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两次失利如出一辙 输球原因是防守而非扣将

2018-06-19 19:04 来源:女性资讯网

刘春樵的妻子对丈夫的决定一向遵从,丈夫决定摆茶摊,她就去准备桌椅板凳。老太太至今寡言少语,问多了,她就轻轻叹口气,“跟着他,我也没享到什么福”。

刘春樵的凉茶很简单,分为凉白开和凉茶水,两分一杯。摆茶摊要一直坐在那里不动,刘春樵不习惯,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妻子,妻子有事时才去替换。守摊时,刘春樵就安安静静地坐在茶摊后,也不吆喝,喝茶的人喝完一杯,放下几枚硬币,他就捡起来收好。

当时,刘春樵的茶摊一个月能收入将近50块钱,而成本也就几块钱。对于刘春樵来说,摆茶摊的最大目的达到了。

镇中学旁边小店里的一位老人回忆说,刘春樵摆茶摊时,大家也就不觉得他是大官了。

昔日的大官摆茶摊,但镇里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新鲜事,“在当时我们看来,老刘是个大官,但是好像又本来就是镇上的一个人,他摆茶摊,我们渴了就去喝。”当时镇中学的校长赵昌协回忆说。

或许镇里的人早就已经对刘春樵“不合常规”的举动熟悉了。在镇里人的记忆里,刘春樵一直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官。

上世纪70年代任《湖南日报》常德记者站站长的田正校记得,“文革”中各地粮食浮夸风盛行时时,中央和湖南的报社到蔡家岗采访报道,有记者提出,希望刘春樵把粮食产量报高一些。刘春樵断然拒绝,“高一两都不行,高报一两,我们少吃一两”。“在他看来,肚子吃饱是最重要的。”镇中学校长赵昌协说。刘春樵也很自豪的说,整个六七十年代,蔡家岗没有饿死一个人,还借了几千斤粮食给周边乡镇。

镇中学当时一名年轻教师朱新民的父亲被国民党拉壮丁,去了台湾。“文革”中,表现优异的朱新民提出入党,却屡次不获允许。最后刘春樵了解了朱新民的表现后给教育部门做了工作,终于批准了朱的入党申请。朱新民至今对刘春樵当时的一句话心存感激,“跑到台湾去的,也不一定是坏人”。

2003年,刘春樵突患脑血栓,留下了偏瘫的毛病。如今刘春樵行动不便,家里总摆着一付拐杖一付轮椅,“我偏瘫了,又白内障,不能摆摊了,只能在家自己喝凉茶”。

刘春樵不卖凉茶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可能在于经济紧张问题已经解决了。3个子女都已工作成家,省里又逐渐给他涨了退休工资,如今他每月有3000元左右的退休金。“摆茶摊主要是为了挣点钱,现在已经不用了”。

刘春樵3个子女如今的工作都不错,大儿子在常德市电力局,女儿在长沙市税务局,小儿子在蔡家岗财税所。刘春樵坦承,当年没给孩子什么照顾,还有一个女儿因病医治不及时去世,很是痛心,退休后觉得很有些对不住孩子。

从2004年底开始,平静了多年的刘春樵被湖南当地媒体再次关注,湖南和常德市有关方面已经组织力量,配合党员先进性教育,准备于近期推出关于刘春樵事迹的书籍,名字已经拟为“布衣刘春樵”。

刘春樵如今坐在“草窝”里,行动不便,他摸索着找茶缸的右手,苍老得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一个真实的刘春樵。

“草窝”正对面的墙壁上,悬挂着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毛致用2004年看望刘春樵的大幅彩色照片,照片上刘春樵穿着旧军装,笑得眯起了双眼;草窝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两排共17张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奖状,其中的大部分已经掉色黯淡。

刘春樵就每日安静地端坐在照片和奖状之间,抛却两边墙壁上近半个世纪的记忆,坐在“草窝”中的刘春樵就和每一个老有所养的老人一样,看不出任何区别。

华夏经纬网8月4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在台湾“行政院”宣布同意开放台湾飞机飞越大陆空域之后,美国国务院简短重申,鼓励两岸对话与交流。

据了解,“行政院长”谢长廷昨天宣布,同意开放台湾飞机飞越大陆空域,也希望大陆同意业者的申请。此外,“行政院”将同意两岸同步协商货运包机以及客运包机等特殊需求的包机事宜。对于这个发展,美国国务院并没有特别的评论,只重申鼓励两岸增加接触的立场。美国国务院说,越多的经贸以及人员交流,两岸双方都可以受益,美国一再鼓励对话以及大陆台湾互动,这有助于降低台海的紧张关系。

核心提示:对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医疗改革不成功”的最新报告,作为一个基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主管医政的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告诉《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他觉得该结论有失偏颇。“我认为应该用‘未达到预期目标’更为公平和中肯”。同时他表示,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一个大病患者拖垮一个家庭,甚至拖垮亲友的例子,并不罕见。“这种现实状态,就很难体现医疗保障制度的公平性”。河南省人大代表王志余建议,我国是否可实行全民医保。

“我认为应该用‘未达到预期目标’更为公平和中肯。”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对《郑州晚报》记者如是说,他觉得此次报告结论有失偏颇。

“我不赞成改革是不成功的说法,但是我认为中国的医改是不彻底的。”河南省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周正认为在,国家一定要在建立全民公费医疗的公立医院之外,让私营医院应该遍地开花,只有市场竞争才能优胜劣汰的道理颠扑不灭。“改革了这么多年,我们郑州市公立医院哪一所是真正的全部走市场经济路子的,哪一所是真正的能让大多数人花很少钱就可以看病的公立医院,都没有。”

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说,在医疗改革之初,国家定想“通过改革,使患者以最低廉的价格享受最优质的服务”。目标的本身意向是好的,但这一目标却与市场经济时代的现行医疗体制存在着矛盾,因而不可能完全达到目的。此外,通过多年的医改,老百姓并非没有受惠——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病人选择医生、医院的软硬件等各个层次都在逐渐缩小着与国外的差距,这个成就是不可否认的。基层医疗服务的力量也在不断加强,遍布城市社区的医疗服务站,和农村正在加快建设的乡镇示范卫生院,都是为了给群众看病提供更为方便快捷的条件。“抛开这些不谈,就本市来说,政府对低保人群和流浪乞讨人员的就医保障、农村合作医疗试点的推广,都是多年医改取得的显著成绩。”

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说,国家为了遏制大处方、拿回扣等医疗腐败问题,相应出台了药品集中招标制度。但从目前运行的状况来看,最终的结果已经远远背离的初衷。王志余认为,药品集中招标制度,正是导致药价降不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药品招标制度,在药品生产企业和医院之间人为增加了许多中间环节”,王志余说,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过程中,作为中介机构的招标公司本身就要取费,而招标公司又规定药厂不可参与投标,药品经销商参与投标,就使药品的流通白白增加了4、5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要扣下一层利润,药价怎么可能真正地降下来?“

7月13日至15日,在国务院纠风办与9省、市纠风办和卫生厅(局)有关负责人会聚郑州召开座谈会上也明确指出,药价虚高的重要原因是国家定价部门对药品出厂时的价格核定水分太大。如某制药厂生产的抗病毒类白介素冻干粉剂,出厂价仅为3.5元,而国家为其核定的零售价却为70元。武汉某制药厂生产的注射用更昔洛韦,出厂价仅为5.8元,而国家为其核定的零售价为218元。王志余说,医院临床用药是最末端的一个环节,而在研制、生产、销售这些环节,已经将药价大大提高了,一些不正之风很隐蔽。医院即使按照低于国家规定的标准顺加作价,药价仍然很高,而广大患者直接面对的是医院,所以患者认为药价虚高就是医院造成的。

许多病人之所以不能就医,除了医疗费用增长速度快之外,一是与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老百姓自身积蓄薄弱有关,二是国家现行的医保制度不健全。“王教授说,目前医保的漏洞也很多,这是国家政策和监管失效的表现。比如在一个医院里有三种不同厂家出的“脑活素”针剂,只有一种是进入医保的产品。那么,如果参加了医保来用这个药,病人和医生自然使用这种进入医保的脑活素,而其他两种很可能就卖不动。因为用这个进入医保的药可以是医院、医生、病人都得到好处,而损害的便是国家的利益了。就是这个原因,很多药厂就是挤破脑袋也要进入医保产品名录里,花多少钱,送多少礼,都在所不惜。这样又导致了卫生系统甚至是政府中部分人员的腐败行为。

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说,目前的参保人员,都是机关事业单位和效益好的企业职工,“郑州市属于做的比较好的城市,出台了破产企业、困难企业职工参保办法”。截止今年上半年,本市城镇职工参保人数46.97万人,而参与新型农村医疗合作的巩义、新郑的农民只有100多万。但是相对于庞大的人口基数来说,纳入保障之内的,只是一小部分。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一个大病患者拖垮一个家庭,甚至拖垮亲友的例子,并不罕见。“这种现实状态,就很难体现医疗保障制度的公平性”。

对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中尖锐指出的大处方、大检查问题,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说,这与医学模式的转变有关。医学界以前采用的是经验医学模式,凭经验来诊断和治疗,而现在奉行的是效仿美国的循证医学模式,即要把所有的证据都搜集齐全,才能作出诊断。“这是典型的美国病的体现”。原因之二,是现行法律规定医疗纠纷举证责任倒置,这使得医生在诊断时万分谨慎,导致了检查项目繁多。“据我所知,在美国也没有这样的司法解释”。

因为与患者直接接触,而且是医疗卫生服务的终端机构,王志余认为,中国医疗改革发展中逐渐积累的种种矛盾和问题,最终都由医院来承担。“患者了解不到医疗改革的整个状况,对就医中遇到的各种难题,本能地将矛头指向医院,而医院则扮演了一个替罪羊的角色,承受着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指责。”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的观点则是,除了加强医院自身的管理,努力降低成本之外,国家应该参照国外做法,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对医院的功能进行清晰的定位。选择部分公立医疗机构设立”平民医院“,承担群众基本医疗服务。由财政全额拨款,使医院“轻装上阵”,不考虑生存发展问题,致力于为群众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此外,尽快完善医保制度,不仅城镇职工,全民都要纳入医保,使人人享有最基本的医疗保障。这些单靠医院是无法解决的,需要国家、省、市的财政更多倾斜到社会保险方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最新报告得出”中国医疗改革不成功“的重要依据之一,是医药费用高昂所导致的老百姓看不起病。8月2日,谈及这个问题,河南省人大代表、郑州市三院院长王志余非常坦诚。“我是医院的当家人,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全院员工吃饭的问题”。在计划经济时代,医院的人员工资、设备、房屋等,全部由国家出资,不存在任何好处和回扣的问题,非常容易管理。而王志余认为,现在种种政策的互不协调,造成了医院管理上的顾虑此失彼,由此导致了医疗费用的提高。他的建议与郑州市卫生局副局长王万鹏不谋而合,国家是否可实行全民医保。

周正认为,参与医保的人确实太少,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而是政府能不能痛下决心。实行全民医保,中国应该是没有难题的。那去年公布的全国政府部门的公车消费款为4000个亿,公费吃饭是1000个亿,这几千亿若拿来做医保的资金,是不成问题的。周正举例说,国际上整个欧盟都是公费医疗,在公立医院全民免费看病。而在私立医院则提供更高层次的诸如镶牙、美容、高档病房等。为了避免医疗资源不公,这些国家规定一个医生必须在公立医院做多少年医生之后,才可以独立行医。

另外,医生和医院一定要和医药分离,医生的工资应该财政拨款,不应该和任何利益有任何关系。如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的健康仅仅“有8%是靠医疗保证”的观点。4%靠药,4%靠手术,其他的根本不靠医疗,而是医生的合理建议,和病人的良好心态就可以保证健康,延长生命。(郑州晚报记者邢进张志颖/文王梓/图)

中新网8月4日电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行政院长”谢长廷3日在宣示两岸客货运包机要尽早协商的同时,也提出台湾航空器飞越大陆空域。但他4日早上接受媒体专访时却声称,台湾不可能在两岸签署和平协定之前,开放台湾空域给大陆航空器飞越,“因为大陆对台有敌意,仍有700多枚飞弹对准台湾。”

报道说,谢长廷接受专访时,被问及如果大陆要求对等开放台湾空域,台湾是否可以开放时,作出了以上否定的表示。

谢长廷辩称,大陆开放空域给台湾航空器,是因“台湾对大陆没有敌意”,但“大陆不放弃对台动用军事力量,同时也还有飞弹对准台湾,如果他们的航空器可以飞过来,那也用不着飞弹了。”

陈省身、杨振宁、丘成桐、何炳棣、田长霖、吴家玮、林孝信……这些名字几乎无一例外地拥有着教授、院士、科学家、实业家、作家等耀眼的头衔,可谓是当之无愧的华人精英。

但很少有人知道,35年前,他们曾经共同参与了一次保卫钓鱼岛的运动,并被这场运动所改变

7月13日,何炳棣近乎嘶哑的声音通过越洋电话传来——“不会忘记,怎么会忘记?”因为听力渐失,他的声音如同呐喊。

88岁的何炳棣是当今史学界的泰斗,美国亚洲研究学会迄今惟一的华裔会长。在这个7月的美国南加州寓所里,他常常为思绪回到35年前的“保钓”运动而彻夜不眠。

7月的中国媒体,纷纷在转载一条消息:7月5日,一份公开谴责李登辉关于“钓鱼岛属于日本”媚日言论的声明,由200多名“老保钓人士”联合签名,其中以杨振宁先生为代表。

经记者查证,这条“新闻”原来是2002年的一条旧闻。之所以在今年突然又浮出水面,也许与中日关系目前的形势有关。

不过,声明中对于“老保钓”的提及,却让一场发生于35年前的海外“保钓”运动重入公众视野。

一次精英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给参与者们留下了什么?在35年过去后,他们的命运有几多变迁?《南方周末》记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美国、在香港、在台湾、在北京,追寻那段不同寻常的岁月。

而几天后的8月9日来自台湾、香港、美国和北京的30余位老“保钓”将齐聚西藏拉萨包括林孝信、刘虚心、林盛中、张信刚等人除了叙旧之外他们还将对两岸关系及中国统一的问题进行讨论。

在香港,著名的华裔数学家丘成桐,不顾刚从美国长途而来的劳累,在演讲的间隙,为本报记者腾出了近一小时的采访时间,他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丘成桐是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兹奖惟一的华裔获奖者,这是近30年来他对国内媒体首度公开自己的那段历程。

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张信刚,远在新疆出差时就敲定了一周后的采访日程,他的秘书对本报记者说,“从来没见校长对一个采访如此重视!”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椿萱,至今珍藏着一叠名为《水牛》的“保钓”运动杂志,留学归国的20余年里,他几易居所,但杂志一直保留。

1970年底,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这本小册子传到了伯克利的校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直以来都是美国自由传统相对盛行的校园,且港台留学生相对较多,这里后来成为“保钓”运动最活跃的地方。这本小册子重点提到了钓鱼岛问题背后隐藏的日本对于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争夺,并且从地理、历史、海洋法等方面阐释钓鱼岛主权隶属于中国的事实。

之前一年,美日联合公报决定:将琉球于1972年5月15日“归还”日本,其中包含了历来属于台湾的钓鱼岛。

几乎与《钓鱼岛须知》四处传播的同时,1970年底,又出现了“冲绳县警察局将钓鱼岛上青天白日旗拔下撕毁,并将台湾渔船驱逐”的事件。

这深深刺激着在美中国留学生的家国观念和民族底线。1970年12月19日,普林斯顿大学沈平、李德怡等人拍案而起率先组成了“保卫钓鱼岛行动委员会”(以下称“保钓”会),强调以行动“警告日本”、“抗议美国”、“呼醒国人”。

当时没有网络,甚至电话也不普遍,《钓鱼岛须知》小册子依靠林孝信和他创办的《科学月刊》网络得以迅速传播。当时的林孝信在芝加哥大学读物理专业博士。在他的努力下,1970年,凡有50个留学生的地方,就有《科学月刊》的联络员。

以不可想象的传播速度,短短两个月间,至1971年初,“保钓行动委员会”几乎遍及全美各地近60所高校。

现任香港城市大学校长的张信刚彼时正在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做助理教授,“偏居一隅”,在一次偶然的会谈中获悉“保钓”运动的信息。第二天,学校里已经贴出了保卫钓鱼岛的海报,几天后“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保钓’委员会”已经成立。

那一年,加州伯克利分校的丘成桐才22岁,在恩师陈省身的指导下,博士论文接近完成,后来奠定其在数学界地位的卡拉比猜想也才刚刚接触。

当时的美国校园正沉浸在反越战运动的持续激情之中。老师陈省身谆谆告诫自己的弟子,一切以学业为重。

但当“保钓”运动的浪潮裹胁而来时,年轻的丘成桐并没有遵从师命。当时的运动骨干、作家刘大任依然记得,在筹备酝酿“保钓”游行期间,总有一个沉默寡言的青年,不辞辛劳,逢事必到,搬凳子,发传单。他不曾料到,仅仅十余年后,这位青年居然摘取了菲尔兹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34年后丘成桐先生坦陈这段经历,对本报记者说,“当时我并不是领袖,却也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受益良多。”

1970年前后的美国校园,中国留学生主要来自香港和台湾,大陆因为尚未开放,鲜有留学生赴美,总计人数近万人。

当时,港台留学生对于台湾当局普遍持有两种态度:激烈的反对和相对平和的改良,由这两种态度而派生的对于中国大陆的情感,也既有向往,亦有疏离。

因为钓鱼岛的归属关系中华民族的荣辱,留美学生中的不同政治立场得以共归爱国主义的大旗之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