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政策调整等法规规章4月1日起正式施行

2018-06-21 06:33 来源:女性资讯网

“我再也不去酒吧了!”16岁的中专生阿牛躺在病床叹息,其头、手、背、腿已取出100多颗钢珠,医生称其身上共中了近200颗钢珠。2月25日凌晨,他与同学阿昌等约14人在天河区龙洞一间酒吧跳舞,有同伴与人发生争执。出门后,他们遭到霰弹枪射击,5人中弹。同样受伤的阿昌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小孩,他告诉记者,现在到夜总会玩的学生非常多,都和他差不多大。

今年3月1日施行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明确规定,歌舞娱乐场所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违者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目前此案警方仍在调查中。

今年还不满16岁的阿牛是广州通×职业技术学校一年级学生。昨天上午,阿牛躺在广汕路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右腿、手指裹着纱布。

“没想到中了这么多(霰弹)钢珠。”阿牛不时摸摸后背,称医生从腿上取出100颗钢珠后,他感觉后背痛,居然抠出了几颗。阿牛的母亲说,2月25日凌晨,她接到儿子中枪的消息,几乎晕倒在地,“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跟枪牵扯上?”

医生拿出手术前拍的多张片子,可见很多小孔,“这些全是霰弹钢珠,加起来有近200颗!”医生说。当天凌晨,他们手术6小时,取出了伤者右腿内的100多颗钢珠。随后几天,又取出17颗钢珠,后脑外壳1颗,左手无名指1颗,背部15颗。医生称,伤者右大腿内仍留有15颗钢珠,暂时不能取。因为伤者有三块肌肉被打断,需等康复后才能手术。但如果任由这些钢珠留在体内,很容易发生感染。另外4名中弹者伤势不是很严重,1人为阿牛的同学,3人是社会青年。

据阿牛回忆,2月24日是周五,放学后,他和几个同学坐在学校外的一间士多玩,准备回家。晚8时许,同学阿昌带了几个朋友过来,说一起去外面的一间酒吧玩,于是打车前往。同去的有三四名女同学,还有社会青年,共约14人。

他们去的酒吧位于广汕路,距离学校约3公里,名为“新××西餐厅”,里面可以饮酒、跳舞,与酒吧经营项目相似。晚10时许,阿牛一行来到酒吧,在二楼开了间包房,在里面唱歌、喝啤酒,消费近1000元左右。

同去的社会青年阿凰今年23岁,他称,当晚12时许,他们几个人走出包厢,去舞池跳舞。跳舞的人很多,大家发生了碰撞,就吵了起来。对方操起凳子就要砸,他一拳挥过去,谁知打到了在酒吧看场的保安。随后10个保安将他拉出酒吧,拖进外面的一个小巷口,打了几拳。

阿牛说,他刚走出包厢,就看见阿凰被人拉下楼,就跟着一起下来。其他同行朋友也赶了过来。在楼下,他看见看场保安打阿凰。同去的社会青年阿达称,他见状立刻上前给看场保安道歉,并招呼阿凰离开。

阿达称,阿凰走后,他们就没有再进酒吧,只是坐在门口的花坛上。四五分钟后,来了一辆面包车,冲下来六七个人。

阿牛说,当时他看见一个人拿刀走过来,他觉得情况不妙,拔腿就跑。那几名女生当时就吓哭了,抱头蹲在地上。

阿牛说,他跑了三四步,就听到第一声枪响,感觉右大腿特别痛。当时只顾逃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中弹。跑了四五步远,又听到一声枪响。这次他仍没感觉到背部已中枪,仍然拼命跑。

阿达说,他第一次遇上有人用枪,而且打的还是自己,就拼命逃跑,不敢往回看。大家跑到高架桥下。他带了几个人往右,爬门进了一个小仓库。当时路上全是沙子,他们摔了好几个跟头,但怕被枪打上,为了逃命,爬起来继续跑。

阿牛称,他和阿昌几个人继续往前跑了约100米,然后往右转,爬进了一个大仓库,进去才知道阿达他们也在里面。

这个大仓库分了很多小房子,分上下两层。阿牛和阿昌躲在二楼的一个小房子里。阿牛感觉衣服发粘,觉得是血,说了句“中枪了”,就晕了过去。阿昌说,刚开始,他不相信阿牛中枪,以为是开玩笑。因为此前大家还一起跑,还翻过了4米高的铁门。直到阿牛不说话了,他用手机照,看见阿牛身上全是血,这才害怕了。他们怕阿牛一旦睡着,会死过去,就扇了阿牛两耳光,不停地同阿牛说话。同时,其他朋友立刻打110报警。

他们各自躲在小房子里,不敢出来。直到听到警笛声,确定没人追过来,才跑出来。阿昌才也是事后才发现自己左脚中弹,目前钢珠还未能取出。

警车来到后,浑身是血的阿牛被送往龙洞人民医院抢救,后转送到广汕路一家大医院做手术。

而被子弹擦伤的阿昌称,他仍要去夜总会酒吧玩,那里年轻人多,音乐强劲,这样喝酒才有感觉。阿昌从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小孩。

昨天,记者来到阿牛所在的学校,见到多名学生在校内抽烟。受访的10名男生中,有6人表示去过酒吧,并喜欢在酒吧内喝酒。该校一名老师称,他们这类中专学校,招收的学生一般基础较差,不容易管理。这些学生聚在一起,很容易出事,“想真正管住很难”。

记者来到涉事酒吧采访,该店工作人员承认确有此事发生,但事情与酒吧无关,打人者并非酒吧工作人员。目前此案警方仍在调查中。

1992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未成年人是指未满十八周岁的公民。

第二十三条规定:营业性舞厅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有关主管部门和经营者应当采取措施,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2006年3月1日施行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歌舞娱乐场所不得接纳未成年人。

第四十七条规定:歌舞娱乐场所接纳未成年人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1万元的,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1个月至6个月。

昨晚9时,记者来到涉事酒吧,门前霓虹灯闪烁,“狂野之城”、“激情诱惑”等字样格外抢眼。

记者走上楼梯,墙上挂有《广州市公安局娱乐场所管理规定》,其中有条款规定未成年人禁止入内。3月1日实施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规定,需安装使用闭路电视监控系统和安全检查设备,记者均没有看见这些设施。

酒吧内放着强劲的音乐,客人却很少。一名服务员告诉记者,现在还没到时间,“夜里生意才好”。该名服务员还说,周边民办学校很多,学生一般周末才出来玩,“这里做的就是学生生意”。

记者询问站在舞池边的一名负责人:酒吧是否接待未成年人?对方表示,现在学生长得都很成熟,根本分不出来,“只要给钱,我们就提供服务”。该名负责人认为,未成年人进不进娱乐场所,主要靠学生本人和家长约束。

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一名黄姓夜总会老板,他表示,条例规定禁止接待未成年人,不具备可操作性,他们又不会去查客人的身份证。

近日,有媒体报道,供职于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20岁艺员娇娇,要通过比赛唱歌和跳舞的形式,寻找自己的梦中情人。

比赛按“超女”模式,分别在成都、太原、贵阳、济南、重庆进行海选,选手以专业评委和观众的短信支持率相结合进行PK。总冠军不但可以抱得美人归,还可获得10万元奖金和一枚钻戒。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网上引起“大爆炸”,点击率、回帖数高得惊人。然而,在众多回帖中,除了极少数网友表示“支持”、“我要报名”外,绝大多数网友纷纷以“我鄙视!让我们用行动谴责他们这种人!”、“看闹剧怎么收场”、“明显炒作”、“庸俗”、“荒谬”等作答。

昨日,记者联系到娇娇本人,没想到她爽快地接受了采访。她称,自己真名叫缪姣姣,20岁,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目前独居成都。父母在海南开一家约600平方米的火锅店,家境殷实。她4岁时学习舞蹈,初中毕业后直接进了上海的一所艺校,直到去年底毕业回到成都。现就职于四川风行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舞蹈老师,期间曾参加过多场演出,赚了不少掌声。

“作出这个举动,我也是偶然想出来的。”她说,自己生活简单,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因此感情问题一直是个空白。2月中旬一天中午,其经纪人阿月等几位朋友逗乐说:“你不如来一场比舞招亲”。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她回家后思考了一夜,并与父母、朋友商量后,没想到他们都支持,于是决定实施这一想法。

娇娇的经纪人,该活动的主要策划人阿月称,本周末至4月初,该活动将在首站成都熊猫万国商场全面启动,届时报名者将可以通过网上、电话、到现场等方式报名。而重庆是第二站,他们预计将在4月中旬开始报名海选,而目前场地、赞助商等还尚未确定,他们正在急寻重庆的合作伙伴。

“他们完全享受超女同等待遇!”成都熊猫万国商场策划推广中心主管李国喜证实,目前双方已基本谈好,本周末该活动将会如期举行。

娇娇:我这两天一直在接受记者采访,仅今天(15日)下午就接待了7家媒体记者,明天(今天)还有北京、上海的媒体预约采访,因此根本没时间上网。我只是听见一些记者和朋友说过,但只要我心态放正,别人怎么看不重要。

娇娇:成了公众人物,压力是有的,我甚至不敢去逛街,但压力也不是很大。除爷爷和婆婆目前还不知道我的事外,其他家人和朋友对我都很支持。

记者:比赛结束后,要是总冠军与你的期望有很大差异,你还会兑现承诺吗?

娇娇: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相信通过观众和评委的层层筛选,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是真心想找男朋友的,届时我们还会举行隆重的订婚典礼。

阿月:不是。10万元只是奖金,肯定兑现。而嫁妆是另外的,依娇娇的家境,嫁妆将会超过10万元。

阿月:娇娇要么会很快红起来,要是不红,她也会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男友,继续担任舞蹈老师,过一辈子,“但我相信肯定会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时报讯(记者王丽凤通讯员王宏山陈伟秋)昨天下午4时04分,在下塘西路的高架桥路段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造成6人死亡,20人受伤,其中1人重伤,伤员全部没有生命危险。事发后,省领导王华元、梁国聚分别作出指示,要求全力抢救伤员,查明事故原因,并将情况通报省卫生厅。市委书记林树森通过市委总值班室监控系统坐镇指挥抢救工作。市长张广宁立即指示:全力以赴抢救伤员,妥善做好死者的善后工作和家属、伤员的安抚工作,并尽快恢复交通秩序;迅速查明原因,从严追究责任人;立即召开会议,吸取教训,举一反三,防止类似事故的发生。市委副书记张桂芳、副市长甘新及省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分别赶赴现场指挥抢救工作。

据悉,广州安迅达散体物料运输公司的一辆满载泥沙的自卸泥头车,由南往北行至下塘西高架桥转弯路段因超载失控越过中心双实线侧翻,与迎面驶来的一辆由北向南的公交车相撞,泥头车上的泥沙倾倒入公交车车厢内。与此同时,紧跟公交车后面的一辆小车刹车不及追尾碰撞公交车。事发后,救护车和消防车纷纷赶到现场进行营救,已经逃出公交车的众多乘客陆续被送往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消防官兵们拿着铁锹爬入已经变形的公交车内,奋力将车厢内的泥土挖走,还用电锯等工具切开公交车的车体,救出一名被困女乘客,并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经过营救人员的努力,遇难者的尸体陆续被抬出。营救工作完成之后,拯救人员开始将公交车和运泥车拖走。至6时30分左右,现场基本得到清理,交通也得到恢复。

随后,副市长甘新主持召开紧急会议,部署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会议要求:第一,卫生部门要尽最大努力做好抢救伤员工作;第二,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做好死者的善后工作和家属、伤员的安抚工作;第三,迅速组织力量,加强对泥头车的整顿,防止类似事故发生。会后,副市长甘新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代表市委、市政府前往市第一人民医院和省第二中医院看望伤员。

据了解,昨晚市市容环卫部门根据紧急会议精神,收回广州安迅达散体物料运输有限公司建筑垃圾准运证,并对全市所有散体物料运输公司停运整顿。

下午4时多,记者在路上不断见到有警报呼啸的救护车以及增援的警车往现场赶去。远远地,就可见到高架桥上人头攒动,警灯闪烁。高架桥的两端已经封锁,下面的下塘西路堵起了长长的车龙。

记者爬上高架桥旁边一幢十余层高的居民楼,桥上的一切尽收眼底。桥中部由北往南车道上,新穗巴士公司一部864路公交车斜靠在桥边的水泥护栏上,车身左侧被一部由南往北方向行驶的黄色泥头车压住。泥头车右边车身侧翻,变形的轮子高高翘起,车身本身的巨大重量加上车上满载的泥土,已经将长方形的公交车身压成了菱形。现场还有一部米色的吉普车型的小车,车头已经严重凹陷,怀疑是与泥头车或公交车相撞。

并不太宽的桥面被一大片醒目的白色大盖帽(交警)和绿色头盔(消防员)所掩盖,大量的交警、消防员以及120救护人员、路政人员、交通施救人员充斥现场。从人群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地上满是泥头车上洒落的泥沙,还有两车相撞后掉落的零件碎片。现场一片紧张而忙碌的气氛,各部门开始协商对策,各司其职,投入到紧张的救援中。

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广州军区总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医疗机构的救护车往来穿梭,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将倚靠在水泥护栏旁的十余名“便衣”接走,这些人中有的神色茫然,有的还很惊恐。据居民楼上的目击者说,现场遗留下来的这部分“便衣”均是公交车上的乘客,他们是轻伤者的一部分,重伤者已经被先期送往医院。

“我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东西爆炸了,”目击者陈女士说,“出来一看,居然是泥头车和公交车撞到了一起,撞出那么大的声音,太恐怖了。”“太惨了,有几个重伤的被抬出来动都不动,脸上全是泥和血。”一名在自家阳台上观看的居民告诉记者,当时公交车里满是乘客,司机从驾驶室里爬了出来,接着有一些乘客从被撞破的车窗里爬了出来,但都灰头灰脸的,因为泥头车侧翻时,车上的泥土也顺着被撞破的公交车厢玻璃倾洒进车厢,将很多乘客淹没。

记者站在5楼一户居民家的阳台上看到,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司机一脸茫然,正蹲在水泥护栏旁打电话。

“我跟在后面吓出了一身冷汗,手都抖了,差点没握住方向盘。”目击者赵先生当时驾车从下塘西路往白云大道方向行驶,并且刚好跟在泥头车后面。据他说,这部泥头车一路上速度都很快,“时速起码在五六十”,在此前上桥位置的红绿灯处并未减速,而是直接闯红灯,并在双车道上强行超车。当到达桥中部时,由于拐弯时速度过快,加上本身车身就比较重,还满载了一车泥土,于是发生侧翻,刚好压在从旁边经过的864路公交车上。公交车后面跟着的一部小车躲闪不及,与公交发生追尾,车头也撞瘪了。

赵先生说,当时这部864路公交车满载乘客,连靠近车门的地方都挤满了人。公交车被压住后,车里的乘客被挤在里面动弹不得,车厢内到处都是哭叫声,现场一片惊慌。泥头车司机最先从驾驶室里爬了出来。但公交车左侧车厢被泥头车压住,右侧车厢被高架桥水泥护栏挡住,乘客根本出不来。此时,一部刚好从桥上经过的警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名警察,安慰乘客不要惊慌,等待救援。随后,大批交警和消防员到场展开营救。

“只听咔一声巨响,整个公交右边铁皮全部塌下来,几个乘客当时就掩埋下去,太恐怖了!”马先生这样说。多名乘客称,事发后公交车左侧全是泥土,车身严重变形,10余名站着的乘客不少滚落在地,座椅上的乘客也前俯后仰,惊呼声、哭泣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杂沓错乱,充斥整个车厢足有5分钟之久。

“当时大片泥土就塌在我面前,前排女孩座椅全部变形,她整个人夹在座椅中间,头部不断涌出鲜血,实在太惨了”。曾先生回想当时情景仍然心有余悸,面露仓惶神色。据悉,泥头车向左侧翻后,座椅在重压之下变形,乘客难以逃生而出,只得呼喊,不少轻伤乘客协助重伤乘客,大家或拉或拽,试图将伤者从座椅和泥巴中拔出。多名乘客称,当时车内乘客患难与共,不约而同先行抢救重伤者,并试图将他们抬出车外争夺抢救时机。

据了解,事发后公交车前门右侧玻璃成为齑粉,裂出一米来方大洞,公交右侧玻璃也撞出裂口,起初乘客曾一度慌乱争相逃命,秩序稳定后,大多乘客相互扶持,沿两边玻璃洞口鱼贯爬出,站立路面等待救援。

事发后,死伤者相继送往医院,记者在医院采访时,听到了一些感人故事。

想到同车的弟弟,杨先生不禁哽咽,事发时他正坐在汽车左侧中间位置,不想横祸袭来。“还没反应过来,面前全是泥土,弟弟还没来得及叫喊一句就埋下去了。”杨先生回忆说,当时灌进来的泥土至少有3立方米左右,至少6名乘客掩埋其中。当时杨先生及其亲戚越过倒下的乘客,不顾一切奋力扒土,由于所压的五六人全部变成泥人,难以辨认男女。“当时一心想着弟弟在里面,一边想着弟弟你可不能死啊,一边埋头扒土,太痛苦了。”经过15分钟的努力,杨先生及其亲戚先后扒出3人,其中两人因在泥土中窒息过久,已无法动弹,最后扒出的弟弟仰面倒在泥土内,仅有头发露出。杨先生说,“挖出弟弟时他已只剩下鼻息,当时我将泥土挖到他胸口以下,呼喊人们前来施救。”

记者在广东省第二中医院看到,一名30来岁的妇女抱着婴儿流泪不止,婴儿右颊布有红紫色血渍。妇女家人介绍说,今天下午奶奶带孙女拜访亲戚,不想乘坐864路汽车上遭此横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者说,事发时阿婆和孙女坐在汽车左侧,她当时不顾老迈之身,用脊背挡住泥土,将啼哭不止的孙女紧紧抱在怀中,婴孩这才幸免于难。据悉,该名老者年过六旬,由于身受重伤,目前已入院急救,而婴儿年仅一岁,幸无大碍。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