赖斯、不是拉姆斯菲尔德、不是布什或者其他什么美国人,而是像刘莉这样的普通中国人。如果她的生活越变越好,中国领导集体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就会减轻,中国政府就会更容易以积极的姿态融入世界体系。刘莉的生活幸福,不仅会使北京的决策者坦然,同样会使华盛顿的决策者释怀。

加上奖金和加班费,刘莉每月能挣120美元,她把一半以上的钱都存起来。生活是艰苦的,刘莉不打算一辈子缝衣服,她希望在两年内攒够钱去学习深造,以便将来找到更好的工作。“谁知道呢?”刘莉一边盯着一件“天木兰”外套一边说:“没准哪天我就遇到穿着这件外套的人。”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也许他们能够成为朋友。

从地产大亨、年轻的民族主义者到特立独行的电影人、为同性恋维权的律师、善于倾听民众意见的政府官员,《时代》周刊用五个人物展现出变革中的中国社会。

初识深圳万科(资讯行情论坛)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石的人不会想到,这位中国从事房地产业最成功的人士曾经是一名复员军人而他在兰州铁道学院主修的给排水专业更是同房地产业相去甚远。

1984年,虽然私有财产在当时的中国还是一个刺耳的字眼,王石决定去深圳闯荡并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1993年又开始进军房地产业。谈到创业,王石说:“我不太懂管理。但是我想,既然西方的企业已经在很多方面拥有成熟的经验,我们大可以奉行拿来主义。”

如今,万科旗下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已经遍及中国的20余座城市,去年创收超过9.3亿美元。如果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发展,万科将在10年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在王石最初投身房地产时,中国城市居民拥有私人住房的比例接近于零,而今天,这一比例已达到60%.王石说:“在如今的中国,一眨眼工夫,就有一幢大楼拔地而起。”

24岁的康凌意身材瘦小,表情腼腆,看上去只是一名刚毕业的普通中国大学生。然而,康凌意正是如今中国如火如荼的“民族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

1999年,北约战机轰炸了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这一事件极大激发了康凌意的爱国热情。大约两万名中国黑客闯入了包括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在内的一些美国政府网站,愤怒的康凌意正是其中一员。如今,康凌意是一家“爱国主义”网站的网管,网页上诸如美国对台湾政策等敏感话题的日均点击率超过3万次。他说:“美国过多地干涉中国内政,而中国并未将自己的人权标准强加于美国。”

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国年轻一代特别是城市青年中普遍存在,甚至很多正在啜饮星巴克咖啡或者排队等待美国使馆签证的年轻人对此也并不隐讳。康凌意说:“美国总是想压制中国。我们完全可以成为朋友,但友谊必须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

她吐着烟圈,一副漂亮女人特有的厌世表情。徐静蕾宣称,她已厌倦了刻意营造的东方神秘和故弄玄虚的中国功夫。

作为演员,徐静蕾不想给自己定型,她有更大的雄心壮志。她已从崭露头角的新秀成长为多才多艺的电影人,并在去年的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她说:“有人说东方人保守神秘,但我希望向世界展示,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我们也唱歌跳舞,一样有七情六欲。”

徐静蕾说,我们这一代人更关注人的内心感受,政治等问题是老一代人关心的事。她近期的两个拍摄计划并不是常见的男欢女爱式的青春偶像喜剧电影,而是涉及较为严肃的主题。一部是以唐朝为背景的历史题材影片,另一部将审视“9#zhPoint#11”事件之后的美国。她说:“我希望不仅得到中国人的认可。我认为美国人也会有兴趣了解一个中国女孩对事物的看法。即使这个女孩并不是全身穿着丝绸刺绣,也不展示中国功夫。”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