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油价飙升近5美元 突破每桶70美元创纪录

2018-07-31 00:32 来源:女性资讯网

“国资委有关领导都公开表示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与我论争的人还有什么好否认的呢?”郎咸平说:“既然承认了流失的问题,那就应该就解决这个问题来讨论,而不是反复纠缠有没有流失的问题。除非你能证明国有资产没有流失,而现在却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个问题。坦率地讲,就是有流失,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我们再去探讨。所以,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好的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当务之急。”

郎咸平对那些不断纠缠文字游戏,纠缠形而上学的问题,纠缠所谓意识形态问题的人感到非常失望。郎咸平已经提出了用职业经理人制度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而批评他的一方却迟迟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令郎咸平感到失望。郎咸平说:“这次大讨论总体上是好的,许多人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都予以尊重。尊重批评我的人,尊重他们的学术素养,对那些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介意。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提出一个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来,而不是讨论别的问题。”

与郎咸平共进午餐后,记者陪他匆匆赶往武汉大学EMBA中心的一个讲座课堂。在车上,记者与他谈及中国经济学界的有关事情,谈及这次邀请他到武汉大学来讲学的邹恒甫教授,郎咸平对我说:“邹恒甫教授是我在国内最敬重的人,不是之一,而是唯一。可以说邹恒甫在中国经济学界是我唯一敬重、景仰的经济学家,完全可以用唯一这个词。”

记者问郎咸平为什么,他说:“邹恒甫教授是一个真真做学问的人。你不管他的观点怎么样,这都不重要,你要知道他是一个真真做学问的人,而且是扎扎实实地做学问,不像别的人。这在当今中国是非常难得的。”

郎咸平又说:“邹恒甫教授是研究宏观经济学,研究数理经济的,我读过他的一些文章,很喜欢,学问非常扎实。当然,有一些文章我也不一定看得懂。他现在又投入很大精力在中国办教育,这也是非常不简单的。”

提到邹恒甫教授,这位非常年轻(年仅42岁)的来自世界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在中国经济学圈内乃至国际经济学界,名气却非常的大。著名的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对世界银行的人说:“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经济学教育做得最多、贡献最大,没有人可以与邹恒甫相比。”能得到“同行竞争者”如此厚誉,可见邹恒甫绝非等闲之辈。有资料表明,邹恒甫十余年来在中国艰难地推进全新的经济学实验教育,在武汉大学和北京大学相关院系,他几乎把经济学教育的课程和教学观念翻了一个个儿。他领导的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已成为中国向世界一流大学输送经济学优秀人才的最重要的基地。

邹恒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哈佛大学毕业的中国第一个经济学博士、也是第一个进入世界银行研究部的中国经济学家。他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也是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山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邹恒甫在国外主要杂志上发表了40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由于在宏观经济学领域所作的突出贡献,他在去年初全球10多万名经济学家和5500名著名经济学家的大排名中名列世界第247位。根据2000年国内文献情报中心的SSCI检索结果,仅仅由于邹恒甫一个人所发表文章,就把武汉大学在这一领域的排名从第十几位上升到了第三位。

前不久,邹恒甫从美国回来,应著名经济学家田国强教授之邀去上海财经大学举办讲座,他以耳闻目睹大陆经济学界之怪状,以其切身体验和感受,直指某些“海龟”经济学家之痛处,“大骂”从国外回来的海龟“绝大多数”都是“欺骗中国人民”的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之徒。这些人“到国外就很老实,一回到国内就开始癫狂,就开始装大”。邹恒甫认为经济学家不要从政,不要去企业作报告,要呆在自己的大学里、研究机构里好好地做学问,为青年学生树立一个好榜样。上海财经大学的师生多次报以邹恒甫教授热烈掌声,两个多小时的讲座让挤满教室的近四百多名听众大呼过瘾。据说邹恒甫在北京大学和中山大学的一些讲座无不场场爆满,受到学生热捧。

极为自负的郎咸平,据说除了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和数学泰斗丘成桐等极少数大师表示尊敬之外,他自恃海内无对手:“企业家跟经济学家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水平,要好好学习。”在喧嚣的中国经济学界,在目空一切的没有值得郎咸平尊重的中国经济学家群体里,惟有邹恒甫是一个例外。

郎咸平其人: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长江商学院教授。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UniversityofPennsylvania)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School)财务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多家知名的商学院。郎咸平曾担任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现任深交所公司治理顾问和香港政府财经事务局公司治理项目顾问。(记者钟心)

本报讯(记者李澜见习记者常宇)漂亮女子失踪了四五年,一直杳无音信。昨日上午,市自来水公司在给女子所在的居民楼打孔安装“一户一表”时,在敲不开房门之际,喊来开锁匠,开门后却发现室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堆白骨赫然出现在卧室内。

昨日下午4点,记者赶到沙坪坝区白鹤岭大堡,发现白骨的地点位于大堡5单元4—4号。在单元楼下,居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此事。记者发现,这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属于重庆二针厂的宿舍。

记者来到事发现场,发现房门紧锁。一位邻居告诉记者,上午公安机关已经进入过现场,提取了白骨后将房门上锁。

记者调查了解到,该房屋主叫张书玉(音),42岁左右,离异独居,是二针厂的职工,人很漂亮。一位邻居反映,2000年2月份还到她家中收过水费,之后还多次在路上见到过她,但没见到有何异常。根据多位邻居回忆,张书玉在2000年7、8月份还曾出现过,当时的神态都很正常。

据悉,根据市自来水公司今年11月5日的通知,将在7日上午进户打孔,安装一户一表,希望届时家中有人。昨日上午,打孔工作进展顺利,但当工作人员来到4—4时,敲门后却一直无人应答,询问周围邻居也不知屋主去向。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只好同厂方联系。厂方也表示,张书玉家中没有电话,只有找其前夫。

找到张的前夫后,前夫表示已有四五年没有见过她了,自己并没有她家中的钥匙。在白鹤岭居委会工作人员见证下,张的前夫找来两个锁匠,将房门撬开。进入室内后,两个开锁匠在卧室内发现一堆白骨!

“死人了!”居委会工作人员李庆明立即电话报警。警方赶到现场,法医提取完白骨样本后离开。

记者在楼下看到,除白骨所在的卧室窗门紧锁外,阳台和其它房间都门窗大开,既然死了人,为什么附近居民没有闻到腐臭味呢?

记者采访了解到,原来楼下是一条臭水沟,不管冬夏都臭气熏天,不少居民都紧闭门窗以阻挡臭气,直到今年才因为施工的原因逐渐将臭水沟填平。

至记者截稿时为止,据沙区警方透露,根据现场勘察发现,门窗都没有被撬或被损坏的痕迹,而且室内没有打斗痕迹,室内的财物也没有损失。根据法医鉴定结果表明,证明死者系张书玉本人,根据室内的体检报告、化验单据等表明,张系自然死亡。

本稿件系《私人理财》杂志授权理财独家门户网站发布。未经书面许可,请勿转载。

10月12日,胡润中国内地百富榜正式张榜,在这前三甲中,最引人瞩目的不是冠军黄光裕,而是今年的“黑马”亚军严介和,他被认为是最被严重低估的富豪,一年之间从15亿增长到125亿。在人们眼里,“太平洋建设”的发展是一个“谜”,这个曾经的教书匠如今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会主席严介和在人们眼里更是个“谜”。

自古以来,铸剑师们想炼就一柄好剑,要掌握的不仅是千锤百炼的技术,最为关键的环节——“粹火”技艺。如果将严介和看作剑师,那么他的“吃亏”是富和游走边峰就是他铸剑的独门决计,经过近10年的煅造,太平洋建设集团这柄剑已经在发挥它的威力。

敢于“吃亏”是严介和的一个重要特点。“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取予之间,严介和的作法看似难以理解,但事实证明他的“吃亏”是对的。

18年前,在江苏淮安,还是高中语文老师的严介和,就已经显露出了他的“不安分守己”。1992年,严介和辞职注册了自己的建筑公司,紧接着承接的南京绕城公路建设项目是严介和自己创造出的打开“省门”的机遇。项目到严介和手中已经是第五包了,严介和十一次跑南京,找项目,最终拣了这样一个“鸡肋”工程——不足三十万元人民币的一个配套涵洞工程。这是一个注定亏本的“买卖”,可严介和却把它看作是一次机遇。

为了能够在政府心中留下良好的形象,他甚至提出了“亏五万不如亏八万”的经营思想。一百四十天完成的工程量,只用了七十二天就干完。业主大吃一惊,检测结果质量全优!“吃亏”是富,第二年工程指挥部便放放心心地把1000万的工程交给了严介和。

从此,严介和一发而不可收,业务迅速不断扩大。先后参与了南京新机场高速、京沪高速、江阴大桥、连霍高速,沂淮高速、南京地铁等一系列国家和省市重点工程的建设。

2002年以前,严介和一直不声不响地在路桥建设业内“掘金”。2003年11月,严介和收购了“ST纵横”28.18%的股份。这以后,他开始与许多地方政府部门打得火热,陆续收购、托管了31家亏损的国有大中型企业,集团旗下的成员企业达到115家,严介和因此获得了大量市政工程建设项目。严介和找到了一条发财捷径——通过收购业绩不佳的国有企业,从而博得当地政府的好感,进而在当地的市政工程中分得一杯羹。

“我们只关注亏损的企业。”这是严介和的收购哲学。“眼光不能太浅,要看到以后的机会。收购那些企业没有任何竞争,可以说是捡回来的,虽然企业的质地不好,但由此我们和政府建立了相当好的关系。”这一段话诠释了严的“假痴不癫”谋略和“取予之道”。

收编亏损国企,不仅验证了严介和“吃亏是富”的座右铭,更让严介和与政府走得更近。“重组前的国企连一根火柴棒都不值,但我要将一个极端差的企业做成极端好。”严介和称。就拿ST纵横来说,当时严介和付出的成本5亿至10亿元。表面看来好像吃亏了,实际上最终赚的钱更多。据了解,重组ST纵横前后,太平洋建设顺利在南通签下60亿元的建设大单。

“吃亏”是富。收购国企替地方政府背下困难国企的包袱,并解决失业、下岗等社会问题会使得当地政府对太平洋建设有良好印象,从而将一些好的市政项目优先考虑外包给太平洋建设。收购国企,已成为太平洋建设的一大特色,当然也是严介和熟谙中国商界的潜规则而作出的明智选择。

然而,严介和的事业也并非一帆风顺,来自各方的质疑也从未间断过。严介和的财富增长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来自于BT项目,二是来自国企的打包并购。对于太平洋系颇为“另类”的运作模式,也有不少人质疑。“另类”的运作模式指的是BT模式。2001年严介和开始大量采取BT模式(Build-Transfer)运作基建项目,也就是指先由承建方以全额垫资的方式来进行基建,在项目完成后将其所有权和运营权转交给政府,而政府通过分期付款来偿还项目资金。BT模式方式为那些急于搞基建,而又苦无资金的地方政府提供了一条捷径,严介和的生意开始高速发展。

对于他人的质疑,严介和很坦然面对自己的第一桶金。“我们太平洋没有任何‘原罪’,我们的第一桶金来得非常干净。我们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东西。”他认为,很多企业家有原罪,所以千方百计行慈善以使自己得到慰藉和平衡,而自己并无任何原罪。

其次让人质疑的是国企的并购。直到2002年,太平洋集团的年产值也不过20亿元,真正令严介和的身家急剧膨胀的是2005年初开始的一系列对国有企业的并购。严介和已成功收购了31家国有企业,涉及资产总额达60亿元。仅一年内以年产值不过20亿元的身家去收购高达60亿元的国有资产这一项,其财技就非常人能及。

此外,严介和在不久前宣布,太平洋集团将在年底前以“打包”的形式并购进总资产达500亿元的国有企业。“太平洋系”动辄上百亿元的并购大手笔,即使是当年的“德隆系”、“柯林格尔系”也相形见绌。因此,一些人士对太平洋集团的实力表示怀疑,他们认为,500亿元国资即便是“零收购”,企业改制也需要投入巨大成本。而2000亿基建项目所需的垫付资金也将是数以百亿计。况且太平洋系还在急剧扩张之中,整个企业的资金链将很难承受这样的压力。

严介和则向外界表示,考虑到企业负债等因素,并购500亿国资所需资金可能远远小于500亿,而太平洋集团在基建项目上收益较多,应该可以应付这笔开支。而基建资金是滚动使用的,以太平洋的实力应该没问题。收购用的大多是自己的钱,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严介和认为收购资金可以考虑两个方面解决,一方面,收购的500亿是总资产,因此在收购时就要减去负债和安置企业员工的费用;另一方面,收购款是分期支付的,这样就可以通过安排付款节奏来维持企业的现金。严介和收购国企的雄心壮志并未因外界的质疑而有任何的动摇,正在疾步扩展规划中。

无论说严介和钻了中国企业体制改革的空子也好,说严介和独特精明的经商头脑也好,不可否认,严介和在中国的商界创造了一个惊人的神话。

知情人士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200名通用北美的工作人员将深入中国大部分零部件厂,进行全方位指导。以这位工程师为首的几十位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已经先期抵达。“每个人负责6个供应商,并给出具体的改造计划。”

通用北美的这笔有史以来在华最大一笔订单,主要针对公司不久后推出的一款客货两用车(又称“皮卡”)生产。该类车的排量在3.2升以上,前面有两至三排座位,后面则可以装卸货物。

据这位供应商介绍,该款车型主要供应北美地区。“这笔单子如果签下来的话,估计我们要为通用北美供货13年。”

在通用北美的数百家供应商名册中,有些与上海通用已经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另一部分则是新的备选企业。

据悉,通用北美将给选定的供应商提供统一图纸,与供应商签订保密协议并按照图纸加工。通用北美派出规模庞大的指导团队,将对供应商的加工能力、财务状况以及企业生产流程等进行综合考评和测算,并帮助改进。

通用北美将采购目光转向中国,缘于其原零部件供应商美国德尔福公司的破产。

一位前德尔福人士告诉记者,通用北美30%到50%的采购,原来都由德尔福完成。德尔福倒闭之后,通用北美扩充或者变更采购队伍,就在情理之中了。

目前,通用汽车在上海和北京都决定在华大规模采购,另一个原因是对中国人工成本的考量。

“美国人的薪水,占整个公司销售额的20%到30%;而中国的人力成本,不过销售额的2%到3%。”上述供应商说,中国的大部分汽车零部件都集中在沿海地区,这些本地供应商的经营理念先进,员工素质也比较高。

“如果一旦发生公司内部矛盾,良好的公司体制会及时解决问题,不至于耽误生产。”他表示,发达国家员工的罢工屡屡出现,会直接影响生产进程,而中国员工的文化程度与对企业忠诚度的优势则比较明显。

对于通用北美的巨额采购单,一家大型零部件供应商高层认为很有可能是通用北美在华采购整车的信号。他表示:“中国有些车型的价格,已经低于美国,所以通用北美可能会在华买整车。”

申银万国证券分析师王智慧分析:“美国的车比中国车的价格便宜得多,没必要在中国买整车。而且,国产车的技术和质量标准也与美国不同。”

王智慧表示,800亿美元可能是通用北美的一个期望。仅凭这一款车型,是否能畅销美国13年,还不能妄下结论。但是,就事件本身而言,却是中国零部件市场的一大机会,因为通用北美在华采购的数量向来很少。

在王智慧看来,通用北美采购转道中国,主要出于成本压力。这几年,通用北美度日如年,公司主要靠汽车金融业务拉动利润。

今年7月,通用汽车发布二季度财报:公司亏损2.86亿美元,其中北美业务巨亏12亿美元。而在两周前,通用北美的亏损额则达到了16亿美元。

据了解,汽车整车厂对供应商的采购方式分为两种:供应商毛利率高时,整车厂直接压低价格;毛利低时,整车厂将帮助供应商提高规模或者改进流程。

王智慧认为,加大在华采购有利于通用北美“3年内削减150亿美元采购成本”目标的实现。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武艺通讯员张永宏)5元钱买了支壮阳药服用却不慎中毒,遭此突然变故的张某家长愤然报警。

11月6日凌晨1时30分,呼市新城区交警大队第一警务区夜巡民警张海峰接到110指令:“健康街某医院一男子中毒,家长求助请即刻赶往医院!”张海峰赶到医院时,中毒男子口吐白沫,四肢不停地舞动,面前站的家属及医护人员摁也摁不住。经了解,该男子20余岁,事发前一天晚上去红旗街某饭店找相好的,当时,饭店老板向张某介绍了一种5元一支的壮阳药,想不到张某服用后立即发生轻微中毒,他回家后也不敢向家人吱声。直到11月5日晚上12时,病情愈来愈重,他这才被送到该医院。听完家属及医护人员介绍,张海峰与双方经过一番协商,人们只好将手脚不停舞动的张某送往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截至记者发稿时,中毒的张某病情已有好转。

针对张某误服壮阳药发生中毒,医护人员希望通过晨报向正处于青春发育期的年轻人呼吁:“青春期切不可乱服壮阳药,应以健康向上的心态对待此类药物,更不能轻信街头一些不负责任的广告宣传单。”

经济学家的责任是经济效益最大化,同时企业的最大目的也是利益最大化,而经济学家任企业的独立董事,其职责也是帮助企业的利益最大化,化解或降底风险。

现在,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学家的研究和服务对象以及由此派生的理论经济学家、政府经济学家和企业经济学家。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需要经济学家的理论概括和总结,经济学的理论平台需要不断地重构和提升;政府调控宏观经济运行的政策和手段,需要有反映经济运行机理的理论作指导;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信息和环境,需要经济学家来把脉;也有将三者合而为一的经济学家。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