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苦练英语 台上一句话台下四年功(附)

2018-06-22 01:33 来源:女性资讯网

老者名清华林,71岁,当地农民。自称从小喜欢地方文化,且记性好、阅读广,所以“还通道、佛两界”。1994年南漳县重修玉印岩后,就每日步行4公里到这里“上班”了。主要是把卫生打扫干净,然后等待前来观光的游客,或讲和氏璧的典故,或给人算卦解签。“上班”是他的自觉行为,收费是他的最终目的。据他说,每月大概有400元左右的收入。在递给他10元钱后,我们打开了他鼓囊囊的书包——一个塑料袋,厚厚的几本全是盗版的奇门遁甲之类。这也许是用来装点门面的吧!在他抑扬顿挫、上跳下摇,不时来一段悲咽唱腔的讲解中,卞和是个樵夫,三次打柴发现了玉石。两次献宝失败后,就整日坐在洞里哭泣。先哭的是泪水,后来泪水哭干了就哭血水。据说这就是金镶坪一带土质发红的原因。

与玉印岩隔河相对的是一座宝塔式的小山峰。它与其他山峰并不相连,孤立存在。秋日给它描上了厚重的色彩,如油画般温暖。文献记载这叫凤凰台。清华林说,山顶上有一泓清水,几千年来从不干涸,据说这是喂玉的凤凰用来洗嘴的一股神水。

玉印岩中供奉着卞和的雕像,地上有一字排开的20块碑。卞和像包着大红头巾,披一件红绿相间的披风,完全是一副准备劲舞一番的模样。给他做伴的还有同样打扮的财神像一尊。人神组合,让人忍俊不禁。石碑的时间从明万历到现代,大都雕刻着历代政要名人吟咏和氏璧的诗句。在这里我发现一块清代的石碑,上面记载的是一个本地孝子割肝救母的故事。这可能是最早的器官捐助的爱心故事。

与玉印岩同时重修的还有卞和墓,与玉印岩相距1公里。所谓墓,其实只有一块墓碑。它在村粮管所山墙侧,面街而立。墓碑上面张贴着一张红榜,原来时值村委换届选举,这是一张选举公告。三个拔萝卜回来的村妇好奇地驻步远望着我们,她们以为我们是镇上搞选举的干部。

在金镶坪村转悠,我们希望找到与卞和关联的身后事,比如他的后人之类。但所有的人都肯定地说,此地没有姓卞的。邻近的几个乡镇却有不少姓“边”的。“边”与“卞”有没有关系?这让人遐想。

巡检镇的十字街中心,立着一尊3米多高的卞和像。雕塑中的卞和双颊清瘦,胡须高翘,表情悲苦。失去双足的脚下,是几名或蹲或坐的中年妇女,正叫卖着自家产的蔬菜。

出南漳县城向西100公里,就到了保康县。这是个山区县,荆山莽莽苍苍,连绵起伏。在离县城20公里的地方有个风景点:五道峡。《中国地名词典》载:保康县“大石脑北侧著名五道峡,长达七公里”。《山海经》记载:“景山其上多金玉。”景山也就是荆山,五道峡就在荆山腹地。《水经注》载:“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导。”沮水是发源于保康境内的一条河流。《中国地名词典》还记载:五道峡内“有抱玉岩、响水洞等名胜古迹,抱玉岩相传为春秋楚国卞和得玉处”。

秋天的五道峡隐藏在一片成熟的枫树、柿子树和落叶乔木、灌木混合而成的斑斓色彩之中。五道峡河谷纵深约7公里,面积达到2万多亩,是荆山山脉裂开的一道缝隙。由于沟深林茂,自然景观原始古朴,峡谷内两侧山峰时而轻缓,时而陡峭,不时有一挂小瀑布从山崖跌下,水入谷底,溅起水花,汇成溪流,养着不知名的土鱼。如此仙境,让人不由得相信千年稀世美玉该是出自此地。

抱玉岩在二道峡,一块黑褐色的巨石上写着“抱玉岩”三个大字,岩下有一个大溶洞,里面又藏了三个小洞,洞洞相连,曲径通幽,这更使抱玉岩充满了神秘感。

《保康县志》的记载也颇有几分神秘色彩:卞和祖辈都是当地有名的玉工,擅长辨识玉石。他常听老辈人讲,大石脑北边的五道峡内有只美丽的凤凰常在那里栖身。凤凰是吉祥之物,“不落无宝之地”,卞和便经常在凤凰出没的峡谷里流连。一个月圆之夜,他终于等来了那只凤凰。只见它口含朱砂在一块石头上抚来抚去,等到太阳跃出山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卞和断定这块大乌石里一定藏着稀世珍宝,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把石头凿下背回家中。

保康县重阳乡,沮水河边一块土地肥美的冲积平原,《保康地名志》中记载为卞和的家乡。相传这里也是楚国早期的都城之一,楚先民在这里逐渐强大后,从远安和南漳境内出荆山,在江汉平原称霸,然后问鼎中原。重阳乡有个卞家湾,村里71岁的卞祖青老人咧着没牙的嘴接待了我们。他告诉我们:老祖宗卞和几经磨难献玉后,放弃了文王对他的封赏,回到重阳居住,死后葬在重阳周公岭小桃园里。卞祖青的邻居、69岁的许明德抢着说:卞和墓和碑亭的香火旺了多少年喽,可惜后来打仗都毁喽。

保康和南漳相邻,现在的保康县建县500年左右,是从原南漳县和房县版图上划出来的。这也是现代很多没有到过南漳和保康的学者,一直两地不分,造成很多误会的原因。保康县的重阳、马良、店垭三镇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归属南漳,所以两县对卞和及和氏璧有长达数十年的争论。保康人以为:和氏璧出自保康五道峡,卞和是保康重阳人是无庸置疑的;抛开那么多的史书记载和遗址不说,1995年5月这里又出土了荆山山脉里仅有的一尊楚国贵族铜鼎,不仅再次为楚荆山的定位提供了力证,还多少可以旁证与荆山、楚国相关的和氏璧疑案。

保康县史志办的董福礼、皮忠良研究地方史多年,他们认为和氏璧出自保康,有过不少著述。我们见到他们的时候,两位已退休多年,对这一纷争已超然物外,一笑了之。

从保康县城到神农架,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行程。神农架秋意浓烈,满山红的、黄的、紫的色块错落在绿色空间里,显现出丰富的层次,画卷般美丽。大山连绵,行人稀少,沙沙的车轮声衬出天地的寂寥和空旷。我们欲深入到被称为和氏璧出产地的板仓乡阴峪峡村一带,探寻它独特的地质地貌。这是继南漳、保康之后的一个新说法,断言“和氏璧就是月光石”,而产地直指神农架腹地的高山峡谷———阴峪河。

阴峪河峡谷是华中地区切割最深的峡谷,也是神农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最高峰处海拔接近3000米,而谷底最低处海拔仅五六百米,可以想见它的地质构造之复杂。阴峪河因树木遮天蔽日四季阴森而得名,但最出名还是因为“野人”。因这一带人迹罕至,几代人的科考确定“野人”最可能在此出没。1999年、2000年两批外地游客在阴峪河源头地白水漂一带目击的“野人”,就是逃向阴峪河腹地浓密的箭竹、冷杉和高山杜鹃混杂林带。

从木鱼镇到板仓,20多公里的山路,我们租的小型面包车竟跑了三个多钟头。在离板仓三公里的哨所处,神农架林区阴峪河保护站的小王拦住了我们:“前面已经不通车了,步行的话你们带着小孩儿根本走不了。”为了更好地保护好神农架资源,林区政府在2000年底将峡谷里的50多户人家全部迁出后,就在中途设了三道哨卡,不让任何人随意进出。想进去的话得先在木鱼坪开好证明,每人100元。钱是小事,开证明还是“计划经济”,这次我们就没有搞到这一纸金贵的公文。热情受阻,计划搁浅,我们只好在哨所旁的一块小平地上搭起帐篷,铺好睡垫,欣赏起洪荒状态的大自然来。头上鸟儿啾啾,身旁流水潺潺,饱含负氧离子的清新空气扑鼻而来,我们有了“醉氧”和“晕景”的感觉。

1983年工程师郝用威在全国地史报告会上称:“和氏璧即是月光石,产于神农架南漳西部,沮水之发源地板仓坪、阴峪河一带。”在此,非专业人士不易分析判断它的矿物成分,但报告中关于产地的“神农架南漳西部,沮水之发源地板仓坪、阴峪河一带”的论述却让人困惑。神农架没有叫“南漳”的小地方,这个南漳应该是指湖北省南漳县,但它距阴峪河不小于400公里,在地理上、行政上都无法解释。而且,沮水河发源于保康县,而不是阴峪河。现在看来,阴峪河是和氏璧的产地之说和这里的野人传说一样,云遮雾罩,疑问太多。

体育讯凭借特里的进球,切尔西主场1比0击败维冈,但赛后的焦点话题却是比赛中的一个界外球。第61分钟,当时的比分是0比0,维冈的麦克库罗奇倒地不起,队友将球踢出界外,但当重新开球时,穆里尼奥指示切尔西队员不要把界外球掷回给对方,这在赛后引发了两位主帅的“战争”。

在事情发生时,穆里尼奥和维冈主帅杰维尔在场边发生了冲突,两个人情绪激烈的争论着什么,赛后,这场战争仍在延续,双方继续着互相的指责。“首先,这是我的事情,因为是我告诉加拉斯不要把球掷还给他们,因为我们并不愚蠢,”穆里尼奥说,他显然不想让加拉斯承担任何罪名。“我们知道什么是公平竞赛,当一名球员受伤了,我们会把球掷还回去,但当一名球员在装伤,我们不会那么愚蠢。那名球员就是在假装受伤,几秒钟后,他立刻站起来继续奔跑。我告诉加拉斯不要掷还皮球,这完全是我的事,而且再有这种情况我还会这么做。”

“公平竞赛不是欺骗,如果有人违背了体育道德,那是他们,事情就发生在我面前2米的地方,替补席上的所有人也确信当时的情况,5分钟后,麦克库罗奇真的受伤了,结果我们把球踢出了界外。”

维冈主帅杰维尔赛后则炮轰切尔西很丑陋,同时宣称,这表明了蓝军其实害怕维冈。“当我们把球踢出去,他们没有掷还给我们,而是继续控球,这显示出他们有多害怕我们。”杰维尔说,“我认为,这展示了切尔西有违体育道德一面,我认为是他们的主教练让他们这么干的,这真令人失望。”

对杰维尔的评论,穆里尼奥予以了回击。“被称作违背体育道德令人心痛,因为我们是一支尊重比赛的球队,5分钟后当麦克库罗奇真的受伤时,我们把球踢出了界外。杰维尔的言论是不正确的。我知道我工作的这个国家很看重公平竞赛,但受伤是一回事,装伤是另外一回事。”巧合的是,赛季初尤文图斯主教练卡佩罗也曾宣称,当对手有球员倒地时,尤文将不再把球踢出界外,因为大部分情况下对手是在装伤拖延时间,这种一度引发广泛争议的观点和穆里尼奥这次的论调不谋而合。

12月9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3月期铜合约继续走高,国储局在与国际投机基金的较量中继续失去先手。

12月7日,国储局意图再抛售2万吨铜但遭到市场反对,拍卖流标竟高达80%以上。铜价在日复一日的上升,投机基金不仅逐渐收紧勒在刘其兵等空头投机者脖子上的绳索,而且越来越多的从那些进行套期保值的加工冶炼商手中获得利润。

例如国有五矿集团旗下的五矿有色今年在伦敦也交易了相当规模的期铜,产生了2亿以上的亏损。五矿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此类亏损是因为五矿在进口铜精矿的同时在伦敦开设了相应规模的空头仓位,套期对冲,锁定利润,保证加工冶炼费的收入。但是,期铜之战空头不利,五矿集团已产生亏损。只不过,套期保值引起的亏损并不严重。

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江西铜业上半年年报显示,江西铜业在伦敦期铜市场上亏损已近2.5亿。江西铜业40万吨铜年产量中只有15万吨是自有铜矿石加工,其余铜矿石都需要进口。这些进口原料加工的精铜基本上都在伦敦进行了套期保值。

按照江西铜业半年报公布的数字测算,目前每吨期铜的损失为3000元,如果中国有100万吨精铜需要在伦敦进行套期保值交易,那么投机基金就割去了30亿的利润。

尽管此次投机基金逼仓中国,并非瞄准这些套期保值的加工商,但是这些加工商被殃及却是不争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套保加工商跟刘其兵一样,纷纷将仓位都开设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使得中国企业持有大量空头合约的信息暴露在国际投机基金眼下,是造成被集体逼仓的直接原因。

上海期货交易所(简称“上期所”)也有期铜合约交易,为什么中国企业的套保,甚至投机都要到伦敦进行?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金属期货交易规模太小了。以期铜为例,上期所全部持仓25万吨,而LME持仓500万吨。

新华网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赵晓辉)被业界喻为“蛇吞象”的联想-IBM个人电脑并购案刚过周岁,新联想即以不俗的业绩给当初的众多质疑者交出了漂亮答卷,该并购案的细节始末也随之解密。

“整合一年,结论是比预期要顺利,”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在此间举行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评价道。联想于去年12月8日宣布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后,股价下跌20\%,质疑者多于看好者。如今谈起这些,这位联想的创始人可以付之一笑。但当初的决策与谈判并非如此轻松。

五年前,作为中国最大的电脑制造商,联想集团的个人电脑业务已占到中国市场30%的份额,发展空间受到限制。“新的道路无非两条,一是在国内市场注重多元化,一是拓展海外市场,”柳传志回忆道。

2003年,联想高层召开战略研讨会,决定将多元化的业务调整为专注个人电脑业务,并向国际化发展。而面对品牌和国际化资产的缺乏,联想只能或靠自己长期积累,或采取风险较大的并购。

在联想管理层决定走并购之路后不久,“非常巧合,就在2003年底时,IBM高层派人递来橄榄枝希望跟联想有业务合作,”柳传志说。

然而,联想董事会内部起先对与IBM的合作并不看好。当此事送到董事会讨论时,受到了董事们的一致反对。“全世界并购案成功的才25%,更何况这个被大家比喻为‘蛇吞象’的并购案,我们最主要还是自己活命的问题,”柳传志坦言。

IBM的方针是以软件和服务为主,近年来已相继卖出磁盘、打印机等硬件业务。“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出卖PC业务是IBM整个战略的继续,而不是一种特殊的圈套,”柳传志道出了联想高层当初对此决策的慎重考虑。

实际上,IBM个人电脑业务的毛利率达24%,远远高于联想14%的盈利水平。然而,过高的成本费用使此项业务一直处于亏损之中。此外,侧重于服务的IBM在管理上的费用远远高出同行其他企业。

另一方面,受发展战略的影响,个人电脑业务并不是IBM的发展重点,其侧重点更多放在软件和服务业务上。“经过计算后,我们认为确实能挤出大的利润空间,”柳传志说。

在利润确定之后,联想要应对的另一个大问题就是人才与客户流失、文化磨合等风险。“工资待遇不变,在IBM的股权、期权改为联想的期权,到目前为止,原IBM几乎没有一个骨干流失。”

据柳传志介绍,并购伊始,联想在日本和台湾市场稍有损失,欧洲和美国则没有变化,现在新联想又拿到了美国陆军和政府的新订单。

关于大家最担心的文化磨合问题,柳传志说:“联想与IBM工作语言相同,业务水平相当,且业务完全优势互补,磨合的过程不象人们想象得那么痛苦。”联想已于今年5月以17.5亿美元的交易额完成了对IBM个人电脑部门的并购。在刚刚举行的并购一周年大会上,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元庆表示,下一步将考虑增加联想在全球个人电脑市场中的份额。

连连取胜让森林狼士气高涨,一开场他们就打出11-4的攻击波。湖人好不容易将比分追成14-17后,加内特连续三次投篮中的,一人打出6-0后,森林狼将优势扩大到9分。首节加内特和斯泽比亚克合力得了16分,森林狼以27-18领先。科比6投2中,为湖人得了6分。

第二节开始后,森林狼继续扩大优势。本节还有7分47秒时,新秀迈克坎兹罚中一球,森林狼以37-23领先了14分。本节还有4分18秒时,森林狼的优势达到了17分,雅里奇的中投使森林狼以46-29领先。湖人队以一波8-0结束本节,在半场过后将比分追成40-48。

科比在第三节拿下了11分,米姆也贡献10分,两人拿下湖人本节23分中的21分。本节开始后不久,科比和奥多姆连续得分后,将比分追成45-50。这是两队此后的最小差距,此后斯泽比亚克和加内特频频攻入湖人篮下,又将比分拉开。本节还有2分10秒时,加内特罚中一球,森林狼以70-56领先。三节过后,两队战成74-63。

湖人不甘心失败。科比在第四节一开始就连得4分,将差距缩小。比赛还有5分05秒时,布朗投篮中的,湖人只以75-80落后。加内特和斯泽比亚克又开始发难,两队率队打出11-2的攻击波后,在比赛还有1分29秒时以91-77扩大优势,加内特和斯泽比亚克拿下11分中的9分。此后湖人队只能将差距缩小到11分,败局难逃。

12月8日,沪铜伦铜再创新高。伦敦金融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铜7日在基金买盘推动下升至新高,终盘收报每吨4452美元,大幅上涨78美元。

受隔夜LME三个月期铜再创新高影响,8日上海期铜高开高走,全线上涨。其中主力合约602以39240元报收,上涨740元,盘中创下39350元历史新高;现货合约512收至39760元,上涨620元。

在铜价创出新高的前一天,国储中心第四次抛铜以85%的流拍而告终。流拍的主要原因是起拍价过高。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这次国储中心并没有公布第五次拍卖的时间和数量。

7日,国储中心第四次铜拍卖如约进行。大约近40家企业参与此次拍卖。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本次拍卖只针对生产型企业,相比前三次热闹的场面,参与的企业数量明显减少。起拍价最低38300元/吨,最高成交价39050元/吨,总成交量仅3700吨左右,近85%的铜流拍。

对比前三次,这次国储抛铜,成交量最少,相反起拍价和成交价都是最高的。“这个价格对一些生产型企业来说,太高了。”一位参与拍卖的企业代表称。

与此同时,随着12月21日LME三月铜最后交割日的临近,扑朔的国储铜真相轮廓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国储的底牌似乎被多方掌握了。在4次连续抛铜的过程中,从首次远低于国内价格的起拍价,到7日接近市场价格,一系列微妙的变化都在显示,国储中心陷入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铜价现在持续走高,这是国储中心最不愿看到的局面”。

对于第四次拍卖流拍85%,铜价创出新高,期货业资深人士表示,“市场对国储局卖铜的价格太高,感到很失望”。

国储中心的确和期货投机无法脱尽干系。一位接近国储局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过去国储中心一直在做期货,只是做的不很大,但也一直赚钱。“所以呢,当时的上级部门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

但是,这一次国储中心之所以在国内和国外市场均选择做空,根本原因是“想挣钱”。

个中原因就是国储中心已经知道国储局准备计划释放很多库存。而这也可视为国储中心做空的底牌。

知情人士透露,发改委和国储局早有抛铜的计划,而国储中心为提高自己在市场上的影响力,借用了国储的名义。“出库计划是早就定了,但是有人利用了消息,毕竟实际操作权在中心手中。”抛铜虽然早定下计划,但具体抛铜时间表却是由国储中心定,“国储极有可能是在被套住以后定的。”

然而,让国储中心没想到的是该中心进出口部主任刘其兵和他背后巨大的老鼠仓。“应该在1∶1-1∶1.5之间,也就是说20万吨国储空头的话,老鼠仓应该有30万-40万吨。不然基金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挤仓。”知情人士告诉本报,当听说国储抛铜的计划后,刘其兵开始趁早建仓。可以判断,在几个月前,刘其兵建立空单之际,其心里的一张底牌就是,国际基金多头不知道中国准备计划几个月后抛售10万-20万吨铜。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事实上,整个事件中国储中心犯了期货投资的大忌,即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是刘其兵一个人。由于这种情况在全世界期货业都最忌讳,因此有些期货经纪公司会定期对客户进行核对(核对下单人和资金调拨人是否还是同一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