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政要养犬经:普京爱犬家族兴旺组

2018-06-19 19:49 来源:女性资讯网

我们所定义的出名,说白了就是指一个人被更多的人所认识和了解。而人本身是社会性的动物,人的社会性决定了一个人如果被广泛认识,那他/她可以得到更多的机会。

ayawawa:呵呵,我没有特定的目标,随遇而安。我是无意中被推到这个舞台上的,然后就顺其自然地走。

ayawawa:网络出名没有什么实际效益。代价很大,就是丧失隐私权。我不是心甘情愿的,我是无意的,觉得很倒霉,我说真心话。他们无孔不入地调查你……

记者:你说网络出名没有什么实际效益,很多人觉得你是因为在网络上出名了,才有了在现实中那么多的机会。

ayawawa:哈哈,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真那么容易,他们为什么自己不去做?

性格决定命运。我自己是一个很外向的人,是从小开始,都一直是属于学校里那种焦点人物,当然我也蛮喜欢惹是生非的。

我现实里是做记者的,也做平面模特,认识的媒体圈的人格外多。有时别人会突然说:哇,你就是网上那个很出名的娃娃,但更多的时候,我和网络无关,把我的现实生活和网络联系到一起,是最近才发生的,就是签约mop形象大使,可能以后会更多。

另外,一个人要成为红人,必定有值得炒作的地方,在网络上,当然是体现在图片或者文字上,可以说网络和现实最大的分别也就在此。网络是个很好的舞台,但舞台是给舞蹈家准备的,如果只是贴贴照片,哪怕是裸照,不可能这么红。

记者:木子美、流氓燕,你怎么看她们?你觉得,你跟他们之间的异同点在哪里?

ayawawa:她们大概也都是20多岁,顶多30岁,这个年龄段的人,虽然经历会有所不同,但是人的共性总是大于个性的。可能会偶尔讲一两句话,会被人抓着,大做文章。可是我觉得,她们都是普通人。

无论如何,网络名人并非真正的名人,被炒作的本人得到了超乎想象的知名度,失去了隐私权和平静的生活。但是,不公平的是,不是所有的被关注都可以转化为现实财富。但木子美、流氓燕都是受益者。

我和她们没什么很大不同。可能身份上,她们不是当模特的。我拍照片都是为了工作,她们可能出于其他私人原因。

ayawawa:我爸爸、妈妈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对这些问题,他们看得比较普通一点儿。他们相信,我的女儿不会做坏事。所以基本就放手让我做。

ayawawa说自己的网络生活其实很简单,先打开网页看邮箱,然后打开Mop,然后再打开一个常去的站点,PChome和天涯,最后打开自己的主页,看看有没有人在上面留言然后回复。

又说:“网络上的我和现实中的我没什么特别大的区别,一定要说区别的话,呃,可能在网络上我更容易和人起纠纷吧,现实生活中我一般笑笑就过了。”

但她始终承认,她最大的争议点是“相貌和头脑到底如何”。还是那句名言———比我聪明没我漂亮,比我漂亮没我聪明,我智商145。“这是一个争议点,所以就吵起来了。”

ayawawa:我没觉得啊。只不过平时大家这样讲,讲着讲着,我就觉得,真的是美女,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吼,然后有人会讲,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子。最聪明在逻辑思维,反应力,记忆力。

ayawawa:暂时还没有,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聪明和漂亮都是小概率的,还要同时存在一个人身上,就很难。而且这样的人要生活在同一个地区,同样的生活范围,就更难了。所以我没遇到。

我觉得自己现在顶多能算大半个美女,气质上还有些欠缺。另外,我更希望在美女的基础上做一个才女。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美貌相对更重要一点。这是一个速食的社会。它充满着很多泡沫,人和人之间第一交道首先是以外表切入的。如果外表有什么问题的话,会失去很多机会。一个人至少应该是五官清秀,才可以获得比较多的自信,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种整容医院呢?如果说是内在更重要的话,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提升人内在的东西。

记者:起初发现那么多人在网上骂你的时候,你觉得是自己出了问题还是骂你的人有毛病?

ayawawa:开始以为自己出了问题,后来才发现是骂人的人有毛病。我一开始贴照片,其实是看别人贴自己才贴的。结果一伙人跑来骂我爱出风头,我就很奇怪,看其他人的帖子,没有这种现象啊,都是相互在BT,当时觉得自己很受排挤,莫名其妙。后来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也被他们骂,骂的话都一模一样,才恍然大悟,可能是我长得还不错的缘故。

ayawawa:我早就不生气了,哈哈,好玩啊。这样的人每天有上千个,你看我做什么了么?没有。只是很偶尔地调侃一下。

ayawawa:以前会争吵,现在会沉默。终于明白,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什么事情,不明白其中原委的的人总是看客中的绝大多数,而正是这绝大多数人推动着事情的发展。所以没必要去计较这些,况且我现在不是学生了,没那么多时间。

记者:那些说“哦,你原来就是网上很有名的娃娃”的那些人,就是把你对上号的人,他们对你的态度有改变吗?

ayawawa:不会,很少有人把网络和现实混淆吧,绝大多数也只是知道一点概况,不太了解。喜欢我的会更喜欢。但在网上,哪怕是一个口误,他们可以骂你几百楼。

最后,ayawawa说,她今年年底会推出自己的新书。内容是以她在异乡漂泊的一个女孩子的身份写一些所见所闻,穿插一些城市的风土人情,是以女孩子为主线的一篇小说。主线是虚构的,但情节是真实的活。接下来她可能会接拍一部电影。

爱好:我喜欢看书,什么书都看一点儿。中学时喜欢看心理学的书,一开始看的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引论》、《性学三论》,还有马斯洛的书。

大学专业:法律。在这样的社会里,懂法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我有的时候经常会被侵权,有的时候放到应召网站上,或者是做成人用品的广告,我至少会懂得怎么使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工作:在报社、杂志社兼职,半自由状态的撰稿人,也会拍一些广告,做平面模特。有的时候会做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像帮人做一些广告发布。

性格:很外向。优点是很直率,很真诚。缺点也出在这方面,太直率很多人会受不了。

“这好像是三四年前我混一个小BBS时候用的签名档。mop上的人顺藤摸瓜给摸出来的。后来我肯定还在其他场合说过。但是这个是最早的出处。145……我也忘了,真忘了……多半是吵架的时候说出来的。这句话没有否定什么人,比我漂亮的也可以说,比我聪明的也可以说。只是我第一个说这个话而已。”

本报讯(记者李立志)火车上四人一间软卧包厢,如果只有一位单身女性,或者只有一位单身男性,一个包厢就那么一点空间,磕着碰着,是不是性骚扰?碰上这样的尴尬,你会怎么办?昨日,刚从桂林回来的王小姐就碰到这样的事情。“铁路部门可不可以按性别设立软卧包间?”记者采访时,不少人都提出这样的问题。

“再也不一个人坐软卧了,宁愿坐硬座。”昨日,刚从桂林开完一个学术会议回来的王小姐一回到单位就大吐苦水。

王小姐开完会后买了一张软卧,正好是第二天早上到广州,心想在车上倒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当她从列车员手中拿到牌,找到包厢时才发现,包厢内其他3个旅客都是大男人。开始时,她在门口的凳子上坐了很久,找列车员想换一个床位,偏偏那天就是调不出床位来。结果,整整一晚上都干坐在位置上,连外套都不敢脱,包厢的门也不敢关紧。其实三位男士也不是坏人,但总觉得有点尴尬。而且其他三人也觉得难堪,说话不敢大声,有位男士把烟拿出来又放进去,不知道是抽好还是不抽好。

一位经常坐火车出差的王先生也说:“硬卧车厢好点,因为都是开放式的,但是软卧包间门一关,心理感觉不一样。”

王小姐说,买火车票能不能也像买飞机票一样,进行实名售票,对购买软卧车票的旅客作相应调查登记呢?这样,就可尽量避免将陌生的男女旅客共处一室,减少性别尴尬甚至性侵犯的几率。“国外地铁有女性车厢,火车上是不是也可设立女性包间或者是个人包间,以适合那些单身旅客呢?”

王小姐说,要是真的碰上想占便宜的,那该怎么办?针对列车包厢的另类骚扰,记者采访了广铁集团衡阳乘警支队的跟车乘警。据他介绍,包厢的确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安全,另一个就是类似这样的“尴尬事”。

该乘警表示,现在只要有钱就可购买软卧票,难免造成包厢旅客素质良莠不齐,而且包厢门一关,服务员又不能随便打扰旅客,难免给一些素质低下的旅客有可乘之机。即使没有安全问题,但是一女和三男在一间,或者三女一男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的确不舒服。旅客遇到类似问题,可以向列车员提出调整,只要条件允许,列车员都会帮助调整。

至于能否按性别分配包间,铁路有关人士表示:“目前铁路部门尚未有过类似考虑。”因为乘火车的人太多,售票验票的时间在目前情况还没有更好的保障办法,所以很难实行实名制。另外,火车还有中途上下客的情况,如有男乘客中途下车,又上来一女乘客怎么办呢?不过,从人性化服务的角度来说,并不排除个人包间、女性包间甚至是家庭包间的可能性。

前日,深圳大学发出一则公告,要求全校师生进出校门必须携带该校证件,从11月23日起谢绝出租车入校,非本校车辆进校必须登记……

学校突然加强校园门卫管理的种种措施引起了学生和市民的关注。有学生称上述举措出台,是因上周五晚,该校一名女学生在校内被一混进校内的男子袭击受伤。该男子事前躲在校内荔枝林中,对被袭女生意图不轨。

“这事其实校内已经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说,上周五晚10时许,该校一名师范学院女学生上完自习,从校园文科楼步行回宿舍。为了尽快赶回宿舍,她抄小路经过科技楼下面的一片荔枝林,就在这时她突然被人袭击。

“是这个女孩子的叫声引起了附近同学和保安的注意。”当时在场的一名目击者说。女学生被人袭击后曾大声反抗呼叫,叫声引来了附近文科楼中航物业管理三名工作人员和三名路过的男同学。事后才知道,这三名男生是该校信息工程学院和工程技术学院研究生和本科生。当他们赶到现场时,被袭击女学生已经受伤晕倒,而袭击她的歹徒已经逃跑。

赶到的工作人员和学生立刻叫来校医,将受伤女学生送到校医室处理。因女学生头部等全身多处受伤,校医和工作人员随后将她送到市第六人民医院(南山医院)治疗。

校园保卫处获悉后立刻封闭了事发地附近所有出口,分析后初步确定歹徒仍在校园内西北区的荔枝林内。保卫处人员立刻对上述地区进行搜查,终于在一个高约1米的草丛中找到了趴在地上的歹徒。“他当时立刻跳起来逃跑,但很快就被校园保安抓住。”

记者随后联系深圳大学,该校有关人员调查后证实确有此事,事发经过基本与上述说法一致。但对于受伤女学生的班级、姓名,该校拒绝透露。

校方介绍,歹徒为校外人员,身穿西装、打着领带,“不像一个游荡者”。他们已将该男子移送给南山警方。虽然多名目击者称歹徒袭击女学生是意图不轨,但学校和警方表示目前对其作案原因还在调查,警方目前初步排除其为财动手的可能。

记者随后从医院了解到,受伤女学生姓钟,今年20岁,虽然头部受到猛烈撞击,但经过治疗伤情稳定,目前已经清醒,正接受治疗。校方介绍,事发后该学生的同乡、同学、师范学院领导、系主任、班主任、辅导员都到医院照顾她。该校章校长和师院党委书记等部门负责人周六上午也去医院探望受伤同学。

章校长表示学校承担这次事件的责任,将竭尽全力,保障学生身心康复,并要求周到接待和宽慰受伤同学亲属。

19日上午和21日上午,学校又分别召开了关于加强校园安全保卫的专题办公会议,要求立即在事发地段科技楼、文科楼周边尚未装路灯的路段装上路灯;全校师生随身携带证件,校园门岗对进出校门的人员有权检查证件,对无证无由人员谢绝进入。对进入校园的车辆加强查验,非持有校园出入证的车辆,必须履行登记手续。对出租车,乘客必须是本校教工方能进校。

由于校园面积较大,学校还要求加强校园保安实行分区治安管理,对校园治安重点部位,特别是杜鹃山、荔枝林等处设置岗亭。针对歹徒选择草丛等治安死角藏身,对校园荔枝林等地加强巡逻,清除杂草灌木,并分期分批装上庭园灯。

该校表示上述事件是突发情况,学校方面已经加强对校园安全的管理,同时呼吁全校师生注意安全。一旦遇到危险情况,及时向校内保安和警方反映。

市民张先生住在深圳大学附近,因为校园环境优美,他经常到校园里散步,但前日他突然进不去了。“校园门口保安以往很少拦我的,但现在因为我不是校内职工,也不是学生,进学校也不是因为公事,所以他谢绝我入校。”

学校门卫突然“从严”也让一些学生觉得不适应。昨日上午,记者在该校门口发现学生进出校门时,都要向保安出示学生证等证件。

“从明天开始,进校门出示证件就要正式执行了。”在校学生小王说,以往进出校门都比较随意,但这几天学校已经要求在校师生进学校要出示证件。“为这事,学校还专门发了公告。”小王说。

29岁被告李鸿发,中等身材,昨日出庭时身穿灰色恤衫及外套,架上眼镜,由当值律师代表,答辩时则以低声表示不认罪。裁判官简达仁将案件押后至下月13日进行审前聆讯,他下令被告以1000元现金担保,下次聆讯前不准到香港大学。

被告被控游荡导致他人担心罪及盗窃罪。游荡罪指今年5月23日,被告在港大纽鲁诗楼2楼女厕游荡,导致女事主担心自身安全及利益。盗窃罪则指被告同日在港大图书馆外被搜出41件物品,种类繁多,衣服有女装校服、胸围、女装内裤及男女装裤、鞋;电子用品有针孔摄录机、数码相机及液晶显示器等;另有两张香港大学学生证;其它日用品包括卫生巾及电池等。据悉,被告被捕时戴了胸围。

案发地点纽鲁诗楼位于港大本部校园中心,邻近大学图书馆。大楼内设有房地产及建设系、建筑学院及心理学院的办公室,建筑系设于2至4楼。据一些港大旧生说,纽鲁诗楼的大楼设计曾获奖,但楼层的通道有不少暗处,不熟悉的人很易迷路。大楼内尤其是建筑系的工作室不时发生失窃事件,地库停车场曾发生游荡案。

年仅13岁、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农村少女小嘉(化名),竟意外生下一个男婴!任凭家人苦劝,她却执意跟着那个被父亲指控为“强奸幼女”的男人,她说自己没脸回家。

孩子的父亲,28岁的农村青年阿林(化名)面对指责,一再声称双方是你情我愿,根本不是强奸。事实上,他对所谓强奸未成年幼女一无所知。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