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非盟联合决议案流产 日本可能放缓入常计划

2017-02-11 19:36:18 来源:女性资讯网

稿费是戈尔巴乔夫的另一个主要收入来源。从1992年到现在,他的作品多达80部,多数是对改革时期的回忆与反思,其中最畅销的《真相与自白:戈尔巴乔夫回忆录》已成为世界各国研究冷战历史的宝贵资料。这本书还让他赚到了数百万美元的版权费。今年2月,他将新作《理解改革》作为献给自己75岁生日的礼物,并在书中对改革过早夭折表示遗憾。此外,到大学演讲也是他最热衷的事,以“现身说法”讲述十几年前苏联解体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是他永恒的话题。刚退位的几年,他的演讲费可达到每场2万-10万美元,现在有些缩水,基本上是1万美元一场。

那段岁月让戈尔巴乔夫感慨万千,但多数俄罗斯人不能原谅他给国家带来的伤痛。不过,作为冷战末期的重要人物,西方世界一直将他列为座上宾。他的书在欧美十分畅销,西方各国的政府、大学及民间机构还纷纷颁发给他形形色色的奖项和荣誉称号,1990年他甚至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目前,他还是柏林、佛罗伦萨、都柏林等9个西方国家城市的“荣誉市民”。

自从1999年痛失爱妻赖莎后,戈尔巴乔夫一直无法从巨大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每当谈及妻子,他都无法抑制悲哀。在46年婚姻生活中,他们始终深爱着对方。无论他走到哪里,赖莎的爱都相伴到哪里;即使短暂的分别,也充满深深的牵挂。

如今,唯一的女儿伊丽娜成了他的生活支柱。他们几乎天天见面,有时在基金会的办公室,有时在自己家里。伊丽娜卖掉了位于市区的大房子,用卖房的钱在郊外买了所小房子,为的是离父亲近些。伊丽娜对父亲的饮食起居关怀备至,有时戈尔巴乔夫工作时间长了,感觉头痛,伊丽娜就拉着他出去走走,放松紧绷的神经。戈尔巴乔夫和女儿一家经常在一起过节假日,他们喜欢找偏僻遥远的地方休假,譬如希腊的克里特岛、多米尼加的乡村。

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柯西金大街还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那是他和赖莎一起住过的地方,室内的布置一直保持原样。戈尔巴乔夫经常去那儿坐坐、看看。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下,在黄昏夕阳的余辉中,回忆与赖莎共同走过的日子……

中新社北京三月一日电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把审议制定物权法列入二00六年立法计划。对修改物权法时应把握的基本原则,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对外界作出了阐述。

他介绍说,对物权法草案的修改,要准确反映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加大对国有资产的保护力度,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农民根本利益,完整准确地体现对国家、集体、私有财产平等保护的原则。

这位负责人强调,修改过程中,要妥善处理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如有关财产征收征用、房屋拆迁的补偿和居民小区业主的权利等。同时,还要深入研究一些专业性较强、尚有不同意见的问题,如物权与债权的优先顺序等。

据悉,为推进民主、科学立法,物权法草案已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收到人民群众的意见一万一千多件。今年,法制工作委员会还将通过召开座谈会、论证会等形式,继续开展调查研究,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修改完善物权法草案,适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继续审议。

与此同时,他还介绍说,目前政府正在抓紧起草企业所得税法草案,就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作出规定。国务院将在今年内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企业所得税法草案的议案。

中新网3月2日电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和印度今天已经签署具有重要意义的核合作协议,布什总统称这一协议具有历史意义。

印度总理辛格称,两国已就“落实我们在民用核项目的合作协议”达成了共识。他是在与布什总统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番话的。

布什总统称协议具有“历史意义”。他说:“这是一个必要的协议,这一协议将帮助我们两国的人民。”

这项协议将允许美国和印度分享一些核技术和核燃料以帮助印度满足快速增长经济的需求,尽管在印度将不签署国际核不扩散条约的情况下

这一协议还需要对持此怀疑态度的美国国会的批准,一些议员抱怨说这一协议将有损国际核不扩散条约。

美印核项目合作被认为是美印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石,这也意味着美国对印政策的重大调整。在印度进行核实验后,美国曾于1998年对印度实施了暂时性的制裁措施。(春风)

随着中国铁路即将开展的第六次大提速,国人盼望已久的乘坐时速达200公里的高速列车在陆地上狂奔的梦想就将成为现实。记者昨晚从西南交通大学获悉,全国首批时速200公里动车组50名火车司机昨日已进入该校,他们将在蓉接受为期1个月的理论培训,之后赶赴青岛,进行实际机车操作。据悉,首批时速达200公里的进口高速列车有望在今年10月正式投入运营,目前线路还在已有铁段线路的具体规划设计中,四川境内暂不可能。

昨晚10时许,当记者赶到西南交大成教院采访这50名接受培训的火车司机时,因目前还涉及诸多机密,被院方婉拒。

西南交大有关负责人称,“作为首批高速火车司机的培训单位,学校选派了10名教学水平高且经验丰富的教师赴国外研修,并在广泛收集资料的基础上编写出了我国第一部动车组司机培训教材。学员们将接受机械、电气、交通运输和仿真模拟等学科的培训。之后还将前往铁路现场进行高速机车操作的实作训练。”

目前,在我国的运营线路上,还没有火车时速跑到200公里。有关专家称,经过去年的第五次大面积提速,我国铁路既有线提速已经跨上了列车运行时速160公里的重要台阶,下一步实施的第六次大面积提速,将向时速200公里这一世界铁路既有线提速目标值挺进。

据透露,目前我国铁路部分线路的基础条件,已可以满足开行时速200公里列车的需要。“然而,实现时速200公里既有线提速目标,仅有线路的条件是不够的,还必须同时装备满足时速200公里提速需要的、安全可靠的、高质量的机车车辆,以及能驾驶时速200公里机车的高素质、高水平的火车司机。”西南交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次培训的全国首批50名高速火车司机将驾驶我国首趟时速达200公里的火车,人们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铁路快感。

据专家透露,目前乘火车从成都到北京的时间为26小时,虽然开行时速200公里的列车在四川境内暂不可能,但经初步计算,提速后从成都到北京将可以缩短2小时。

2月初,流亡英国的俄罗斯金融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扬言要武力推翻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英国外交大臣施特劳2月28日急忙发表书面声明,严厉警告这位自持财大气粗、妄想夺权的流亡大亨不要乱说乱动,不要企图推翻普京,否则就要将其扫地出门,赶出英国。

别列佐夫斯基曾经是俄罗斯巨富之一。在叶利钦时代,他控制了许多俄罗斯媒体,并宣称他帮助叶利钦上台掌握政权。普京上台执政后采取措施打击干政的金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见势不妙,脚底抹油,于2000年仓皇逃亡英国。

英国政府给予别列佐夫斯基政治庇护,拒绝将其遣返回俄罗斯受审,从此得罪了普京政府。逃亡异国他乡的别列佐夫斯基仍然心存不甘,梦想有朝一日卷土重来。

2月初,别列佐夫斯基接受路透社采访,指责普京“过分集权”,放言他正在准备“在俄用武力接管政权”。此言一出,舆论哗然,媒体普遍把这番话解读为他要在俄罗斯谋划军事政变。

为了澄清别列佐夫斯基的话语只是个人行为,避免英俄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万般无奈,英国外交大臣施特劳只好出来严加训斥,给头脑发热的别列佐夫斯基劈头盖脸浇了一盆冷水。施特劳2月28日毫不客气地表示:“英国政府将采取行动,打击那些把英国作为基地,煽动其他国家发生暴乱或恐怖主义的人。”

对此,别列佐夫斯基对路透社说,他已经读到了施特劳的声明,正在准备书面答复。新闻晨报

利润分配比例:医药代表占价格的5%左右,医生要占到20-30%,余下20%归中间商;药品的实际价格的50%都是虚的,

根据国家规定,医院的药品必须来自正规的医药公司。因此,作为中间商,或者要做药品生意的经销商甚至个人,只有借助医药公司这块牌子才可以做起来。他们工作的流程是这样的:由个人或中间商投靠在某医药公司名下,然后自己从代理商、厂家联系购药。确定了药品,再通过熟人、关系,联系某医院的负责人,找院长、副院长。同意药品进入医院后,要交一万多元的药品"进院费"(效益特别好的医院则要3-5万元)。随后,还要找具体的科室谈,联系负责人、骨干医生,希望多开自己的药品,第一次总是要交上数千元的"进科费"。而这样还不行,还要跟药房、收费处建立联系,因为尽管他们不开药,却是将药变成钱并计算开药数量的重要部门。因此,这里则常常要交"赞助费"、"评审费',这个"赞助费"的数额,也不等,主要视情况而定。工作主要做完了,随后就是经常走动、看看医生、拉拉关系,目的只有一个,提醒医生多开自己的药品。

如此各项费用加下来,药品价就高了。其中,医药代表占价格的5%左右,医生要占到20-30%,余下20%归中间商。表面上,根据国家规定进院药品不得加价超过1.15%,但实际上,药品在进院前已经加过,从几元上升到二三十元了。总体上就是说,药品的实际价格的50%都是虚的,这部分利润,大都流进了医生、医药代表和中间商等人的腰包中。

如此,一切做好了。到了月底,医院的收费处、药剂科会根据处方、开药数量,从电脑上打出一个电脑清单,清单上列着医生名单,每个名字后面,则是"正"字。一个"正"字代表5次,每次一般都约定是一支或一盒,都是事先谈好的,医药代表拿了单子后,依照人数,从医药公司拿钱。一张清单上涉及金额万元左右。而医药公司则接医院的药品返款后,扣除3.5%左右,将钱再交给医药代表。这样,有了钱,医药代表一般会在月初两三天内,到医院送红包。红包上写着医生的姓名,数额多少来自收费处的单子。一般如果数额差异不大,医药代表不会去计较。相反,如果医药代表克扣了大夫的好处费,或者医生感觉跟自己的开药数量不符,下次就会白眼相向。这样,一失去了"诚信"的医药代表在这个科的路就会慢慢堵死。

在选择医院上,医药代表很少选择民办医院,即使进药,数量也不会大。作为医药代表,他们主要将药品放置在效益好的医药,药品则主要是抗生素药品。一般来说,好医院不会销不动药,而且返款快,不会拖。

在医院中,百分之六七十的科室,都是医药代表们的目标。只有那些跟药品没有关系的诸如x片、B超室,才不会有人光顾。

药品虚高不下的原因何在?难道真的只是医药公司、医院为了效益,不断加价的结果?日前记者经过调查发现,一直被社会舆论批评的医药公司、医院实际上只是药品环节中的一些小牟利者,药品从厂家到医药公司,再到医院,最后到消费者,虚高药价的出现,完全是一些医药经销商、医药代表、中间商、以及医生在各个环节中牟取暴利的结果。

如今,西安市内很多医院都有医药代表在活动。据业内人介绍,每个公立医院,至少有百名左右的医药代表在联系推销药品。大致估算,全市的医药代表约数千名上下,其"数量十分可观"。

其实,所谓的医药代表除了给药品中间商(经销商)、代理商、经销商打工外,有些中间商、经销商本人就是挂靠在某医药公司下的医药代表。这些医药代表有男有女,既有20至30多岁的年轻人,也有40至50多岁的中年人,其中女性因有着与人沟通的"优势条件",因此人数更多一些。

除了老板自己当医药代表做药品生意外,中间商、经销商雇用的每个医药代表都是他们自己信得过的人,否则月底每个医院提成数万元现金,根本不敢让他们去送。而类似医药代表卷款逃走的事,也并非没有。

由于医院的大夫总是阶梯性地从年轻大夫发展成骨干大夫,因此老医药代表拥有人脉的连续性,获利更多。而刚入行的,就得使出浑身解数,将药品送进医院科室,并让医生们多开药。

不过,由于医药代表众多,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医药代表回顾曾经走过的路,内心都很苦痛。他们入行门槛低,只要了解所推销的药品,加上学会快速沟通、与医生建立关系就可以了。在这方面,他们的主要方法就是投其所好。这里面有请客、送礼、唱歌、桑拿以至于其他变相行贿,其中还包括性贿赂。

一名医药代表说,一般大医院的科室负责人都年龄偏大,但正是这样,一些教授级的科室负责人在要求高提成的同时,会针对一些医药代表提出性贿赂的要求。于是,医药代表要充分当好公关,满足他们的要求。当然,在医药代表中,也会有一些年轻女性会出卖色相。报料人说,这在圈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红包现象已经不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但损害了患者的切身利益,严重败坏卫生行业的形象,必须下"猛药"治理。治理红包是个系统工程,应该坚持教育、制度、监督并重,实行标本兼治、综合治理,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研究探索治本之策,逐步建立治理的长效机制。同时,对那些容易产生红包现象的"重灾区",管理部门应该重点教育,重点监控。查实索要收受红包的现象,一定要采取严厉惩罚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有明确规定,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患者财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或者责令暂停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执业活动;情节严重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新网3月2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安全和医院官员称,今天在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卡拉齐万豪酒店和美国驻卡拉奇领事馆之间发生的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至少3人丧生,37人受伤。

这枚汽车炸弹在酒店后被用于停车的道路上发生爆炸。美国布什总统将在两天后对巴基斯坦进行访问。

准军事部队准将洛迪称,爆炸物被隐藏在一辆停着的汽车内,街上有数辆车被爆炸点燃。爆炸发生的地点距美国领事馆只有30米的距离。

万豪酒店发言人萨扎亚汗称:“这是一起炸弹爆炸事件”。警方称,有两人在爆炸事件中丧生,其中一人是保安人员。

到达现场的一名路透社记者称,伤者已被救护车运走,伤者中包括一名看起来是外国人的小孩。医生们称,医院接收了至少18名伤员。

目击者称,他们还听到了另外一声爆炸声,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也因炸弹引起。

“关于毛岸英牺牲,这几年各种道听途说,甚至捕风捉影的传闻一直不绝于耳,我觉得我们这些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人,有责任把了解到的真相公布出来,这也是对历史负责。”参加朝鲜战争那年,王天成只有17岁;现在王天成是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员,当年是原志愿军总部敌情研究参谋,主管美军情况。1980年,根据彭德怀夫人浦安修的指示,王天成与杨凤安(朝鲜战争时期彭德怀的军事秘书)编写出版了《北纬三十八度——彭德怀与朝鲜战争》一书。为了了解毛岸英之死,王天成当年走访了志愿军总部的许多老同志,包括时任志愿军副司令的洪学智、作战处副处长杨迪、情报处副处长李世奇、作战处科长孟昭辉、参谋赵南起、龚杰、田胜、苗杰、成德益、翻译宋保华等,大家对毛岸英殉难之事记忆犹新。但遗憾的是,经过这么多年,这几位当年曾与毛岸英在志愿军总部工作的战友有的已经过世,有的因身体原因,已无法亲笔撰文或接受记者采访。所以既采访过这些当事人、又对美国战史有研究的王天成便成了讲述这段历史的最佳人选。

毛岸英入朝作战的事情,在当年是极为保密的,除了彭德怀等高层外,没有几个人知道毛岸英的真实身份。

毛岸英到朝鲜战场后的正式身份是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的秘书兼翻译,他并无作战任务,但也经常和参谋一起研究敌我情况,发表意见。那时去志愿军司令部开会的人,总见到一个高个子年轻人列席会议,并不时参与发言,但都不知道他是谁。有一次开作战会,杨迪(注:原志愿军作战处副处长)看到一个大个子坐在彭德怀身边,觉得这个翻译不太寻常。会后他问丁甘如(注:原作战处处长),这是什么人?丁甘如回答,我不能告诉你,这是纪律。

我们后来才知道,毛岸英是最早一批跟随彭德怀准备入朝作战的人。1950年10月4日,彭德怀在西北军政委员会主持研究大西北经济建设的规划会,突然被紧急召进北京。几天后,贴身警卫杨凤安接到彭德怀电话,让他也急速赴京。

10月14日,在沈阳和平街1号交际处,受军委办公厅之托带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印章的杨凤安,与先期到达这里的彭总会面。也就在这里,杨凤安第一次见到了毛岸英,个头高高的毛岸英给杨凤安留下很好的印象,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稳重而有风度,并没有因为他是毛泽东儿子就有特殊感觉。

10月19日傍晚,彭总急于与金日成首相会见以了解战况,就带着杨凤安和两名警卫员乘一辆吉普随先头部队进入朝鲜。毛岸英和彭总办公室的其他成员则在10月23日随十三兵团司令部一起入朝。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组织部部长任荣将军后来还回忆,出发前,上级对他说,有位俄文翻译搭乘你的车。一上车,任荣就觉得这位俄文翻译有点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两人一问一答交谈了好久,翻译告诉他,自己新婚不久,父亲支持他来朝鲜。任荣说当时只是对这位知书达理的俄文翻译颇有好感,同时又觉得他父亲思想很进步,至于他父亲是谁,任荣将军既没问,也没想到要问。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毛岸英的身份。

10月24日,彭总与十三兵团会合后,成立了志愿军总部,彭总的临时办公室就成了志愿军司令部首长办公室。毛岸英的一切背景只有彭总、邓华、洪学智和彭总办公室的人知道。按彭总指示,毛岸英只在彭总办公室附近活动。他既没配枪,也没有查哨任务。

白天,毛岸英和大家都在彭总办公室工作,晚上彭总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休息,毛岸英和杨凤安就在用稻草搭的地铺上睡觉。不到一周,他们身上长满了虱子,平时吃的饭是粗高粱米,也没青菜。彭德怀对毛岸英很关心,多次提出让毛岸英和他一起吃饭,但毛岸英都谢绝了。

也许是受毛泽东的影响,毛岸英也爱读书。他带了许多书到朝鲜,深夜点蜡看两三个小时的书。毛岸英的级别不够,没有呢子大衣,杨凤安爱护他,就把自己的大衣给了他。毛岸英最后牺牲的时候,穿的就是杨凤安这件大衣。

那时苏联驻朝鲜的大使叫拉佐瓦耶夫,很懂军事。1950年11月7日,金日成与拉佐瓦耶夫到志愿军总部大榆洞与彭德怀会面,毛岸英第一次担任翻译。毛岸英在苏联呆了很多年,他用流利的俄语向苏联大使翻译了彭总介绍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的情况以及发动第二次战役的计划。彭总和大使对毛岸英的翻译都很满意。会谈结束后,大家提议,让岸英整理后交给毛主席,岸英马上在办公室的蜡烛下整理会谈翻译记录。可惜的是,记录还没寄出去,他却牺牲了。

就在前一天晚上——11月24日,麦克阿瑟发动大规模进攻。这天晚上,彭总与司令部其他首长讨论战况,非常紧张。毛岸英和办公室其他人员一样,忙到大半夜才休息。当天是参谋龚杰在办公室值班,大家都休息后,龚杰和杨凤安留在彭总办公室。毛岸英与一周前刚到朝鲜的参谋高瑞欣两人在志愿军政治部的山洞里休息。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