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水下金字塔揭开面纱 规模不逊玛雅文明

2018-06-19 19:50 来源:女性资讯网

记者:王洪杰吧,你好,你在信中说你现在是一个特别无助的人,而且甚至几次想到要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洪杰: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和别人登记结婚生小孩了,学校因为这件事情把我开除了。

解说:王洪杰上的大学是牡丹江医学院,是当地的最高学府。2005年3月,王洪杰被学校开除,那个时候她已经在这里完成了四年半的学习,通过了所有课程的考试,只差3个多月就可以顺利毕业。现在,一年过去了,王洪杰的事情还在学生之间流传。

牡丹江医学院学生:她也是一种可能是一时糊涂或一时冲动之类的吧,有那么一点不光彩吧。

解说:近年来,发生在王洪杰身上的事情在其他高校并不罕见,只是各个学校的处理方式不一样。2003年,重庆某高校的学生怀孕,被学校发现后开除。与此相反,2004年1月,天津某大学的学生举行了婚礼,学校并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处理。

记者:单从校规校纪来说的话,你是做学生工作的原来,您还记得是哪一条哪一款对这方面的行为,做出过什么样的规定?

王国军(牡丹江医学院学生处原副处长):一个是教育部有一条,严重违反校规校纪,再一个就是学校也有,有同居关系的我们要进行开除。

解说:牡丹江医学院的校规中规定,对有同居行为的学生要给予勒令退学或开除学籍的处分。

王洪杰:我就觉得处理我的时候太严了,反正也不能怪学校,是应该处理我,我也承认我有错误,但是我希望还是能够给我一次改错的机会。

解说:因为没有毕业,王洪杰很难找到工作,她目前住的地方在牡丹江市市郊,是一个工厂宿舍区,在东北冰天雪地的季节,这里已经有很久没有正常供应暖气了。

王洪杰:我是把我原来的那个房子我和我老公住的那个租出去了,把那个租出去是500块,租这个房子是300块钱,这样是中间有一个差额,有一个200块钱能够一个月零花。

解说:目前,王洪杰的主要精力是在家照顾孩子,而她的大学同学们现在大都已经在医院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了。

王洪杰:上完大学自己有一份好一点的工作,能为自己为家庭,有一个好一点的生活,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解说:结婚生子使王洪杰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她也很难再实现她的梦想,那么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她为什么要在大学期间作出这样的选择?学校为什么选择了最严厉的处罚呢?当代大学生对待婚恋的普遍态度又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开始了调查采访。

记者串场:五年前,来自佳木斯农村的王洪杰在全村人羡慕的眼光中,带着全家人的希望,带着借来的几万块钱,在这里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开始了她的大学生涯。

王洪杰:那是肯定的,我刚来的时候就看见学校里全都是成对的,手拉着手,那个时候我就跟我妈说,我说这个学校不好,我不要在这儿待着。

解说:王洪杰的家乡距离牡丹江400公里,是个小村庄,她的父母亲都是农民,王洪杰的小学和初中学习都是在村里学校度过的,高中她考到了县城的重点中学。她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乖巧听话,一直是个让父母放心的孩子。

王洪杰的母亲:从小到大可本分了,从来不走,不像人家小姑娘那样,到哪儿打游戏机,到处走,跟同学溜达,从来都不这样。

解说:刚进学校,王洪杰过着简单快乐的学生生活,教室、图书馆、宿舍和操场就是她全部的生活环境,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还以全年级第十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本科。

王洪杰:我觉得他们就是在某些方面都不成熟,就是那种小男生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靠不住。

解说:2003年春天,王洪杰顺利通过了专升本考试后,马上回家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母亲。

王洪杰的母亲:考上了以后她说,妈我考上了,但还得拿一万五,我说妈给你拿吧,当时是秋收不接的时候,弄一万五块钱。

解说:王洪杰家的经济状况在村里原本还不错,但为了让她完成学业有个更好的前途,近些年来日子紧紧巴巴,直到现在还有3万多元的欠债没有还清。她的哥哥为为支持她,甚至放弃了名牌大学的机会,只上了个不用交学费的军校。王洪杰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开始寻找工作的机会,在学校的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广告,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

王洪杰:见到他的时候感觉这个人就是挺成熟的,就是从说话还有其它的方面让人挺能依赖的那种。

新华网约翰内斯堡2月8日电(记者陈铭)中国驻南非大使馆8日说,华侨华人最近在南非多次遭抢被害,大使馆就此向南非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强烈要求南非有关方面采取措施,保护华侨华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周欲晓7日率警务参赞杨慧和领事参赞潘新春前往南非外交部,就多名华侨华人近日遭武装抢劫遇害事件向南非外交部提出严正交涉,希望南非有关方面高度重视,并采取有力措施,加大侦破力度,将罪犯绳之以法,以进一步保护中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维护华侨华人在南非的合法权益。

杨慧对新华社记者说,经交涉,案件发生地之一的豪登省警方接受了中方的建议,同意组成特别行动小组,对最近在不同地区发生的针对华侨华人武装劫杀案进行综合分析,拟定具体措施,防止针对华侨华人恶性事件的扩大和蔓延。

本报讯4个青少年深夜在街头游荡,只因“没得耍事”,竟将一个流浪汉乱棒打死。昨日,他们为此付出巨大代价———3人被判处无期徒刑,1人被判刑15年。

据市一中院审理查明,去年8月8日凌晨0时许,李根等4人在沙坪坝区青木关镇新开发区吃烧烤。这时,他们看见一个流浪汉在不远处的花台上睡觉,只穿着一条花裤子。他们觉得看着不顺眼,走上前去踢了他几脚。流浪汉被打醒后,爬起来逃走。

见流浪汉逃走,李根等人找了几根木棒,骑着摩托车去追。他们在开发区碚青公路旁追上那个流浪汉,围着他一阵暴打。流浪汉头上身上鲜血直流,毫无还手之力。直到路边有人经过,4人才骑着摩托车逃离。

后经法医鉴定,流浪汉多处皮肤软组织大面积挫伤,创伤性休克死亡。去年8月26日,在其他3个同伙被警方捉获后,李根主动投案。昨日,市一中院认定李根等4人故意伤害罪成立,遂作出上述判决。

据了解,本案的第一被告李根,老家在丰都双路镇,案发时刚满18岁。和他一同犯下血案的另两个同伴也和他一样大,第二被告甚至还是未成年人。其中两个人并不是第一次无故殴打流浪汉,此前,他们也曾有过类似行为,只是后果没这么严重。在法庭受审时,他们互相推诿,都说致命的地方不是自己打的。问及打死人的原因,他们都说没想到杀人,只是“没得耍事”,想找点乐子。

对此,重庆大学健康教育中心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浩说,李根等人活活打死流浪汉的行为,令人痛心。她分析,这4人介于成年和未成年之间,他们的成长仍需要家庭和学校的关怀和引导。目前片面追求学习成绩的做法,往往忽视了对孩子如何做人的教育。如果李根等人能享有足够的家庭关怀,从小接受爱的教育,其过剩的精力及时得到疏导,可能这幕悲剧就不会发生。

患者林某某,女,26岁,农民,福建省漳浦县人。患者1月10日发病,临床有发热、肺炎表现。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标本进行检测,并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复核检测,禽流感病毒(A/H5N1)核酸阳性。2月8日,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发病后急性期和恢复期血清进行检测,禽流感病毒(A/H5N1)中和抗体滴度呈4倍以上增高。经治疗,目前患者病情平稳。

卫生部专家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定义和我国诊断标准,判定该患者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经兽医部门调查,当地未发现动物禽流感疫情。

患者发病后,当地政府高度重视,卫生部门采取了相应的防控措施,并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严密的医学观察,未发现异常临床表现。

该患者的有关情况,卫生部已向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地区和部分国家通报。

本报讯“我想变性,今后找个男人过日子。”昨日,由于父母不同意自己变性的要求,长寿区八颗镇16岁男生王聪(化名)偷偷跑出正在摆宴的外婆家,向本报求助。

王四岁时,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热播。长长白裙、端庄举止的“白娘子”给王幼小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哭着让姐姐给我穿裙子,我最爱的就是戴头饰。”王记事起,就对当女生情有独钟。

他10岁读四年级时,一个下午放学回家,父亲吩咐洗碗,他却跑去和女伙伴玩捉迷藏,被父亲动手教训了一顿。“和女孩玩还要被骂,我就跑到屋里伤心地哭。”王告诉记者,为此他还喝了农药,幸被及时救回。

“上初三时,我才听说可以变性。”王现就读长寿区一所中学高一二班,自从听说可以变性后,他偷偷地把心事告诉身边的好姐妹。今年寒假时,他将想法告诉家人,母亲当即拒绝了儿子的要求。由于害怕被邻居笑话,家人不敢声张。

随后,记者采访王的父母,但遭到拒绝。对此,王说:“我现在不想呆在家里,只想当女生往后找个温柔的男友过日子。”

朱美云心理咨询所所长朱美云说,由于王从小被家人当女生一样对待,患上了异性癖,家人应多安慰理解,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让他多和男孩接触交流,在不变性的情况下让他得到更多快乐等。

昨天,杭州网论坛上有网友发帖称,7日晚9时,有19辆“红旗”出租车逃往河南,其中一辆半途抛锚。一位洪姓杭州“的哥”随后向记者证实了此说法。杭州市交通治安分局出租车管理科负责人也确认有此事,但表示“由于司机在外地,一直没联系上”。

记者辗转联系到杭州大众公司总经理许增期,他向记者表示,经交警监控录像显示,共有18辆杭州“红旗”出租车驶出了江苏宜兴的高速公路出口,其中15辆为该公司所有。据悉,这些“红旗”出租车2002年运抵杭州,是杭城出现的第一批排量2.0L以上的高档出租车。

事实上,“红旗”司机出逃已有先兆。“奔的”出逃事件后不久,据杭州《青年时报》报道,因对杭州大众指定维修点(康桥红星维修厂)不满,40多位河南籍“红旗”司机曾提出更换维修点要求,否则将开车离开杭州。杭州交通治安分局曾多次调解,但双方各持己见,互不让步。

该报道举例称,去年10月2日,大众公司浙AT3248出租车司机发生一起追尾事故,肇事方是该车司机。车子前保险杠、两个大灯等损坏。司机将车开到指定维修点维修,可对修理结果很不满意:“从修好到今年1月25日,大灯已调换了10只。”

许增期承认,公司与“红旗”司机当初签订的合同条款上,确有规定“红旗”出租车必须到指定维修点修理。但许增期强调,康桥红星维修厂是家4S店,且从1992年杭州大众公司成立开始,就立下了这个“规矩”———肇事出租车必须到指定维修厂修理,以确保维修质量,“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据介绍,本月6日,双方协商后,大众公司已提出新方案:在杭州四家具备二级维修资质的维修点中,大众公司将与司机共同选择一家作为新定点维修站。没想到,在事先公司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的哥”们又擅自作出了极端举动。

对于维修点的争议,许增期说“另有内幕”:河南籍“红旗”司机中有人自己开了家维修点,并以承诺优惠的维修价格拉拢老乡的车子去维修,最终导致了这场集体出逃行动。

一个月前,同样是大众公司的六名“奔的”司机“出逃”后引发了全国极大关注。该事件最终以司机向公司缴纳5000元违约金告终,而“奔的”司机在该公司的押金高达8万元,一旦司机违约,该公司本有权扣留。

“当时,对六辆‘奔的’的处理结果有特殊原因,‘奔的’经营状况确实不好。”许增期表示,“但‘红旗’出租车经营状况良好,我们坚决不会让步。”

他介绍,昨天上午,杭州市运管局、杭州市交通治安分局等单位领导在杭州大众公司举行紧急会议,最后达成一致意见:依法按合同办事。许增期透露,会议达成了三点意见:司机行为虽没有明显违法,但已违反合同;要求河南司机将车辆妥善保管,并马上开通GPS(司机出逃时已关掉);催促司机归还车辆,缴纳未缴的租金,否则按合同从押金中扣除,必要时采取法律途径。

东方网消息(作者刘歆)虽然新春爆竹的福音传遍了所有人的家门,但是过春节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也只是平淡的七夜。用推酒女郎小艺(化名)的话说,过春节的好心情、高消费以及敞开胸怀的洒脱只是酒桌上一道时令风景,尽管她被这种热烈的氛围紧紧包裹着。

“热闹是他们的,与我无关。”过了这个新年,推酒女孩儿小艺满了21岁。和许多同行一样,她最近听到最多的祝酒词换成了:狗年“旺旺”。

不知从何时开始,去饭店里吃年夜饭成为了大城市中普遍流行的年俗。然而就是在饭店里,也并非所有的人都为过节而来,小艺便是如此。

今年春节的两个晚上,她在饭店的酒桌旁渡过。期间,一拨又一拨的客人同亲朋好友举杯把盏,从小艺手里卖出的高档洋酒不下百瓶。小艺并不想家,这样的场面她已经司空见惯,即使年也没有什么不同。

小艺说,虽然酒店里还有其他酒类的促销员和她竞争,但是春节期间客人一般都比较大方,舍得喝洋酒的客人比平时多,不过小艺的收入并不会因此上涨。

“在我做的这家夜店里,洋酒是没有提成的。我每天只拿115块的死工资。”小艺告诉记者,推红酒的小姐每瓶提成5元,啤酒每瓶5角。过年这几天随着客人酒量的上涨,收入都翻了倍。

小艺是上海人,中专毕业后一直从事酒类促销。2年来,小艺在上海虹桥地区的一家大酒楼从事洋酒促销工作。每周周一至周六上班,每天从下午5点工作到午夜12点。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