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两市早盘放量振荡 利好刺激大盘拒绝回调

2018-06-21 21:41 来源:女性资讯网

昨天上午11时40分左右,记者赶到位于广州购书中心正对面的南方精典大厦时,被刺伤的男子已经从七楼的招聘会现场由工作人员抬到大厦门口的人行道上,前来救治的医务人员已经放弃抢救,宣布其死亡。记者在现场看到,死者为一名中年男子,约有40岁左右,身穿白色短袖衬衫,脚穿深色运动鞋,其前胸已经被血染成大片红色。据现场一位蒋先生称,该男子从楼内转移到人行道上时,尚有气息,当时还有保安对其进行简单的急救,但等救护车到达现场后不久即宣告不治。

据悉,当日在南方精典大厦七楼举行的是一个生物医药、美容保健及化妆品类的大型专场招聘会,记者在12点左右进入会场时看到,前来参加招聘会的人很多,所有展位几乎都有用人单位进驻。凶案发生后,招聘会并没有中断,主办方工作人员将伤者抬到一楼大厦门口候医时,陆续还有找工者前来参加招聘会。

事发时在七楼参加招聘会的王先生说,上午11时他正在会场内找工,忽然看到会场的一处气氛不对,后来听到争执和打斗声,才知道是两个中年男人打起来了,后来一个男人拿刀捅伤了对方,他在现场看到那名男子被捅了心脏部位,估计伤得很重。

另一位前来找工的郑先生当时距离案发现场只有两三米远,他说当时自己正在留心招聘单位的资料,旁边两个中年男人忽然就打起来了,后来一个男人拿刀捅伤了其中的一个,被捅的男子当时就倒在了地上,那名行凶男子拿着刀,神情木讷站在现场,后来三四名会场的保安人员将持刀男子架走了。

这一情况得到了三位来自中山但没有透露姓名的企业人事主管的证实。他们当时在会场里一个展位进行招聘工作,见到两个业务员打扮的中年男人不知是因为踩到了脚还是其他原因吵起来了,然后就拳脚相加扭打在一起,其中一名男子还被打破了头,但这名额头流血的男子随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把刀,朝对方胸部刺了两刀,对方当时就倒在地上。

据当日招聘会的主办方南方人才市场相关人士称,作为人才市场例行的招聘会,平时都有保安人员维持秩序,对于这起凶案,目前人才市场正在全力配合警方做进一步的调查取证工作,暂时没有更多情况提供。

情人将性病传染给了自己,却反过来找自己要钱治她的病,出租车驾驶员赵某为此怀恨杀死情人,一天后又返回现场焚尸。经近两周的艰苦工作,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在市公安局有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成功侦破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的“10·23”杀人焚尸案,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赵某已于11月3日晚被依法刑事拘留。

10月23日清晨6时许,合肥市高新区十里庙前新庄居民董某早起时闻到一股异味,随即发现自家对面二楼东间窗户冒起一股浓烟。董某当即通知该房房东。房东踹开房门后发现火势难以控制,便拨打119报警。消防队紧急赶到,立即展开灭火工作。在灭火过程中,消防队员吃惊地在一块棉被下发现一具已被烧焦的尸体。

接到报警后,高新公安分局副局长方荣勋立即带领刑警大队一班人马奔赴现场。经初步勘察及现场走访,认定这是一起杀人案件,并迅速将情况汇报到合肥市公安局。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桑宝庆获悉后,立即带领刑警支队刘健支队长和刑科所等有关部门同志赶至案发现场。勘察中发现,死者系女性,仰面朝上,躺在铺在地面上的一条棉被上,头部、手部和背部已严重炭化,在紧贴死者背部的棉被上有大量新鲜血迹。尸体解剖发现死者身受多处刀伤。

通过大量调查、访问,死者身份至案发当晚被确定。死者朱某,对外自称祝敏,上海人,今年42岁,早年是上海一名环卫清洁工人,数年前在上海离婚后来到合肥,现无正当职业,近年来单身租住在十里庙前新庄。

据死者周围邻居反映,10月21日夜,曾经听到该女子与他人发生过激烈争吵,并曾呼喊过“救命”。听取各组汇报后,桑宝庆分析指出该案应为熟人作案,杀人时间应为21日夜至22日凌晨1时许,焚尸时间应为23日凌晨时分。这一推断指明了侦破方向,大大缩小了侦查范围。会上成立了以分局方荣勋副局长为总指挥、刑警大队为主要力量的专案组,并从刑警支队二大队、高新派出所抽调精干力量参与侦办。

通过调查走访,专案组了解到死者朱某平时白天不出门,夜间外出喝酒、唱歌,社会交往极为混乱,且常留宿陌生男子。这给案件的摸排带来了较大的难度。按照分工,专案组一路围绕与朱某有密切联系的关系人开展工作,初步划定了死者生前交往的岳西路、南七、双岗、董铺岛、清溪路等8处交际圈子,分片分组开展摸底排队工作;专案组另两路围绕现场进行反复深入的调查访问,对周围的住户、民工、个体美容院从业人员共232人逐一进行摸排。同时,针对死者夜间带不同男子留宿的情况,专门组织力量沿长江西路、二环路、青阳路等死者生前经常出没的路段走访。同时专案组还运用了刑事科技力量、张贴悬赏公告等种种行之有效的侦查措施,收集犯罪线索、证据。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由于惧怕,死者周围的住户有一半左右搬家到别处居住。侦查的压力和摸排的阻力也越来越大。陶志淮多次深夜听取侦查工作进展汇报,鼓励专案组民警顶住压力,克服急躁情绪,按照既定的侦查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

有群众向专案组反映,前几个月,经常有出租车司机送死者回家,但体貌特征和车牌号码不详。一名美容店女子反映,22日凌晨,一名脚步匆匆的中年男子从死者住处的巷口出来,向十里庙大转盘方向走去。该男子椭圆脸,身高170厘米以上,身体结实。居住在岳西路口的一位居民反映,23日凌晨,一辆红色的富康出租车停放在长江西路某加油站边,而司机去向不明。获悉这些线索后,专案组王晓晨大队长、孙文昆副大队长等人立即抽调警力,对经常在五里墩至大铺头路段附近夜间营运、停靠的100多辆出租车进行秘密侦查。结合前期调查情况,一车牌号为皖A-84×××的红色富康车驾驶员赵某逐渐进入侦查员视线。

经过外围调查,专案组了解到赵某于1969年出生,1985年初中毕业于霍山县红旗木材厂子弟中学,1987年~2001年在安徽红旗木材厂当驾驶员,2001年2月后以驾驶出租车为生,为夜班驾驶员。赵某现居住在蜀山区岳西路某小区。有出租车驾驶员反映,在今年几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该司机曾与一染黄发的中年女子在青阳路一歌舞厅前当街争吵,而该女子的体貌特征与死者朱某的特征十分相似。

为不打草惊蛇,专案组租了一辆出租车对赵某进行秘密跟踪监视,发现此人凝神发呆,心事重重,经常不拉生意空车游荡。为进一步贴近侦查,专案组成员候慧斌、李彪等人分批化装为乘客,仔细观察赵某的举止言行。在面对面的侦查中,侦查员发现了证实赵某涉案的大量有力证据。

专案组立即将情况向市公安局领导汇报,鉴于抓捕可能对赵某家人(赵某有一女儿在上小学)产生的负面影响,以及赵某情急之下可能开车逃逸撞人,专案组制定了“秘密控制,适时抓捕”的策略。11月2日晚,专案组会同有关部门,从赵某夜间出车开始秘密跟踪。由于上下赵某出租车的乘客多,而赵始终控制着方向盘,4个抓捕组从青阳路一歌厅门口展开了“接力跟踪”,一直等待着最佳抓捕时机。终于,11月3日凌晨,趁赵某将出租车停在岳西新村附近小憩之机,抓捕组4辆车将出租车紧紧围住,侦查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赵某擒获。

根据赵某成长的家庭背景和其性格内向、人生观消极的特点,专案组制定了适当的审讯策略,并指定由审讯经验丰富的王晓晨、马正光、胡振国、邓辉等人按照既定的方案对该赵进行审讯。

被带至高新分局刑警大队审讯室的赵某很快调整了情绪,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并且谩骂公安机关“无理抓人”。针对此情况,审讯人员运用坚决凌厉的审讯语言迅速压制了赵某的嚣张气焰。待赵某转为以沉默对抗之时,审讯人员开始了真诚的思想沟通,与其谈论家常,对其成长中缺少关爱表示同情,并适时提出触及该赵灵魂深处的对人生的看法问题,以此感化和教育,唤起其内心的负罪感。在赵某思想动摇的刹那间,审讯民警又从法律和道德的双重层面摆明利害关系,引导其尽早交代,争取主动。经几轮较量、感化,赵某终于放下心理包袱,交代了杀人焚尸的作案过程。

2005年5月份的一天,赵某在青阳路开出租拉客第一次遇见了朱某。当晚朱某以没有零钱为由,将赵带至其租房处并且主动引诱,二人当晚即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在互换了号码之后,朱多次电话联系赵到其住处发生关系。

2005年6月,赵发现因与朱多次发生关系,已经身患严重的性病,导致夫妻关系不和。6月份的一天晚上,在两人再次发生不正当关系时,朱承认了自己将性病传染给赵的事实,并且向经济拮据的赵索要5000元为自己治疗,赵忍气吞声,夺门而出。之后的一天晚上,赵开出租等客时再次碰到朱。朱再次向赵提出5000元治疗费,二人为此当街发生激烈口角。其后,朱又不断打电话威胁赵,赵经常为此担心害怕。2005年10月19日,赵开出租车再次遇见了朱,赵主动提出要了结此事。

21日晚23时许,赵某携带匕首来到朱某住处,两人很快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并且发展为相互厮打。厮打中,赵某把朱某刺死。后赵沿着十里庙大转盘长江西路路段向东逃窜,跑至岳西路口停放出租车的地方,驾车逃离。22日一整天,赵某寝食难安,当晚亦无心营运,驾着车在路上空转。为毁灭证据,23日凌晨,赵某把出租车停放在长江西路某加油站附近,步行至朱某住处纵火焚尸。

11月3日,犯罪嫌疑人赵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依法刑拘。·赵群峰张静本报记者邵玏沨·

绝大多数愤青从没有接触过任何日本人,对于日本人的认知几乎完全来自于互联网等媒体的讯息

孙风雨的生活并不规律,但是几乎每天都会上网逛论坛,用他的话说,去“和右派吵架”。

孙风雨出生于1981年,大学没毕业就拿了结业证书走上了社会。父亲留下的遗产使得他不需要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去辛苦地打拼生活。现在,他正在学习和研究股票。

2002年,他开始在网上发表言论。用他的话说,是因为“被一些人的言行激怒了”。这“一些人”,就是他所谓的“洋奴和假民主派”们,或者“右派”。

孙风雨在“吵架”的时候从不骂人。“其实我脾气不是很好,嘴特别刁。”孙风雨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但是在网上我不骂人,这是与右派‘斗争’策略的需要。因为右派最害怕的就是理性型的愤青。”

才24岁的孙风雨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中国历史上的大风大雨。但从小喜欢历史的孙风雨,自认对中国近代史有着相当的了解。在他的语词系统中,有大量诸如民族、民主、国家利益,以及以“主义”为后缀的词汇。孙风雨的网上生活充满了斗争和喧嚣,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极其谦和忍让,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网下的活动。作为一名“愤青”,他只是活跃在网络上的千千万万个符号之一。

把“愤青”从一个概念还原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并说服他们接受采访,并非易事。但不真正走近这些“愤怒”的人们,又怎能探究他们究竟是怎样一群人呢?

“牛拉多纳”是一个愤青的网名,他的愤青史并不长,和大多数愤青一样,他是在今年上半年的反日入常热潮中“下海”的。但和大多数愤青不一样的是,他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从湖南长沙一所不起眼的大学毕业后,牛拉多纳找了一份不算很满意的工作,决心有所作为的他,现在正在加紧复习,想要考上南开大学的法学硕士。繁忙的工作学习之余,他不忘精心料理着网上心爱的自留地——他的博客,“抗日根据地——爱我中华勿忘国耻”。

博客开张时间并不久,但已经有700余篇帖子,都是他平时在网上浏览阅读筛选下来的各式各样的文章。如今,他的博客的浏览量已经超过15万。这700余篇帖子,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日本。

今年上半年,北京抵制日货的游行吸引了远在长沙的牛拉多纳的目光,大学即将毕业的他开始真正关注起中日关系。“抗日根据地”也是那时候办起来的。

之所以把牛拉多纳定义为愤青,因为他和绝大多数愤青一样,从没有接触过任何日本人,他对于日本人的认知几乎完全来自于互联网等媒体的讯息。刚刚开始做“抗日根据地”的时候,他一下子从网上搜集了许多“一读马上就能激起抗日激情”的文章,在网上交了一大堆朋友,经常一起讨论,谈论日本的可恶,一直说到群情激愤。

说起那一段时间,牛拉多纳笑称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愤青”,对日本怀有强烈的鄙视和不屑的情感,胸中时常燃烧着怒火。

牛拉多纳给了记者近百个愤青的QQ号,还有好几十个QQ群的号,他热心地建议记者到群里面去看看愤青们都在聊什么。“申请通过验证的时候写个‘抵制日货,爱我中华’,后面再多加上几个叹号,应该就没问题了。”牛拉多纳指点记者。

记者按照他的指点,将这些按照地区分类的抵制日货的QQ群一一申请,结果是:61个QQ群,逾半数(35个)已不存在。牛拉多纳告诉记者:“很多群是游行那会儿搞的,热度过了,群也没了。很多都是这样的,其实好多愤青群里都是假愤青跟着凑热闹的。”刚开始热闹那阵子,他也加入过好些爱国QQ群,但是后来都一个个退出了。“整天就是谩骂,没什么意思。”他说。

那一阵子热劲儿过了之后,牛拉多纳继续关注日本,充实他的博客。同时,他也在慢慢补充自己的认识。接触的资料多了,逐渐了解到日本的发达,看到日本这个国家很多值得中国学习、反省的地方,他感到以前对日本的了解太片面了。于是,他开始在博客中陆陆续续地增加关于日本文化、政治、经济之类的文章,而不再像以前一样,几乎都是关于日本的负面报道和评论。牛拉多纳自己也渐渐冷静了许多。

牛拉多纳现在专心料理着他的“抗日根据地”,他非常仔细地划分了10个板块,希望能够使他这块博客阵地尽可能全面地提供关于日本的情况。他也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够到日本去,亲自去了解这个国家,了解生活在那个岛屿上的人民。

他很有感触地对记者说:“一个弹丸小国居然能侵略那么多国家,战后几乎是一片废墟,然后却迅速崛起,这其中肯定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正因为此,牛拉多纳把“抗日根据地”的宗旨概括为“牢记历史,声讨日本;学习日本,反省自己”。

(记者任珊珊实习生刘晓星)昨天上午,第三届中国性文化节暨第七届全国计生、性与生殖健康用品展销订货会在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20号展馆开幕。据介绍,截至昨天下午6时,已有近5万人进场观展。由于提前发放的免费参观票供不应求,竟有“黄牛”趁机炒票。

距离开展时间九时尚有十多分钟,不少观众已在展馆大院门前等候入场。九时刚过,人群便把大门围得水泄不通。去年,性文化节3天之内涌入11万人,今年主办方把展厅面积扩展到原来的1.5倍,并在开幕前通过广州人口计生网络发放了10万张免费门票,采取凭票入场的方式限制观展人流,但现场依旧人满为患,那情景像极了“春运”。10时左右,大批拿不到票的市民堵在门口,数名保安站成一排,用身体挡住涌动的人流。“黄牛党”趁机在门外把原本免费的门票哄抬到20元一张。组委会预计今后两天观展人数可能达到15万,因此已紧急加印门票,并将从今天起在展馆大院的总服务台免费向市民发放。

展馆二层同时举办了3个展览:古代性文化展、人体标本展、“防艾”图片展。其中,古代性文化展是最受关注的部分。广东韶关的中华性文化博物馆展出了各个历史年代的性文物和民俗用品多达600余件。展览分为古代性崇拜、婚姻制度的演变、古代性教育和性用具、古代性压迫、性剥削和性禁锢四个部分。其中,古代性教育和性用具最受市民热捧。一套秘戏瓷雕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这套瓷雕刻画了古代男女交合时的各种姿势和造型,有些姿势还很具有开创性。现场讲解员介绍,为了增添情趣,古人还会给不同的交合姿势起名,“老汉推车”便是其一。

记者发现,观众以男性居多,也有少数夫妻结伴而来,很多人有备而来,拿着相机、手机将展品一一拍照。在其中一块展板前,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人家把说明文字一段一段地全念出来,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年轻小伙子。一问才知,这位74高龄的康老伯是专程带着孙子从深圳赶来观展的。“我的孙子22岁,还没谈过恋爱,是个性盲,今天特意带他来扫扫盲!”康老伯笑着说,一旁的小伙子却羞红了脸。

现场有工作人员在出售以古代性教育、性养生有关的图书、音像制品等,许多观众掏出百元大钞一买就是一整套。

本届性文化节不限制未成年人进场。记者在现场也看见有个别家长带孩子来参观。不过,当他们参观人体标本展时,就不免有惊呼之感。这个展览是今年新增的展览,经过特殊工艺染成的心脏、手臂以及两性生殖器官铸型制作非常精美。展品中连体婴、无脑婴等怪胎标本也引起了部分观众不适。据悉,组委会引入人体标本的理由是“让人们更加了解自身构造”。

今年性文化节还首度将同性恋者“防艾”知识纳入展览。男同性恋者自发组成的“智行广州同志志愿小组”主动制作了8块展板,经过专家遴选,最后有两块入选,摆在了入口处。不过,记者发现,和其他展板相比,同性恋“防艾”展板稍显“门庭冷落”。

上届大受欢迎的情趣内衣秀今年依旧是观众眼球的聚焦点。表演尚未开始,T型台已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水泄不通,男性观众占了绝大多数,但其中也有不少女性看得目不转睛。伴随着轻盈欢快的音乐,高挑白皙的女模特们踩着节奏走上T型台,身上的情趣内衣恰到好处地将隐秘处遮盖,火辣性感。很多无法“突围”的人只好站在凳子上饱餐秀色,还有很多人举起相机或手机来了个“盲拍”。

晚报讯近日,松江区法院判决一起父亲强奸亲生女儿的案,被告人孙某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今年44岁的河南来沪务工人员孙某,与妻子和女儿小红住在叶榭镇。去年以来因妻子身体不好,夫妻数月也不能过一次性生活,心理失衡的孙某便将目标转向了尚未成年的女儿。2004年7月深夜,孙某趁妻子身体不舒服独自睡在另一张床上时,强行与女儿发生了性关系,当时女儿未满14周岁。事后孙某警告女儿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两人都会没面子的”,小红由于惧怕便默然忍受了。此后,孙某利用小红的这种心理,又多次强行与小红发生性关系,导致小红身心遭受巨大创伤。

今年6月,小红实在无法忍受父亲的兽行,主动寻求学校班主任老师的帮助,并在老师陪同下向警方报了案。

本报讯(记者常宇)昨天下午,来重庆参加中国机械工程年会的“神六”产品质量总师王至尧,在重庆工商大学演讲时,向近1000名学子描述了我国探月工程的前景,并透露,首颗绕月探测卫星计划于2007年前后发射升空,而探测器的登月地址已基本选定。

谈及我国探月计划,王至尧称航天界公认地分为“绕”、“探”、“登”三个步骤。他透露,除“神七”飞船计划在2008年初发射外,我国即将走出探月工程第一步,首颗月球探测卫星计划在2007年前后发射,然后在2015年前后发射机器人操控的月球车,最后在2020年后发射载人月球着陆器。而目前长征系列火箭的推力为500吨,为完成探月工程,还得需要推力上千吨的大型火箭。

王至尧还向重庆学子描述了探月的美好前景。王至尧称,月球上富藏的“氦3”,作为核聚变燃料能解决未来人类的能源问题,5公斤采自月球的“氦3”聚变所产生的能量,可以抵得上一个大亚湾核电站,而10吨“氦3”聚变所产生的能量可供全国1年能源所需。

同去的同学事后都说,他是被车撞死的,但目击者都说,他们没有听到刹车声,也没听到撞击声。

孩子的父母更难以相信:如果是被撞死的,为什么现场没有刹车痕迹?车也没有倒?

曾顺学是青白江区清泉镇龙洞村人,在太平中学念初三。事情发生在10月28日。曾顺学的母亲刘素珍说,当天是星期五,下午6时过,曾顺学打电话回家,说要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不回家吃饭。没过多久,曾顺学的班主任孙老师的电话就来了,询问曾顺学是否回家。晓得儿子行踪的刘素珍顺口说回来了。晚上8时过,刘素珍拨打儿子的手机,但对方没接。晚9时,孙老师又打电话询问曾顺学是否在家,刘素珍才说儿子还没回来。1小时后,孙老师又来电话说交警队把电话打到了学校,刘隐约觉得没对劲,但对方称晓得去找人。次日凌晨1时,孙老师突然造访,写了一个证明自己找过曾顺学的条子要刘素珍签字,刘急问曾顺学到底出了什么事,对方没有说明。

当天晚上,刘素珍的爱人曾星杰实在睡不着,凌晨3时过爬起来找娃娃。城厢派出所、附近医院都找过,没有找到儿子。29日上午8时过,在旁人的提醒下,他们才在青白江区殡仪馆见到了儿子的尸体。已死去多时的曾顺学眼、耳出血,头部有一个血包,半边脸满是凝固的鲜血。

事后才知道,曾顺学当晚是和同校的王军(化名)等7个同学去的,过生的学生叫王飞(化名),是王军的堂弟,在金堂县城关中学念初中,当天王飞满14岁。宴会在位于青白江十五里村的一家名为“芮家蛇馆”的农家乐举行,曾顺学就死在“芮家蛇馆”外的公路上。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