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js

我国发表2004美国人权纪录指责美军虐囚等

2016-02-16 18:58:55 来源:女性资讯网

3月6日上午10时,上海瀚基相关人员向记者证实了曾为汉芯DSP芯片做“产品定义和造型设计”任务的事实。

“芯片就是芯片,用户看不见,大多数的芯片是统一规格的,因为考虑到要和主板兼容等,基本上不需要造型。”一位IC的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惊讶,“芯片只需要封装,怎么会还要造型?而且还是一个专业工程公司。高科技含量的‘汉芯’让建筑装饰公司做设计,是一个十分蹊跷的笑话。”

3月6日下午1时,记者再次致电上海瀚基了解情况时,相关人员却改口称“我们已经不做关于‘芯片造型’的服务了”。至于为什么不做,该人士则表示“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李总在外地。”记者打通李聪办公室电话后一位男士答道。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但截止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这两年推进改革有很多阻力,一方面是利益方面的阻力,原来的垄断企业不愿意了,企业要形成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也会侵犯一些人的利益。”

昨天上午9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作为主持人,准时出现在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32组小组讨论的现场。在此之前的三场,他一直在保持沉默,而这次他有话要说。

他所在的小组都是经济界的人士,包括建行董事长郭树清、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秦晓、平安保险董事长马明哲,以及和吴敬琏共事多年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清泰。

在陈清泰做了关于国企改革的发言之后,吴敬琏接过了话题。他说,如何使我们的企业做强,最根本的还是要推进改革。这是在今年2月11日“中国经济50人年会”发表题为《反思过去25年的改革,明确21世纪前进的方向》的发言之后,吴敬琏又一次重申自己的观点。

与以往不同的是,他还谈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谈到了在这次争论中,各方应该采取的态度。

“对于改革中出现的反思,我们首先要弄清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而不是去问持有这些态度的人的动机,如果凡事都问动机,就复杂了。”吴敬琏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发言的时候,吴敬琏显得很激动,声音也有些颤抖。让吴敬琏受到伤害的是,国内某杂志2004年13期刊发的《经济学家你为谁代言》的封面文章,文章中披露包括吴敬琏在内的几位知名经济学家担任中石油、中国联通等公司的独立董事,文章由此得出结论,经济学家与资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种关系也考验了经济学家的公信力。

吴敬琏表示,当时文章发表之后,他曾与该杂志的总编辑会面,对方承认刊登这种报道不太合适。但令吴敬琏没有想到的是,去年,该杂志又一次刊发该文并配发新的评论。

“这个杂志还数落了我们这些人,说我们这些人当独立董事就是为了和财团结盟。我请你指出,这四个公司都是国有股公司,请你指出我和哪个利益集团结盟。”吴敬琏声音颤抖地说。

这已经不是吴敬琏第一次陷入争论风波中了。从2000年开始,中国股市危机争论、中国工业化之路选择争论、中国改革反思争论都和这位年过花甲的学者有着联系。而这似乎是其第一次因为个人问题而动怒。

在昨日的发言中,吴敬琏之所以谈起这件事情,是想说明最近的改革争论面临的困惑。

始于2004年的国企改革是否应当从竞争性领域退出的争论,从去年开始在中国经济学界已经变成了对医疗、教育等改革的争辩,甚至有人提出市场化要不要进行下去。有媒体报道称,到去年岁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在清华大学的一次学术会议上评价说,经济学界正在面临20多年来最大的学术分歧。

在吴敬琏看来,出现坚持改革和反对改革的分歧并不仅仅基于利益的不同,也有理念上的原因。

“比如,国企改革首先必须建立完善的法人治理,因此国务院要求建立独立董事制度。但舆论却认为,谁要干了这个事就错了。”吴敬琏对此觉得不能理解。

在昨天的小组讨论上吴敬琏表示,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如大型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制、国家垄断的基本经济资源的市场化配置等由于障碍重重而进展缓慢;现代市场经济正常运转所必需的法治环境迟迟未能建立;政府必须提供的教育、基本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不但没有加强,相反有削弱的趋势;由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拉大等引发的社会问题解决的进展也不大。

“这两年推进这方面的改革有很多的阻力,一方面是利益方面的阻力,打破垄断,原来的垄断企业当然不愿意了,而企业要形成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也会侵犯一些人的利益。”吴敬琏说。

这已经不是吴敬琏第一次就这个争论表态。在今年2月11日“中国经济50人年会”上,吴敬琏对中国改革的观点也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当时他表示,2004~2005年的改革大争论集中于中国应当采取什么样的经济增长方式和中国过去改革的成败得失这两大主题上。第一个主题的争论基本达到了共识,但第二个问题却没有看到建设性的成果。吴敬琏认为,有些人利用这种不满,力图把人们引向反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去。

吴敬琏表示,改革开放以来,像这样的争论已经有过两次。前两次争论的经验表明,只要这种争论能够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能够按照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来进行,真理总是愈辩愈明。

不过当时他也表示,学术界的讨论应该更加切实,而不是随意作出过分笼统的判断。对于各领域制度调整的具体措施和经济学家的学术道德问题,应该分开来做更具体的讨论,而不应该混为一谈。

经典超薄手机V3(报价热评视频全景)的大获成功,坚定了摩托罗拉在超薄手机上走下去的决心。由于V3是一部折叠机型,那么推出一部直板超薄手机也算是顺理成章。果不其然,在V3已经到了垂幕之年的时候,摩托罗拉推出了新一代超薄手机“薄客”L7。虽然它与V3在诸多方面有共同之处(比如:某些配置还是偏低),而对内存扩展的支持也让其显得比V3更加实用。

从外观上,L7好似一把锋利的刀片一般。金属质感强烈,精雕键盘非常炫目。除了外观上带给用户美的享受以外,配置上总体感觉也不错。仍然采用和V3同规格的26万色屏幕,色彩艳丽,画质清晰。虽然不是一部以音乐为卖点的手机,声音表现比较清晰,对MP3等流行音乐文件都有着不错的还原。配合可通过安装存储卡扩展的内存,想听多少就存多少。再也不会出现V3那种因内存太小,媒体播放器成了摆设的尴尬了。比较可惜的是,L7仍然采用的是30万像素的摄像头,考虑到L7超薄的魅力,这个不足可以接受。既然不是智能手机,那自然要提供对JAVA的支持来满足用户的新鲜感。日趋大众化的蓝牙功能,也让用户尽享科技自由。

编辑点评:如果L7不是一部外观设计上很有魅力的超薄手机,它也会有着2000多元的身价。目前来说,L7已经基本取代了V3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不过由于存在着摄像头这个软肋,L7身上还是背负着很重的降价压力。再加上摩托罗拉手机降价快的传统,近期极有可能跌破2K元。想省钱的网友等等再说吧。

昨天,本报刊登了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发布2005十大性别歧视广告的消息,引起市民关注,很多人致电本报询问具体内容。记者采访了该项目研究小组的协调人张祺小姐。

晨报讯(记者赵阳)昨天,张祺向记者表示,“2005十大性别歧视公正广告”的评选活动是首都女记协委托“电视广告中的两性形象”课题组完成的,课题组成员由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和北京体育大学的教师和学生组成,他们共对4935条电视广告进行了研究(相关信息见本报昨日报道),并对评选出的广告进行了分析评点。

记者随后与涉及性别歧视广告的厂家联系,玉兰油公司中国区公关经理吴懿表示,其广告在发布前均经过有关部门审批,其广告制作过程中也考虑到对女性及儿童的影响,“我们对这个评选表示尊重,但是可能由于审美标准不同,我们绝对没有任何歧视的意图。”截止记者发稿时,并没有得到其他各厂家的回应。

记者随后对一些女性电视观众进行了调查,媒体从业者王小姐说:“这些广告很常见,而且性别歧视的味道非常浓,早就应该有人提提这个问题了。”而雷女士对此并不以为然:“这些广告是不怎么高尚,但也没觉得有(性别歧视)这么严重啊。”职员王小姐也表示,对广告不必太较真儿。

广告内容:女主角在室内舞台中央随音乐跳舞,其穿着突出身体性特征,伴以多个性感部位的特写和挑逗的面部表情,只在最后一个镜头中手拿产品进行推介。

专家评点:女主角在广告中的衣着、动作、表情都与所需要推介的产品无关,纯粹为了吸引观众或引发欲望。女主角在镜头中成为该电子产品的性感装饰物。

专家评点:广告中女主角的沐浴动作和面部表情充满了性挑逗的意味,某些特写和动作远远超出了说明产品功效的需要,女性在这里已经完全被物化为性对象和观赏对象。

广告内容:三位职业男性在酒吧,两位年轻男性被对面一位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女性所吸引,镜头中的职业女性表现出半羞涩半挑逗的表情,中年职业男性向其举杯示意,美貌职业女性回报挑逗眼神。

专家评点:广告中女主角与酒没有任何关系,她的出现只是为了让男性鉴赏。即便她的穿着打扮非常职业化,但依然是男性观赏和评论的对象。对于男性的观赏,她欲语还休的表现在一身端庄职业打扮的衬托下尤其让人觉得悲哀。

专家评点:广告中强化了“女性是附属的性别”这一概念,过分渲染了女性对美貌的追求和对男性的倚赖。

广告内容:女员工的电脑死机,向男员工求助,男员工解决了电脑问题,被女员工桌子上的薯片吸引,为其装了很多游戏直到吃完薯片。

专家评点:女性被表现为没有能力处理简单的技术问题,需要求助于男性,既强化了女性的从属地位又强化了“男性科技霸权”的刻板印象,其次女性在办公场所中伴着零食,广告中的女员工问题解决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自己的薯片,将职业女性表现为:既没有能力,又不敬业的形象。越来越多的广告中出现了职业女性形象,但与职业男性形象相比,女性的工作能力和贡献往往是被歪曲的,本广告就是较具代表性的。

广告内容:年轻女性在海滩休闲,脱去外套后发现自己的皮肤被晒黑,被一个小男孩嘲讽为熊猫手,使用该产品后改变了肤色,镜头中出现多个对身体性感部位的特写和女主角的挑逗表情

专家评点:除了沐浴动作外,女主角还出现了多处不必要的暴露,女主角在这些镜头中作为观赏对象和性挑逗对象出现。同时,广告中出现的小男孩已经开始对女性外貌进行评价和嘲讽,这可能会对儿童造成性别观念的误导:女性必须保持皮肤的白皙。

广告内容:爸爸与儿子为妈妈拍摄DV,妈妈使用该产品做饭,爸爸与儿子享用,儿子给妈妈颁发金牌。

专家评点:广告强化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刻板印象,广告中女性满足家人即男性的需要,而男性作为不仅是家务服务的享受者,也是对女性的评论者。而广告中儿子为妈妈颁发的金牌意味着男性对女性的肯定性评价,评价的标准恰恰是基于女性是否很好的履行了家务劳动,进一步强化了“女主内”性别角色定型。这样的广告会对儿童产生更多的影响,因为男性儿童在广告中已经学会了和爸爸一起观赏妈妈做家务。

中国银行黑龙江分行再度爆出银企内外勾结、盗用巨额银行承兑汇票的大案。

据3月5日出版的《财经》杂志报道,中国银行黑龙江分行双鸭山四马路支行(下称四马路中行)银行前行长胡伟东等人伙同当地一家民营企业,在两年间为其开出96张银行汇票,先后贴现资金达9.146亿元,至今仍有4.325亿元贴现资金尚未偿还。目前犯罪嫌疑人均已落网。

这是继2005年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盗用10余亿元企业存款后,银行系统爆发出的又一起恶性案件。

《财经》刊发的报道称,2006年2月7日,中国建设银行山东省莱芜市钢城支行(下称莱钢建行)在处理一笔兑付期限已到的银行承兑汇票(共计五张,票面金额4890万元)时,提示出票行中国银行黑龙江双鸭山分行四马路支行付款,中行四马路支行发现这五张汇票在其账上已经作废!

这五张汇票成为中行四马路支行内外勾结盗用银行资金大案的导火索。根据《财经》采访获知,有关调查人员很快发现,自2003年3月起,集贤县富强粮油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德全先后以各种名义,与中行四马路支行原行长胡伟东及副行长王林,业务员沈洪泽、杨晓平、赵伟泽等从四马路中行盗用承兑汇票96张,滚动金额达9.146亿元,其中56张贴现后、兑付期之前以现金偿还;其余汇票贴现金额达4.325亿元。除上述莱钢建行的五张汇票,有34张票据总计3.25亿元在山东济宁建行和农行贴现;其余汇票是否贴现、流转至何处,尚不明朗。据《财经》报道,其中相当一部分用于了期货投机,并形成巨额亏损。

编者按:本文系沈晓杰“中国房地产十大批判”系列文章之一,作者授权财经独家全文发表。我们将陆续刊出全部系列文章,敬请期待。

发展中国家,社会主义的国有土地,租地买房的中国居民住房负担的“房价收入比”却创造了世界之最,甚至超过了土地私有制下、最发达国家买地买房的数倍

一段时间以来,在国内不少网站和论坛上,盛传着这么一件“黑色冷笑话”:生活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和南京等地的年轻职员们,有一天忽然都严肃起来,要一起做一道“解析题”,看看在各地“娶一个老婆的成本究竟是多少”。

南京人答题最快:娶一个南京老婆的成本是人民币70万。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南京小生的算法也很简单:房屋一套(市区80平米,均价6000元)48万+5万元中等装修+3万元家电及家具(有部分女方以嫁妆形式出资承担)+10万元普通轿车一辆+新马泰港澳或云南、海南度蜜月1.6万+2.4万元的2年谈恋爱吃饭、娱乐和送礼费用,所有这些加在一起,不多不少正好是70万(婚宴开支和所收红包相抵,不列)。

由此推算,以男方家庭有20万的家产,他本人年收入5万来计算,最后得出结论是:讨一个南京中上条件的老婆的成本=男方倾家荡产+男人不吃不喝工作10年[(70-20)/5]。

应该说,这位年轻人的算法除了在轿车和蜜月开支可删可减外扣除10万元以外,其他近60万元基本上属于正常。尤其是占开支最大的住房一项,每平米6000元在南京城区内要买到较好的房子已属不易,而80平米的面积等有了小宝贝后连人均30平方米的小康标准也没达到。这还是一个接近中产(有20万元存款,年收入达到5万元)的家庭的算法,一般普通的家庭就更可想而知了。

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杭州等地的结婚成本的计算结果也纷纷贴到了网上,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南京的60万“天价”竟然还是最低的。其中北京结婚的合理的成本为85万元(其中在三环外买房80平米,为64万元),上海为100万元(其中买房花去80万元)、深圳76万元(买房占其中58万元),广州为85万元(买房花去其中64万元),杭州和广州一样,总成本也是85万元,买房也是为64万元(备注:各地的买房标准和南京一样,在市区的普通地方,面积均为80平米)。

面对这样的天价结婚成本,作为“准新人”的父母和兄长辈,也许早就是“十有八晕”了。因为这和他们那个结婚的年代相比,相差的可算是地地道道的“十万八千里”。

年岁稍长的人还清楚得记得,在七十年代,结婚基本上就等于一个发喜糖和两家人在一起吃饭的钱。住房的问题,在领结婚证的时候一般单位就要帮助解决,尽管房子很小很老。所有开销在加在一起,基本上在百把元上下。只是到了七十年代后期和八十年代初,有了“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一些简单的家具之后,才进入了几百元时代。从八十年代中开始,随着逐年不断增加的录音机、电视机等家用电器和请客规模和档次的提升,结婚成本才开始进入千元、万元时代;那时租单位房子,房租也就几块钱。直到98年房改之前,当时一般人的结婚成本还是在几万元上下打转转。

也就是在这一代人的功夫,虽然人们的收入的水平从过去的几十元提高了现在的几千元,涨了近百倍,但结婚成本却飞涨的更快,从100多元火箭般的涨到了50多万元以上。数千倍的涨幅,归根结底还是“高房价”的“功劳”,尽管我们住房的面积只比比过去增加了1-3倍,尽管住宅的水平只有一点点的提高。

比较各地的天价结婚成本,你可以发现,除了买房外,这几个大城市的结婚的其他花费加在基本上都是在20万元上下(深圳人给红包“份量”重一些,可以为新人省掉一些,南京人的生活水平低一些,花钱自然也省了不少)。天价结婚成本的关键,还是在高昂的房价上。它占据了各大城市整个结婚成本的75%以上,高的达到80%以上。

如此高昂的结婚成本,使得社会上“黑色冷笑话”又有了“递进”的空间:现在小年轻为什么同居多,原来都是让高房价给吓得啊!事业小有成就、属于白领的“青年才俊们”都不敢结婚了,众多的打工仔就更只能搞“地下工作”了!

当然,年轻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婚总是还要结的。怎么办呢?上海市房地产交易中心下属一部门去年对该市上年12万对结婚新人的婚房进行了调查,发现有70%的新人因买不起房等原因干脆选择和父母同住,两代人挤一挤照样也要过;而另外的30%新人虽买房结婚,但80%是靠父母资助,最流行和非常普遍的方法就是“六个人买一套房”,即小俩口结婚买房的首付款由双方父母支付,他们自己则负担每月的贷款。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