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女友获女王首肯 英国有望再添平民王妃

2018-06-19 18:49 来源:女性资讯网

一天24小时,医院的“输氧费”却算出了29个小时;黄芃芃已经去世11天,医院还在收取“空调费”。

11月2日,陈玉莲签收到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女儿黄芃芃死因所作出的《法院鉴定报告书》。生效的《法院鉴定报告书》记载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湖北省人民医院“在对黄芃芃抢救及治疗过程中存在较明显失误,有的甚至严重违反医疗常规,上述医疗行为与死者黄芃芃心功能衰竭死亡的发生有着直接因果关系。”

当黄母收到这份《法院鉴定报告书》的时候,女儿离开她已经1年零3个多月时间了,但那些病历依然记录着生命终结的全过程。

同一天,黄母还收到了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她诉湖北省人民医院超标准收费案的终审判决。判决书中说,湖北省人民医院在黄芃芃的抢救治疗期间,多收取的费用达总治疗费用的30%。

黄芃芃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成绩优异,在去世前她正在紧张地备考研究生,平时的业余生活就是画画,写作散文,创作小说。

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大学生,上苍并没有给予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早在1994年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1998年,又诊断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近几年,她全靠着血液透析维持生命。为了减轻黄芃芃的痛苦,在父母的要求下,医院决定于2004年5月18日,对其进行肾移植手术。

黄母告诉《法制早报》记者,事情进展并不是一帆风顺。2004年5月10日上午,黄芃芃到湖北省人民医院进行血液透析后风吹着凉。11日,医院开了3克4天的头孢拉啶(一种药物名称)。第一天注射后,黄就感到恶心,医生解释说这是正常情况,有些人对药物有反应。第三天,恶心、烧心之感更加严重,该院石明医生说,要停药、观察、随诊。13日下午17时许,黄在家中吐了一次,家人看到情况不对,马上将黄送往湖北省人民医院,到达时是晚上6点。

黄母说,到达肾内科,当班的两名医生田少江和杜晓燕正在聊天,见到黄一家就诊极为不愿,问道:“怎么不早点来,搞得我们下班了才来?”黄父说:“医生让我们随诊。”田少江说:“没有办入院手续,就不能接诊。”

在相持了1个多小时后,肾内科主任丁国华来了,他态度强硬地说,不办入院手续不能接诊。黄父回忆说,当时提出,医院边治疗孩子,他们边去交钱。当时黄芃芃已经十分无力,一个护士准备铺床单让其睡下休息,但田少江、杜晓燕却阻止了,黄芃芃只有趴在护士台上等待父亲交完钱才入院。

就以上“交涉”的过程,记者在湖北省人民医院采访时,没有能见到田少江、杜晓燕和丁国华,院方称,田少江和杜晓燕都是到本院来进修的医生,现在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而丁国华已经出国了,更无法采访到。

晚上8:30左右,黄父才办好入院手续。根据《病历》显示,医生先给黄芃芃进行了检查,其体温36度、血糖7.2mmol/L、血压也正常。之后,她从省人民医院的10楼肾内科被带到9楼透析。

据黄母介绍,田少江和杜晓燕给为黄芃芃做透析的护士湛利琴打了一个电话后,一瓶没有处方单的500ml的“不明液体”就给黄芃芃挂上了。在透析的过程中,液体也随之减少,1个小时后,液体就注射完了。在透析还在进行过程中,黄芃芃已是大汗淋漓,血压开始升高,医生石明说,血压高点好。接下来透了30分钟后,病人已经没有力气,昏厥过去。黄父母感觉很不对劲了,但石明凭经验仍要观察,直到次日(5月14日)凌晨,发现问题不对头,才回了血。

黄芃芃又被推到10楼肾内科时,黄母回忆说,当时她也察觉到那500ml的“不明液体”有问题,但是慌乱之中,他们没有将那瓶子保存。他们希望尽快找到医生能给女儿看看,此时,田少江和杜晓燕执意说,要请示2、3线的医生,于是给60多岁的教授贾汝汉打电话。10多分钟后,贾汝汉来了,他把田少江、杜晓燕等医生叫来,询问了一下用药情况后,马上进行葡萄糖的注射,此时,黄芃芃的血糖已从刚进去正常的7.2mmol/L下降到0.5mmol/L。

黄父说:“我当时看到芃芃的心电监测的仪器上,都变为一条线时,我的心都碎了,人也软了。”医生当时就宣布“病危”。黄的父母还在恳请医院做最后的努力,在凌晨3:30,黄芃芃终于抢救过来,但是已是危重病人,已经不能离开氧气,心肌、肝脏等脏器严重受损,血相翻了一番。

这些过程,记者没能采访到相关的医护人员,但病历却记录了抢救、治疗的全过程:一个送进医院一切体检检查正常的的女大学生,在送去后的几小时就出现病危。一位参与抢救的护士当时对黄父母说:“今天,黄芃芃是挑战了生命的极限。”

黄父母始终对那瓶“不明液体”感到疑惑,院方说是能量流剂,但是医学上能量流剂是不可能对人体有副作用的。病历上记载500ml的不明液体为“葡萄糖+能量流剂”。但记者发现病历上有红笔将不明液体改成“碳酸氢钠”的痕迹。

据当时给黄芃芃做透析的护士湛利琴向黄母介绍,那500ml的“不明液体”一定是葡萄糖,而不是碳酸氢钠,因为从瓶子大小来看,葡萄糖是大瓶,碳酸氢钠是小瓶的,而当时500ml的“不明液体”就是大瓶。再从当天的收费单上,也没有任何的记录是“碳酸氢钠”(记者注:有录音)。

从医学上分析,输葡萄糖或者碳酸氢钠都不会引起血糖下降。那么,那500ml的“不明液体”究竟是什么?根据《法医鉴定报告书》显示“黄芃芃低血糖昏迷与该院用药有直接因果关系,不排除该院错误输入胰岛素的可能。”

院方和黄芃芃后来的管方医生在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一再否认“给病人输入了胰岛素”。

就在黄芃芃“挑战了生命的极限”后的当天,医院指定杨定平为她的管方医生。除了杨之外其他医生都不能插手黄的病情管理。

根据病历记载,杨在36小时内对黄进行3次透析,而原来是每两周做3次血液透析。13日,黄发生低血糖休克,14日,心电图的检查发现其“心内膜下损害”。对此疗法,后来的《法院鉴定报告书》签定认为:“黄芃芃心功能衰竭的发生发展与本次低血糖昏迷有明显的相关关系,由于低血糖昏迷对心肌的缺氧性损害,使黄芃芃的心功能衰竭程度迅速恶化。”

杨定平在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一个患有肾功能衰竭疾病的人做透析是常规、有效的治疗方法。

黄父母介绍,5月17日,黄芃芃被强行赶出了抢救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对于心功能衰竭的病患,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进行休息的,院方将一个精神病人安置到了黄病房的对面,那位精神病患者大声的喧哗,黄的父母多次要求要转到一个安静的房间,但该院的护士吴洪说:“你们又不是来住宾馆的。”其父说,那个患者的每次大叫,都让我们心惊肉跳。黄芃芃也本能的发出呻吟声。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直到6月2日的检查结果显示是“霉菌感染”。

5月25日,在黄心功能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经协和医院心内科教授会诊,建议给予三种降压药进行治疗,但湖北省人民医院医生在未交代的情况下,一次同时给黄三种降压药服用,服后导致黄血压急剧下降,后来他们又用降多巴胺和阿拉明进行升压治疗。《法院鉴定报告书》认定:“该行为除严重违反医疗常规外,对黄芃芃心功能迅速恶化及死亡起到明显的促进作用。”

6月5日上午,黄芃芃开始发烧,意识心功能受到严重的损害。11点开始,黄父就开始给黄芃芃的主管医生杨定平电话,一直找到下午3:30,仍然找不到人。黄开始出现血压高、大小便失禁的情况,约4:30左右,杨终于回来了。

根据病历记载,杨医生要求护士给病人注射应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抑制剂菲那根,就在黄死亡前抢救过程中至临终前12小时之内连续给其输注了2687.7ml液体,平均每分钟达277.55滴(正常情况是20-40滴/分)。晚7:00左右,黄出现了危象,但是此时黄家人还是找不到杨定平。晚9:20分,由于抢救无效,医院宣告临床死亡。

对此,杨定平解释道,他不是当班医生,他也没有听到电话的响声。关于“平均每分钟输液277.55滴”的问题,杨医生说,黄芃芃实际在7:40左右就已经死亡,输液是按照家属的抢救要求做的。

黄芃芃走了以后,其年过半百的父母以及许多亲友都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他们当时虽然感觉医院在对孩子的救治过程中存在问题,但又找不到症结在哪里。

2005年6月6日,黄父母料理完黄芃芃的后事以后,黄母曾于8日、10日、12日到医院去结账。院方财务室以病历还没有送到财务室为由不给其结账。

黄母认为这种现象比较反常,湖北省人民医院三次不予结账,这不符合常理。于是,黄母当即聘请了律师,向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提起了申请,要求对黄芃芃的所有病历进行诉讼保全。6月16日,武昌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黄芃芃的病历原件封存在湖北省人民医院内,黄母同时也复印了部分病历,用于诉讼的证据。

同年7月12日,在黄母的要求下,医院打出了结账清单,并付清了医疗费用。令中年丧女无限悲痛的黄芃芃父母感到震惊的是,病历反映出院方对黄芃芃的治疗违反医疗常规,同时“住院病人费用清单”的收费项目让人瞠目结舌。

《法制早报》记者通过病历记录,发现有以下收费情况:一天24小时,医院的“输氧费”却算出了29个小时;黄芃芃已经去世11天了,医院还在收取“空调费”。

黄父母决定,一定要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首先,向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报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其次,决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多收的医疗费用。

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接到报案以后,进行立案前的案外调查,并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法医鉴定(见文章开头)。《法院鉴定报告书》已经认定湖北省人民医院对黄芃芃之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4年9月8日,黄母陈玉莲向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以湖北省人民医院超标准及虚设收费项目共计8839.33元为由提起诉讼,一审判决湖北省人民医院退还5629.53元,但双方均不服,提起上诉。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11日作出终审判决,变更武昌区人民法院判决第一项:湖北省人民医院退还病人家属医疗费5819.55元。

11月上旬,一张不平常的光盘被解读完毕。该光盘由南京大屠杀见证人丹麦人伯恩哈尔·阿尔普·辛德贝格(BernhardArpSindberg)的外甥女、丹麦人玛丽安·斯坦薇·安德森(MariannStenvigAndersen)于10月初带到中国,辗转递到《瞭望东方周刊》手中。

光盘刻录了保存在一个相册内的历史照片,其中有若干是记录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照片。

南京大屠杀时,就职于江南水泥厂的德国工程师昆德博士和丹麦工程师辛德贝格,不顾炮火纷飞、枪林弹雨,在江南水泥厂建立难民收容所,共收容救助了三万多中国难民。

该相册应是辛德贝格的遗物。它有着硬的封面、封底,各页为黑色软纸,照片就粘贴在软纸上,每页一般贴有三到四张照片,其上蒙有一层半透明的薄纸,有的照片尚有打字机打出的英文说明。经历了60多个年头,这些尘封已久的照片及其说明仍清晰可辨。

现在,这些照片的说明,已由笔者和江苏省行政管理学院副教授杨夏鸣译出,杨曾陪同张纯如在南京采访,是大型丛书《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编译者之一。

一幅幅照片令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南京城外路边和池塘内,满是被日军处决的和平农民和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的尸体;中国农民和士兵的手臂直到遇难后还被绑在背后;闭目张嘴的遇难者,似乎临死前曾大口喘气或叫喊过;脚上尚有布鞋,躯体已见肋骨,白骨森森,惨不忍睹;遇难者遗体横陈野外,野生动物或流浪狗正在啃噬……

“这个农村小孩被枪托打死,因为他没有脱帽”;“被日本鬼子故意打死的中国农民”;“被杀死的南京附近的中国农民”;“在田野被打死的农民”;

“在南京附近被日本人处决的中国士兵”;“日本人只埋他们自己士兵(的尸体),不埋中国士兵或平民(的尸体)”;“野生动物和流浪狗正在吃这些尸体”。

图8是人们见过的南京大屠杀的典型照片,不为人所知的是它原为两张并排照片中的一张。它们按视觉逻辑编排,左边一张鲜为人知的照片(图9)说明是:“城外小水塘里都是被处决的中国士兵的尸体。这些士兵在日本人向他们许诺投降后会得到安全和善待而投降”,在它右边,后来被广为选用的照片(图8)的说明是:“同样的解释”。

相册中还有其他一些为人们所熟知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的典型镜头,但这次发现了这些照片的原始说明,它们记录了日军更多的残暴。

这幅惨死幼儿的照片(图10),新发现的原始图片说明是:“这个孩子也被故意杀死,他的妈妈被打伤”。与目前见到的图片说明相比,原始说明记录了与此图密切相关的日军又一暴行——“他的妈妈被打伤”。

以往国内出版的画册,称图11的地点为苏州,给图12写的说明是“被日军杀害的南京郊区农民”。现在发现图11、12的原始说明分别应为:“1938年1月在南京城外,数名和平的中国农民被日本士兵取乐杀死”,“日本士兵抢了这个农民的钱,然后将他杀死”。

检索了能找到的南京大屠杀史料,回忆所见过的记录那场血光之灾的照片,有关研究者确认这12张照片的说明从未见过,其中的八张画面是首次面世。正在编辑《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历史图像》的曹必宏研究馆员,曾检索过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的相关图片,翻阅过日本、美国和中国内地、香港等地出版的照片集和德国《拉贝日记》所附的图片,他肯定了笔者的看法,说:这些照片和原始说明确实从未见过。他随即把笔者新发现的这些图片和说明编入了《南京大屠杀史料·历史图像》。

“一张照片能表达的多于1000个词”,何况这些照片现在尚存原始说明,这即是它们的价值。(本文原标题为南京大屠杀照片最新发现)

11月13日晚,昏暗的灯光下,双目茫然的任培忠坐在床头,右手拄着拐杖以支撑身体,口里喃喃不清地诉说着,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四个月前,任惟一的儿子任锡军在看守所死亡。本来就终日以药养身的任遭受沉重的打击。他四年前患脑溢血,左手几近瘫痪,并患有白内障、视神经萎缩、哮喘等病症,生活不能自理。

2005年6月6日大约8点,河北省泊头市河东派出所的人和潘庄村村长来到任培忠家,“你家儿子病了,去医院一趟”。任的妻子张俊营赶忙随来人赶往医院。快到医院的时候,派出所的人告诉张,你家孩子死了。“当时公安局的人都在,怕控制不了情绪,没有让见到尸体。”张告诉记者。

“后来见到尸体的时候,孩子的眼睛瞪着,合了两下也没有合上,身上都是伤痕。”张转过身去擦眼泪。“2004年8月,他(任锡军)嫌干农活没意思,就去临近的南皮县打工,后来就失去了消息。2005年5月中旬,刑警队来了两个人拿着一张纸,让我按手印,说是任锡军因涉嫌破坏电力设备被逮捕了。”

看守所所长王成飞告诉记者,“任锡军这个案子很大,偷盗变压器铜芯,多次作案,并且作案人数多,偷盗的变压器达到100个,而他一个人偷盗的达到17个,任锡军就是我在刑警队时抓回来的。”

据王称,“任锡军在看守所多次发病,我新到看守所,对这个事情比较重视,先是安排狱医进行治疗,后来又先后五次安排他到泊头中医院和沧州医院治疗。最后一次是6月6日,任锡军的病情加重,孩子说胡话,就又请了泊头中医院的两个主任来看了,医院主任说没有设备没法看,就去了医院,到急诊室抢救,6点半到7点死亡。”

对于这些情况,家属称,没有得到任何通知。而根据《看守所条例》规定,人犯患病……病情严重的,可以依法取保候审,而看守所通知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尸体了。

王成飞认为,“鉴于任锡军的情况,在没有判刑之前按我们掌握的原则,他属于重刑犯,判刑的话是无期以上,严格规定可以通知也可以不通知家属。”

但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办理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明确要求:讯问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时,根据调查案件的需要,除有碍侦查或者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应当通知其家长或者监护人或者教师到场。

张俊营告诉记者,“孩子一直身体健康,连感冒都没怎么得过。”而见到尸体后,发现尸体上有大量伤疤。据此,家属不能接受因病死亡的结论,怀疑孩子在看守所挨了打。

由于家属的质疑,沧州市检察院进行了尸检,并提取内脏送河北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