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战场养伤胜过病床 亚锦赛遇韩流小心翻船

2018-08-01 06:47 来源:女性资讯网

“用的材料不一样,你要觉得贵,价格咱们可以再商量。”那位负责人有些漫不经心地说。然后,递给记者一份宣传单,记者看到上面写着这样的话:“本院根据现代美学、专业文刺技术和人相学,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独创了“财运眉”。其美容的绣料,由多种纯天然植物精华萃取……令您的双眉栩栩如生。”

然而,记者表示想看一下美容院的医疗美容手续时,那位负责人不悦地说:“这种眉我文了上百个了,不会有问题的。”当记者坚持先看手续再决定是否做手术时,那位负责人冷冷地说:“我以前在广州开美容院,刚搬到这边,手续都在那边呢……”

省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祁峰告诉记者,文眉手术实质上是一种创伤性皮肤着色术,它是用文刺器械将颜料植染于皮肤组织内,形成长期不褪色的新眉形,而且眉形要根据人的脸形和肤质进行设计。所以,一个“财运眉”不可能成为万能眉,人人适用。此外,文眉时会刺破皮肤流血,因此卫生部门对文刺器械的消毒有着严格的规定,而一些美容院根本对器械不消毒,或仅用传统的酒精消毒,而酒精消毒对乙型肝炎病毒、艾滋病病毒等根本无杀灭作用,所以极易造成交叉感染。他提醒市民,不要被小美容院造“财运眉”等“吉相”忽悠了,要看是否有相应的从业资质、卫生消毒条件是否具备。

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董鸿扬认为,现在人人想发财,想事业有成,但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有一些困惑。这时,有些人不在自己工作能力、敬业勤奋程度上找原因,而是听信算命先生胡说八道,错误地认为是自己的“相”长得不吉利,试图通过整容改变命运。一个人的容貌或许能给人带来一定的自信,但这只是工作、生活上的润滑剂,不要老想着通过改变面相来改变命运,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我国民间有给人“看相”的迷信活动,认为一个人的命运、财气取决于其容貌……现在,社会上有不少人很迷信这一套。其实仔细想想,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试想,如果这一套荒唐的说法灵验的话,那么,那些高官显贵、大款大腕的脸,岂不是要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此外,一些心理学研究者认为,自然才是美,为求“吉相”而整容是一种心理不健康的极端行为,既浪费钱财,又无端遭受皮肉之苦。说穿了,所谓“相”的好坏是人的潜意识在作怪,绝对没有科学依据。

日前,北外女生性调查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记者的采访逐步掀开了这些焦点事件的外衣。最奇怪的是,一边是教育部取消了大学生禁止结婚的禁令,一边是对于处女率的关注度如此之高。套个最恶俗的说法,这还真是一道“风景”。一个具有多年传统父权思想的国度已经开始了变化,而最应该走在时代前面的大学生们,倒颇有了点文化保守主义的样子。本来应该是法律规定走在风俗转变之后,由社会文化的变迁来改变相关规定。这下倒好,整个事情被颠倒过来了。女生对处女排行榜的反击和调查却从另一角度默认了传统父权思想的合理性,在女性争取自由追求独立甚至女权主义盛行的今天,这实在令人玩味。

北外女生性调查的始作俑者———何敏(化名),北京外语学院新闻系大三本科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虽然此次调查在网络被演绎得轰轰烈烈,但是这个性调查在“母校”北外却并没有引起如此大的轰动。记者试图通过北外的朋友联系上她,做个采访,但是由于校区和考试等原因,没能通话。该朋友告诉记者,在北京很多大学里的社团或是学生会都会做这种类型的调查,只是这次被渲染有些漫无边际了。

“这些事矛头直指北外女生的性状态。我不否认大学女生性行为的存在,但那绝对是很小一部分。而社会的评论和传媒的报道,给我最分明的感受是,我们大学女生这个群体已经被妖魔化,这太不公平了。”新闻系大三本科生何敏说。从认识何敏的校友嘴里,记者对其也有了个大概了解。据北京外语学院的一位同学介绍,何敏在学校是个很普通的女孩,不管是着装还是言行,即使这次做了这个调查,她也还是她,没有因为这个而出名或是改变。何敏说话语速很快,是那种很干练的女孩,文字水平很不错。她有着自己的博客,平时喜欢在上面写点东西。在学校做此调查期间,她就经常在博客上写自己的言论,很多同学跟帖。

媒体报道说,最近,有好事者在网上爆炒“高校处女排行榜”。该榜对北京各大高校包括民办高校的处女率进行了排行,引来一片骂声,在该排行榜上,北京外国语大学被以“15.86%处女率远远排在榜尾”。出于对女大学生“妖魔化”的反击,北外的几名女学生针对该校女生的性行为作了一次实实在在的调查,结果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大学期间的性行为率仅为11.5%。”。

■“北京外国语大学女生大学期间的性行为率仅为11.5%。”一份由北外女生自发组织的性调查结果,通过校内报刊发放到北外几乎所有的女生宿舍和部分男生宿舍。

■调查小组称:此次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对此前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处女率15.86%”的坚定回击。12月9日中午,北京外国语大学,一位女生向记者递上一份发皱的报纸。报纸有两页,报头是隶书体的几个大字:“107调查”。该报由北外英语学院新闻系主办。给记者报纸的女生姓陈,刚上大一。她打开报纸,5版和6版就是记者向她询问的“北外女生性调查结果”。“这个调查影响蛮大的,我们都看了,我们寝室还说过这事。”她说。

记者仔细阅读了《107调查》的11月号。在这期报纸上,那篇题为《北外女生性调查》的文章长达两个版,在文章中,作者列出以互联网为主的媒体涉及北外女生的一些报道和帖子———

2004年7月9日,“北外女生”罗卡娜杀死同宿舍女生。在这一让“北外女生”声名大振的杀人案中,媒体称:罗卡娜的杀人动机在于:她(罗卡娜)认为,李春霞(被害人)向房东汇报了“自己曾经带男孩子回来住”的情况。

网络四处转载的处女排行榜上赫然写着:大学毕业女生处女率,北京外国语大学15.86%。大四本科处女率,北京外国语大学26%。名为“北外女生的夜生活”的文字在网络上流传,文中以第一人称讲述一名北外女生在三里屯酒吧从事三陪工作的生活状态。

“这些事矛头直指北外女生的性状态。我不否认大学女生性行为的存在,但那绝对是很小一部分。而社会的评论和传媒的报道,给我最分明的感受是,我们大学女生这个群体已经被妖魔化,这太不公平了。”新闻系大三本科生何敏说,她是这次北外女生性调查的发起者。

出于对女大学生“妖魔化”的反击,她和几位同学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北外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整个女生群体的性调查,摸清真实的“性状态”,拿到客观、真实的数据。

“这是我们系的学生最近做的一期调查,关于性的部分有些敏感,但我觉得学生们做的事还是很有意义的。”

王士宇,北外英语学院新闻系青年教师,是《107调查》的辅导老师。他介绍,《107调查》是由他倡议创办的一份新闻系所属的学生报纸,不定期出刊,从去年开创到现在只出了3期,主要刊登新闻系学生采写的调查性报道,为在校学生提供新闻实践平台。北外女生性调查,就刊登在《107调查》上。

王士宇透露,性调查的选题是由几个女生提出来的。他对调查问卷的设计提出了修改意见:“我要把关的,主要是一些问题的尺度,具体的事是学生做的。”

11月16日中午,《107调查》的成员召开选题会,何敏抛出了“北外女生性调查”选题,参与会议的所有人都同意做这个选题。选题敲定的同时,何敏也确定了包括她在内的6名调查小组成员,其他5人均是她的同班同学,何称她们是“6个处女”。

在接下来的3天时间里,6人调查小组就问题的设置进行了讨论,经反复斟酌,她们初步确定了13个问题。这些问题各有侧重,分别围绕“北外女生整体性状态的印象”、“北外女生的性知识掌握程度及相关问题”、“北外女生的性态度”三个方面设置。调查小组印制了800份问卷。

何敏说,考虑到“性”的话题比较敏感,可能会涉及到被调查人的隐私,她们将问卷一一装入信封。

“我们这样做,也是希望让受调查的人没有顾忌,给出最真实的答案。”何说。

11月23日、24日21时,在学生结束晚间课程后,包括调查小组成员在内的8名学生开始在全校范围内所有女生宿舍发放问卷。据介绍,北外现有在校学生6000余人,男女生比率接近1比2。发放到女生手中的调查问卷共600余份。

“发完一个楼层后,我们立即返回去收上一个楼层的问卷,中间有五六分钟,足够填完这份问卷。”何敏说,正是这种调查方式,保证了问卷的高回收率。发出去了600份问卷,回收的有效问卷有461份,回收率接近八成。

11月25日,回收的调查问卷被分发统计。次日晚上,调查小组汇总统计数据。

11月底,调查小组共同撰写出近6000字的《北外女生性调查》报告。本月初,这一调查报告被图文并茂地刊登在《107调查》的11月号上。

北外女生大学期间性行为率到底为多少?调查数据表明,在全部459名受访者(有两人未给出此项答案)中,大学期间已经发生性行为的有53人,而未发生性行为的有406人,发生性行为的比例仅为11.5%。

而从不同年级来看,其中大二女生为3.8%,大三女生为7.9%,大四女生最高,为24.8%。

虽然得出的结论澄清了网上的一些不实传言,同时也部分解决了自己心里的疑惑,但是何敏她们也从调查中发现了存在于女大学生中间的一些问题。

在看到相当一部分研究生表示自己毫无性知识的时候,何敏觉得不可思议:“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性居然对性知识一片空白,难道她们还要像她们的父辈、祖辈以及更早的前人那样要靠摸索,要‘顺其自然’吗?”

针对此次性调查一事,北外党委宣传部部长杨建国表示,学校对于学生的此类社会实践一向是持鼓励和支持态度的。“这次学生们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严肃的态度进行调查,回击社会上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不良说法,应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高校是否也应加强性教育?杨建国对此持肯定态度,但他认为等到上大学时再加强性教育,时间上已经有些晚了,“这些应该在中小学进行”。据他介绍,北外有个心理学会,可免费向学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就在上周三,心理学会还专门组织了一场“给未来的丈夫和妻子”的性知识讲座,有近300名学生参加。

中央民族大学一位女教授指出,社会上某些别有用心的组织和个人,在网上不负责任地传播低俗文化,他们哗众取宠的心理造成了女大学生受伤害。一位社会学家也表示,包括少数网民在内的社会公众,欣赏水准低下、猎奇心理严重、阅读嗜好偏僻生冷,导致针对女大学生的负面报道加速蔓延和扩散。他说,不要用猎奇的心理看待女大学生。

我觉得,人们对女大学生认识片面。不否认也有那种喜欢和网友鬼混的类型,但绝对不是主流,主流中的大学生其实很天真,并不是一群妖魔鬼怪,不像媒体描绘那样,除了自杀的、打架的,就是卖淫的。这些猎奇性质的文章,让人以为是全部。这么做能说明什么呢?她们是想用这个数据来说———我们只有11%的人有性行为,我们其他人很纯洁,有的连性是什么都不知道?做这种标榜有意义吗?如果她想反对那些说女大学生滥交的,11%和88%有什么区别?有就是有,也没有谁去批判,要批判的人你可以单独和他聊,问问他凭什么批判之类。这种调查很无聊。

本报1月7日讯(记者周辉)今天中午,记者在网上遇到了一位网名为“租个男友回家过年”的网友。为了在春节回家过年的7天时间里应付父母,这名网友想以5000元的价格租个男友。

这名网友告诉记者,她今年27岁,在本市一家合资企业干会计,虽然事业有成,但终身大事却一直没有着落。她这样做就是给父母“交差”,同时也是尽自己的一份孝心。

本报讯(记者袁泉)1月6日16时20分,在榆陶公路19公里处,一辆蓝色跑车与一辆吉普车正面相撞,两车内乘客2死7伤。

在榆树市中医院的病房内,跑车内一位乘客正接受治疗,他说,当时他和4位朋友驾驶跑车从榆树市开往五棵树方向,当时他坐在后排座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就开上了逆向车道,被迎面开来的吉普车拦腰撞翻。车内五人中年纪最大的24岁,最小的17岁,就是当场死亡的司机。

随后记者联系到当地交警部门,据处理现场的民警介绍,根据调查,初步判断事故主要责任在跑车一方,当时双方车速都比较快,跑车司机走神突然开上逆行车道,迎面和吉普车相撞,酿成事故。

本报讯(记者舒涓)市民肖先生昨天中午向本报投诉,说在某饭店里吃牛柳居然吃出安全套胶圈!

饭店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该胶圈是在厨房炒菜的时候就出现的,那经过高温应该是卷曲变形的,他们对该胶圈的来源持怀疑态度。但是饭店希望和气生财,所以他们有诚意向肖先生和他的朋友道歉,如果肖先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以确保身体没事,也可以提出来。

肖先生的朋友表示,“如果这个安全套是用过的,如果它带了艾滋、梅毒什么的病毒,那简直是太可怕了。”

本报讯(东亚记者周景超)提起狗很多人会说出它“忠诚”、“可靠”、“敏锐”等很多特性,但是您听过企业专门招聘属狗员工的事儿吗?7日,在长春某报纸上,一家猎头公司就打出了年薪20万“招聘属狗”人才的广告。

今年读大四的小刘因为面临就业,经常到一些招聘网站填写求职简历,并且看报纸寻找就业机会。7日,长春某报纸上刊出的一则招聘广告则让她觉得很不公平。小刘说,该公司打出年薪20万招聘属狗的员工,自己本来也想挑战一下这个岗位,但因为属相的原因只好放弃。记者看到了这则奇怪的招聘广告:“招聘属狗的猎手。猎狗情谊无价,诚实、守信、速度、质量,只要您属相符合,只管应征,年薪20万。”

为了解公司只招属狗员工的原因,记者找到了刊出这则广告的吉林江山猎头公司。“属狗人品符合我们的企业文化,公司的标识就是猎狗,热情、诚实、守信、速度、质量都是企业的追求,也希望所有员工都像猎狗一样,敏锐和忠诚、可靠。”该公司的总经理董政民这样解释说。董政民认为,猎狗的优点是敏锐和忠诚、可靠,正是企业发展所追求的。公司的企业文化也崇尚狗的素养和精神。“我们用人更注重人才本身的品格,相信应聘者的属相和他的品格、能力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董政民说,他自己本身就是属狗,他相信属狗员工的品质,但肯定不是公司搞封建迷信。

“现在已经有20多名应聘者来公司面试了,大多都是1982年生人的。网上应聘填简历的就更多了,他们还是非常期望到公司工作的。”董政民说,由于公司属于猎头公司,这次招聘人才专职兼职都可以。

对于这种“属相招聘”,一些求职者是怎么样看的呢?“这是不是也算就业歧视啊?我们属鸡的就不能应聘了,这不公平。”正在找工作的小李表示,只要应聘者能够胜任工作岗位,限制属相有点不尊重人才。

来该公司应聘的小张则表示,她就属狗,她个人觉得同一属性的同事在一起共事更容易相处些。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针对企业不同的岗位需要,用人单位可以因“岗”而异,在招聘员工时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但是明确表示只聘用某个属相的人,这显然对于其他属相的应聘者来说是不平等的,有歧视的嫌疑,违背了《劳动法》精神。但由于市场经济的影响和目前就业形势的压力,导致就业供求双方地位不对称,因此个别企业才打出了苛刻的招聘条件。

本报讯(记者刘玉萍)2005年12月31日晚,长春净月潭旅游经济开发区锦绣东南小区一车库内,一对中年男女被人发现半裸相拥死在奥迪轿车内。据警方确认,男性死者为中日联谊医院三部的副院长陈某,53岁,女性死者为某医院护士,44岁。

医生提醒:冬季在车库内发动汽车或开动车内空调后在车内睡着,可能引起尾气中毒。因为汽车尾气中含一氧化碳4%至8%,一20马力的汽车发动机一分钟内可产生28升一氧化碳。

核心提示:日前,一个叫做“杀人游戏”的群体性娱乐活动在国内很多城市的年轻人中间悄然流行开来。“杀人游戏”,又称PK(Police&Killer)游戏,译成中文为“警匪游戏”,据有关人士称,全国大约有100万人接触过该游戏,其中大部分为学生和白领。2005年12月24日,郑州市第一家专业经营该游戏的俱乐部成立,而据记者了解,在俱乐部成立前,已有相当数量的玩家在私下里尝试过这款游戏。由于名称极具暴力色彩,该游戏在济南、重庆等地出现时曾引发一定争议。这款游戏究竟有什么魔力,它代表的是一种什么价值取向?1月4日和5日,《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走进郑州“警匪游戏”俱乐部进行了采访。

1月4日21时,记者如约来到经三路上的这家俱乐部。出人意料的是,它位于一个居民小院深处,由于是从18时才开始营业,门口并没有太多的人流。俱乐部外表也并不张扬,没有像济南、重庆等城市的俱乐部一样直接打出“杀人游戏”的耸人招牌,只写着“警匪游戏”4个字,因此,一个没玩过杀人游戏的人很难区分这是一家酒吧还是别的娱乐场所。

走进俱乐部大厅,感觉与KTV歌厅十分相似,工作人员穿戴整齐,门口写着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室内通着暖气,装修豪华,470平方米的俱乐部被分为8个游戏包房以及餐厅,并有专门的服务员协助会员登记、选择包房。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歌厅嘈杂的环境和太大的吵闹声,只有走到包房的门口,才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人的说话声:“天黑请闭眼!杀手请睁眼……”大厅一侧墙上的电子屏在不停闪动,显示着包房内的玩家名称。来这里玩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办卡,再给自己起一个ID名字,作为代号,然后才能开始游戏。

据该俱乐部的负责人杨树(化名)介绍,杀人游戏是一项需要8个以上参与者的集体娱乐活动,玩法并不复杂。以8人为例,游戏中人的身份分为3种,4人为平民,2人为杀手,2人为警察。每局开始前,参与者摸取身份牌,游戏开始后,杀手每轮杀掉一个人,警察和平民则需指认出谁是杀手,通过投票将其推出,游戏以杀手或警察淘汰掉全部对手为胜。

记者办了一张卡,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入一个游戏包房。里面共有16个座位,十分紧凑,一位衣着整齐的女服务员作为游戏中的“法官”,坐在包房内长桌的前端,通过一台电脑控制游戏的进程,8位白领模样的男女分坐四周,表情悠闲。“准备好了吗?游戏开始。天黑请闭眼。”“法官”手持麦克风说。所有的人立刻把放在面前的面罩拿起来,戴在脸上。“杀手请睁眼。”握有杀手牌的两个玩家放下面罩,谋杀了一个闭眼者,随即戴上面罩。下一环节警察睁眼,通过知晓一切的法官验证一个闭眼者的身份,然后闭眼。“天亮了,请大家睁眼。”所有参与者放下面罩,法官首先宣布“昨夜”被杀者,然后由被杀者开始,每个人依次发言,推断凶手,最后投票将其推出游戏。接下来又是下一次“天黑请闭眼”。

“我怎么会是匪(杀手)呢?你们凭什么说我是匪?我看说我是匪的才是匪……”记者对面一位被怀疑为杀手的女玩家慷慨陈词,舌辩功夫令人刮目,3位“平民”顺着女玩家的话投了另一玩家的票,将其淘汰,结果一出来却令人大跌眼镜,淘汰的是警察,而该女玩家正是杀手……

普通人听说杀人游戏,很容易联想起几年前王志文主演的一部恐怖片《天黑请闭眼》,里面接连死亡的几位主人公的共同爱好就是玩杀人游戏。这让不少人对杀人游戏没有什么好感。而事实上,一些杀人游戏俱乐部出现时,出于商业目的也刻意地营造着与恐怖电影类似的气氛。

据了解,杀人游戏是在1999年由归国的留学生传回国内并在多个城市流传开的,本是聚会者饭后休闲消遣的方式,随着参与者的增多,一些专业的游戏俱乐部在不少城市出现,但它们的面目却往往十分耸人听闻。济南和重庆街头的一些俱乐部直接以“杀人游戏”做招牌,让过往行人触目惊心,以为是什么暴力色彩特别浓厚的游戏。而为了追求游戏时的“逼真效果”,一些俱乐部还在包房内悬挂恐怖图片,播放恐怖音乐,并有专业干冰器在室内放雾,制造气氛。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