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若得子是否会扔下火箭?从姚爸爸身上找答案

2018-06-19 20:45 来源:女性资讯网

对于头顶上两个可爱的“犄角”,冯慧仙笑着说,那是一位略懂造型的胖友为她打扮的,两根粉色的绳子在冯慧仙的头上相对扎了两个可爱的小辫,看上去就像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小龙女一样。

24岁的王雨妙原本精心准备了徐怀钰的歌曲《妙妙妙》,可当她登场时却发现碟片放不出来,于是就为广大胖友来了段即兴自创RAP。

“很高兴今天来这里,我偷偷混在人群里,看见台上的美女,我心慌不已。感谢各位评委,感谢各位主持,祝我们胖姐妹、愿我们所有胖友越长越美丽,越长越自信。”一段节奏鲜明的自创RAP,不仅让胖友和评委们看到了王雨妙的才艺,更折射出她的美丽与自信。

才艺秀完后,王雨妙神秘地拿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从里面小心翼翼地取出3只漂亮的纸鹤送给现场的3位评委老师。“纸鹤代表着平安吉祥,每一只纸鹤都包含着我真诚的祝福。”

“如果不是碟片临时出了问题,我今天的发挥应该更加完美。”王雨妙略带遗憾地说,为了舞台上3分钟的表演,昨天她练歌一直练习到凌晨1点多钟。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声,姚青一身黑色的舞蹈服装,在台上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表达着每一句歌词。

“她们都是聋哑学校的学生,姚青是她们的老师。”负责看护孩子的一位小姐告诉记者,当孩子们得知姚青将参加“南京胖美人”选拔赛的消息后,一定要到场为老师呐喊助威。

而台上表演的姚青也卖力地表演着,时而踮起脚尖一圈圈旋转时而半空跃起,时而静卧……一曲完毕,姚青用自己的肢体充分体现出整首歌曲的含义。

“这个舞蹈叫心灵手语,我就是想通过舞蹈的表达让这些孩子们知道肢体也能够表现出美的所在。”刚下舞台,姚青喘着粗气说,由于家庭的原因,她从小就对聋哑人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更能体会到他们的内心世界。

为了和他们交流,中考时姚青毅然报考了聋哑学校,现在已经大专毕业正在继续本科的学习。

“在这种场合唱歌,大家都不会讨论谁比谁胖了,很爽!”背着包包上台唱歌的李颖如此感慨。

“今天我坚信,这段特殊的历程将彻底改变我的一生。”陈希晨话一出口,这份自信劲儿就赚来大把大把的掌声。

“世界上的女人有千种万种,我天生不是风情万种的那一种,但女人不因美丽而可爱,却因可爱而美丽,我相信我会用我的可爱打动大家。”肖杨微笑地说。

“胖要胖得有个性,胖要胖得有特色,要做最可爱的胖胖。”人如珍珠般光彩照人,徐香这话说得美人们都挺舒服。

“苗条虽美,但胖更具魅力。”姚青觉得,美升华至心灵,外貌已经不重要。

“感谢金陵晚报给我这次机会,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过程中我体会到了这一份自信,获取了更多的快乐。”看到胖友们隆重的亲友团,王雨妙很感慨。

孙燕(110公斤)、朱蓉(100公斤)、董静(114公斤)、姚倩(70公斤)、杨平(85公斤)、姚青(84公斤)、于慧(90公斤)、刘庆明(70公斤)、唐道平(95公斤)、钱月的(69公斤)、周娟(101公斤)、肖杨(150公斤)、马静(80公斤)、沈婧(80公斤)、李静(70公斤)、冯慧仙(75公斤)、田颖(100公斤)、王雨妙(75公斤)、郑联华(105公斤)、王姗姗(75公斤)、钱燕(66公斤)、王璞(100公斤)、于小哩(90公斤)、齐媛媛(79公斤)、陈希晨(75公斤)、徐香(88公斤)、李颖(100公斤)、沈萍(95公斤)、曾薇(67公斤)、朱齐悦(72公斤)。

本报记者宋芳科特约记者郝晋松为您摄影报道“车站值勤民警请注意!有一穿黄色外衣的女孩正向14车道跑去,请设法堵截。”昨日下午1时50分,兰州火车站广播里传出急促的报警信号。14车道是货物列车专用车道,车辆随时可能通过,如果女孩上了车道,随时有生命危险。车站值勤民警杨耀宗听到广播后火速向14车道赶去。而此前,该女孩曾两次向其他车道的火车撞去。

昨日下午1时30分,兰州开往成都的K347次列车驶入车站,旅客下车后,司机将列车开出准备检修,这时,车站工作人员惊讶地发现,在列车即将通过的8车道上有一名女孩徘徊,车站乘务人员立即将女孩强行抬上4站台。

被抬上站台后,女孩不顾劝阻,猛地向站台旁停在10车道的火车头撞去。幸亏那列火车没有开动,女孩又向火车底下钻去,司机急忙跳下来将女孩拦住,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围上来。本想这下就没事了,可谁想到,女孩又向14车道跑去。

杨警官匆忙赶到现场时,女孩已坐在铁道边,哭得很伤心。他看到情况非常危险,女孩坐的位置刚好处在14车道下坡地段,车辆经过时速度会很快,因为货车随时都有可能从此处驶过,多呆一分钟就有一分钟的危险。他连忙跟其他人一起强行将女孩架起来,一直送到火车站值班室。

据记者了解,想轻生的女孩是兰州一学院的教师小月(化名),今年19岁,小月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小月在学校学生处工作,表现一直很突出,学校组织文艺晚会,小月都要撰写文稿并且当主持人。不过近一段时间,小月一直很烦躁,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很吃惊。至于为什么要轻生,小月不愿说明。

走出长春火车站,可以看到正对面很气派的“吴太大厦”,其掌门人“老吴太太”是长春市知名民营企业家。

10年前,在长春市医药批发界资产过千万的,除了位居榜首的“吴太药业”之外,第二位就是长春恒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林君言了。

然而人们没有想到,从6年前开始,穷困潦倒的林君言就已沦为一个脏兮兮的乞丐。几天前,在当地媒体的帮助下,他有幸得以在一家安养院安身。

3月19日,远离长春市区的广善安养院里,46岁的林君言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神情木讷。几天前,该院把他接到这里,从此他可以不再乞讨为生了。

林君言坚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位右侧身子明显不听使唤、口齿不清的矮小男人,在五六年前,曾是长春市家喻户晓、资产过千万元的药业大亨。“刚来时更没个看,我们给他洗了三次头才洗出模样来。”工作人员说。

林君言是1986年长春市第一批“的哥”之一。那时候出租车少,他在开出租车时挣了十多万。

1990年,林君言去南方时发现了商机。当时的长春很少有药店,人们买药都是到医院,而在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大街上药店随处可见。经过一番努力,林君言竟取得了多个药品厂家代理商的资格,狠狠赚了一笔。

“当时的药品行业绝对是暴利行业。”林君言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一元钱来的药,可以买到几十元。”在此后的10年时间里,林君言的生意越做越大,先后在市区内开了多家药店,可谓日进斗金。

退休在家多年的刘老师曾是林君言的班主任,他对林君言的印象很深:他成绩一般,为人很讲义气,在同学中颇有人缘。刘老师还记得,林君言在“最辉煌的时候来看过我”,当时林“开着大奔,梳个大背头,的确很有老板的派头”。以后刘老师就再也没有看过他,后来听学校的老师说,林君言成了要饭的了,“想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他在哪,怪可惜的!”

“当时出门、吃饭都讲派头,我有3辆奔驰。”据媒体当年报道,30万的“劳力士”手表他有8块。提到这,林君言毫不讳言:“呵呵,真的啊,那能有假嘛。”

林君言把自己今天的不幸全部归结于三次婚变上,是他的三个媳妇把他的财产分光了。通过他含混不清的叙述,可以还原他的三次婚变过程。

林君言与结发妻子青梅竹马,结婚时他20岁,妻子比自己小3岁。他的妻子在事业上是他得力的助手,可是这段婚姻维持了8年,妻子提出离婚,分走了几百万的财产。

离婚后不久,林君言结识了一家酒店的一名迎宾小姐并很快与之结婚。当时她家在郊区农村。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他还将妻子的全家包括其四五个兄弟全部接到市里,并给其买了房子。5年后,第二个妻子又离开了他,走时带走了他几百万元的资产。

第三次“婚姻”没有履行法律程序,他们是在一次出差的路上邂逅的,很快他们便在一起生活,并同样有了一个儿子。1999年8月的一天,他在驾车行驶途中,突然感到脑袋昏沉沉的,坐在旁边的客户及时把车刹住,然后送他到医院进行了开颅手术。出院后,他生活上不能自理,无法继续做医药生意。

大约患病一年后,他的第三任“妻子”携百万财产不知去向。走时只给他留下几万元,为他在市区租了一室半的小房,还为他雇了一个保姆。从此,他带着“脑出血”后遗症及残疾的右腿与右手开始了独立的生活。患病后的林君言不到一年时间就身无分文。至此,十余年来林君言积累下来的千万资产全部化为乌有。

林君言记得,开始流浪是在2000年的“十一”过后,当时已经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他不想赖着不走,自已混到这种地步,又没脸见朋友,于是硬着头皮走到大街上。

在街头乞讨时,每每想起自己曾挥金如土的日子,他常常黯然流泪。当年开着奔驰车风光一时的林君言给重庆路周围的乞丐小费都是50元大钞,如今自己却要跪在路上做着当年自己想都没想当过的乞丐。

一开始,林君言常常接到的是100元的大票,因为在最开始的几年中很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十分怜悯这位昔日的富翁,知道现实生活里的巨大反差会让他难以接受。

2003年的秋天,朱先生看到了脏兮兮的乞丐林君言,并把他带回家中,可是此时的林君言已是个废人,一段时间后,朱先生只好把他送到了位于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花园小区17号楼的“爱心老年公寓”。“刚开始时,一些朋友知道了林君言的情况,都给他钱,可是林君言有多少花多少,没钱了,就上街要,最后大家也实在管不起他了。”朱先生说。

朱先生叹了口气,“林哥那人,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他有点钱得瑟的。”朱先生说自己比林君言小三岁,在过去的很多年中,他都在照顾林君言。他也是林君言最好的朋友。他说不想多说林婚姻上的事,其实林君言的原配妻子是一个能干而通情达理的女人,林君言创业初期在某种程度上全靠妻子里外的打点。但是林君言有了钱以后,做了很多伤害夫妻感情的事,不是找小姐,就是找情人,最后导致二人分手。

老年公寓的负责人杨立波回忆说,林君言的一个朋友经常找他出去吃饭,他总是往死里喝,喝完了就闹事,有时还尿裤子,后来,杨立波就告诉他的那位朋友,不要再到这里找林君言了。林君言手里总是有很多的零花钱,可能是别人给的,他总是愿意给别人花钱,总给爱心公寓里的两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买东西,“后来我就告诉她们别要林君言的东西”。

听说把林君言送到这里来的费用都是林君言的第一个媳妇通过朋友转交的,杨立波给林君言第一任媳妇打过电话,电话号码是林君言给的,对方说自己不是林君言的媳妇,然后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

杨立波说,他的媳妇恨死他了,林君言去她那,孩子都不给他开门,现在他媳妇一直在开药店。到了后来,他的朋友不再给他交费了。在老年公寓呆了一年多的时间,林君言被一个朋友接走了,那个朋友是开火锅店的。

离开老年公寓后,杨立波还牵挂着这位昔日的千万富翁,去年秋天,杨立波向火锅店的一个伙计打听林君言的情况,对方说,“不知道又跑哪去了。”以后,杨立波就再也不知道林君言的下落了。

从火锅店出来后,无处可去的林君言“安家”长春市中心医院急诊室。他在门内大厅里睡觉,等晚间大夫下班之后,他就钻进去躺在靠墙角的一个椅子上熬到天明。他的右手已逐渐萎缩,右腿也更加不好使,头脑也不清醒了。平时吃饭,都是大家看他可怜,今天这个打饭时给带一份,明天那个打饭时给带一份。“按照医院的规定,医院是不准收留这种三无人员的,现在外面还那么冷,如果不让他呆在医院的急诊室,出了医院他只有等死。”保卫处郭处长说。

保洁员宋大姐说,以前林君言在医院里乞讨时,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几名穿着高档衣服的男子来,随后就一边一个人架着他出门上了小轿车,回来后肯定是换了一身新衣服。可最近一年的时间,再也没有看到过谁来看他。林君言告诉记者:“那都是我以前的兄弟,我有钱的时候对他们都不薄,每一个兄弟都是我扶持他们开的药店,现在他们也都有钱了,买了大奔开了分店,以前他们时常来看我,领我出去洗澡、吃饭、买衣服,每次走都会给我钱,现在都很少来了。”

前不久,千万富翁沦为乞丐一事被当地媒体披露,广善安养院成了“千万富翁”的新家。广善安养院董事长说:“钱这个东西可以使人好也可以使人坏,以前他有钱时挥霍无度,但他对待贫困的人从来都非常大方。我们不仅要收留他,还要请医生治好他的病。”

林君言坐在去安养院的车上,眼睛一直望向窗外,泪水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也许他在为自己结束这乞讨生活而感动,也许他在回忆以往的点滴……

就在林君言离开医院后,一个穿着时髦的中年妇女拿着一条围巾匆匆赶到医院,保洁员宋大姐回忆说,大家都骂他可恨,不值得可怜,可那个女人显得很不高兴,她说,我以前不理解他,现在理解了。几个人问她与林君言是什么关系,那个女人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球夺窗而出。25日下午5时30分许,宜宾市南溪县一液化气门市突发爆炸,一名65岁的老人当场葬身火海。经调查,煤气罐是老先生自己引爆的,原因是老先生沾花惹草得了性病,羞愧不已的他通过自杀来了此残生。

当日下午5时40分,南溪县消防大队接到报警后,随即调集某公司消防队到场紧急救援。消防人员在赶赴现场途中,老远看到火场四周浓烟翻滚,烈焰升腾,抵达现场后,迅速开展救援工作。消防人员从左右两面夹攻火场,10分钟后将大火扑灭。消防人员在队长张飞虎带领下,庚即进屋搜查,在一墙角发现一男性尸体。

经调查,死者叫张三(化名),65岁,系某单位退休职工,有一儿一女。儿子外上班,女儿开了一家液化气门市。退休在家的张平日喜爱沾花惹草,不幸染上性病,还将性病传染给了两名相好。为此,张羞愧不已。

25日下午,张独自在女儿的液化气门市内,想到自己的荒唐之举愧对妻儿,顿生自杀念头。于是,他关闭所有门窗后将煤气罐阀门打开。然而久等无效,他又将床上电热毯的电线缠绕在身上,也没自杀成。就在煤气充满整个液化气门市时,张的烟瘾发了,他掏出打火机点烟时,“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球冲出窗户直奔大街。事发时,幸亏张的老伴和女儿不在家,躲过了这场灾难。

本报北京3月27日电(记者原春琳)前段时间有报道称我国普通高校招生报名考试费去向不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今天表示,这个问题不存在。

这位发言人说,普通高校招生报名考试收费是经国家审批立项,并授权各省级财政、物价部门共同核定收费标准的法定收费项目,所收费用全部用于高考命题、试卷印制、考试组织、试卷评阅、招生录取及组织管理等各环节工作,收费合法,标准清晰,用途明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报考费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所收费用上缴各省财政,支出纳入财政预算,部分省份收支基本平衡,收不抵支的部分省份,由财政给予适当补助。每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普通高校招生考试收支情况均接受当地物价、审计部门的检查和审计,不存在有关媒体所报道的“去向不明”问题。

李金华去年的年度审计工作报告透露,仅仅是一个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委员会,自1989年以来就违规集中各地考试费2.24亿元,未上缴财政专户,并从中支取相关考试费用等1.9亿元。我们完全有理由要求有关部门对各地高考报名费进行审计,给考生和公众一个明白,也还各地招生部门一个清白。详细

本报讯(记者戎明昌通讯员张奇陈光辉杨勇)本月20日晚,深圳宝安警方松岗派出所在对一名涉黑团伙头目实施抓捕时,犯罪嫌疑人驾车逃跑拒捕,撞伤一名民警后意图行凶。警方在鸣枪示警无效后果断将该嫌疑人击毙,经区人民检察院现场勘查,认定民警击毙犯罪嫌疑人合法。

20日20时许,宝安警方松岗派出所经过侦查,发现辖区一涉黑团伙头目“土匪”(绰号)驾驶一辆黑色汽车在松岗街道花果山路段出现,专案组民警立即前往抓捕。民警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车辆后,迅速将其截停。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