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陈尸高速公路 现场散落部分破碎头骨和脑浆

2018-06-20 13:04 来源:女性资讯网

但安告诉她的3个孩子,她不愿意像丈夫那样死去,而且“每个人都应该有尊严死亡的权利”;去年10月,她甚至试图在家中自杀。在最终征得三个孩子的同意后,安开始准备分发给朋友和邻居的100多封遗书。在这些打印并经她本人签名的信件中这样写道:“很多人劝我,即使有了这种病,生命还是要继续……但我坚定地认为,必须在自己还能动的时候结束生命。我希望您理解并且不必太悲伤。”这些信将在她死后陆续寄到收件人手中。

一切准备就绪后,安在孩子们的陪伴下,于上周末踏上前往苏黎世的旅程。安是协助自杀诊所Dignitas接待的第42位英国人,但与众多不愿公开身份的求死者不同,安邀请了英国广播公司(BBC)和英国PA通讯社的记者和她同行。

在离开人世前夕,安在可以俯瞰苏黎世湖的宾馆房间里留下了珍贵的采访录像。“我知道大家说我看起来不错,可我并不好。我厌烦了依靠别人生活。”安说。她在英国曾多次接受心理评估,“他们认为我理智又清醒。我的决心毫不动摇。”

在与家人一起共享香槟晚宴和音乐会的次日,当地时间1月24日下午1:05,安·特纳在儿子爱德华和两个女儿的陪伴下,沉沉睡去。半小时后,安被宣布死亡。

这一被镜头真实记录下的一个安乐死病人的故事,立即在英国引发了强烈反响。关于“安乐死是否应该合法化”的争议性话题,也再度成为焦点。

反对安乐死的人士对此进行了批评,认为此举是完全错误的。英国生命联盟的行政长官茱丽亚·米林顿说,她很遗憾安·特纳如此不珍惜生命,并指责帮助她安乐死的医生非常不道德。

不过成立于1935年的英国自愿安乐死协会负责人黛博拉·阿内茨却说,发生在安身上的“令人心碎的遭遇”足以促使政府和社会重新审视对安乐死的态度。“如果安乐死在英国合法化,像安这样的人就不用提早结束生命。”

该协会的一名成员则说了他在Dignitas看到过的真实一幕:“我从未在真实生活中看到过人自杀,但当我看到那个坐在轮椅里的痛苦的女人服下麻醉剂后,我没有一点悲伤,只为她高兴,因为那种生活她早就不想继续了。”王靓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中国外交部消息,中国驻以色列使馆发布2006年第1号紧急安全公告。

公告说,巴勒斯坦第二届立法会选举即将举行,巴、以安全形势非常敏感。中国大使馆再次提醒在以中国公民及来访团组,加强自我安全防范意识,尽量避免在繁华地带逗留,及时与在以朋友及国内家人联系;如遇紧急情况需要协助,请与大使馆联系。

此外,公告还指出,当地时间2006年1月19日下午15时45分,以色列特拉维夫市老公共汽车站附近发生自杀性爆炸袭击,袭击者身亡,至少20余人受伤。这是自去年2月以巴之间实现暂时停火以来的第6起自杀性爆炸事件。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宣布对此事负责。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在事发后立即启动了应急安全机制。领事部官员正奔波于特市各主要医院。经以色列警方和各医院证实,伤者中尚未发现有中国公民。

国际在线消息:近日,澳大利亚一对夫妇在海滩上散步时,无意中遇到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在沙滩上被一块“石头”绊倒,而这块“石头”竟然是一块价值近100万美元的稀有灰琥珀。

据俄罗斯纽带新闻网1月25日报道,近日,澳大利亚赖特夫妇在该国南部某处海滩上散步时,偶然间被一块“大石头”绊倒。由于这块“石头”外形奇特,赖特夫妇出于好奇心将它带回了家。为了探究这块“石头”的真实“身份”,随后,赖特夫妇将“石头”的照片公布在互联网上,希望有关专家能够辨认出它的“身份”。很快,有关专家给他们发来信件答复说,这块“石头”是自然界非常罕见的灰琥珀。

报道说,灰琥珀的一项主要工业用途是制造各种香料。目前,国际市场上每克灰琥珀的售价超过65美元,此次赖特夫妇发现的这块灰琥珀的重量约为14.75千克,因此,它的市场价格接近100万美元。(国际在线独家资讯付华一)

早报专稿由于俄联邦国家生态监察署绝大多数环保专家近日联名对项目技术生态标准做出否定结论,俄石油运输公司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泰纳线)建设项目不仅无法在今夏实现开工,价值115亿美元的工程面临再次被冻结的威胁。

为了向亚太国家,特别是迅速增长的中国和日本市场,输送在东西伯利亚开采的石油资源,俄石油运输公司决定承建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设计年运输能力总计8000万吨,计划分两个阶段建设。第一阶段管线全长2400公里,从泰舍特至中国边境附近的斯科沃罗季诺,并在滨海边疆区佩列沃兹纳亚湾建设石油运输终端,东西伯利亚石油经管线运至斯科沃罗季诺后,转经铁路运往中国东北,预计年运输能力3000万吨;第二阶段管线从斯科沃罗季诺到纳德德卡市附近的佩列沃兹纳亚湾,预计年运输能力5000万吨。

东线太平洋石油管道项目备受俄罗斯国内外媒体和民众的关注。俄石油运输公司已经筹备了几年时间,但项目至今未能开工建设。2003年,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首个项目技术生态标准,被国家生态监察部门否决,原因是管线距离贝加尔湖岸过近,建议管线移后80~100公里。俄石油运输公司被迫放弃这一方案。

2005年10月,俄石油运输公司向监察部门提交最终管线方案,约100公里长的管线将在贝加尔湖岸800米处经过。生态专家再次发难,称管线距离湖岸过近,将对贝加尔湖生态和珍稀生物构成致命威胁。俄自然资源部支持生态专家意见,后来在普京总统直接过问要求加速项目进程后被迫打开绿灯。但是,国家生态监察署再次成为东线石油管道项目建设上的拦路虎。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1月24日,国际绿色和平组织俄罗斯分部消息人士宣布,俄联邦生态监察署东线石油管道项目审查委员会52名专家已有43人签名,反对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的管线方案。全世界野生自然基金会俄罗斯分部自然保护政策室主任叶夫根尼·什瓦尔茨24日宣布,俄石油运输公司提交的项目技术生态标准人为地低估了这一地区的地震风险,一旦发生事故,管道中的石油可能大量流入贝加尔湖,将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什瓦尔茨表示,俄联邦生态监察署近日将正式签发审议结论,如果官员们同意生态专家的意见,俄石油运输公司必须重新起草项目方案。

俄生态监察署官员24日未就此消息发表任何评论。不过,一位官员认为,监察署未必会在总统压力下无视生态专家们的意见,强行通过项目方案。俄自然资源部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国家生态监察署由总理弗拉德科夫直接领导,不排除总理为了执行总统命令要求监察部门开绿灯加速项目建设进程的可能性。

俄天然气工业银行分析中心主任谢尔盖·苏维罗夫认为,如果生态监察署最终签发否定结论,东线太平洋管道项目造价可能提高15%~20%。俄罗斯石油公司发言人拒绝就此发表任何评论。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巴勒斯坦伊斯兰军事组织哈马斯26日声称已经在巴勒斯坦议会大选中获胜,这一结果使得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党受到挫折,同时也将重塑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甚至危及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进程。

哈马斯领袖伊斯马尔·哈尼耶表示:“哈马斯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赢得了70多个席位,这使得我们拿到了超过半数的选票。”法塔赫一位高官也表示,看起来哈马斯正在朝着组建下一任政府迈进。哈马斯一位高官则称,不排除与法塔赫和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这位官员说:“我们坚信将可以与其他政党建立伙伴关系,我们将在与巴勒斯坦领导层协商之后研究组建政府的问题。”

哈马斯自2000年巴勒斯坦不停地发生起义活动以来已经在以色列实施了近60次自杀式爆炸活动,其这次利用了法塔赫内部不和以及长期执政的法塔赫曝出贪污和管理不善丑闻而获得了民众的支持。

哈尼耶说:“这是巴勒斯坦民众的胜利,他们不愿再忍受(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占领,巴民众这次选举就是要支持抗以行动,希望能够建立一个以政治合作为基础的新的政治体制。”

美国总统布什25日表示,他不会与哈马斯打交道,因为华盛顿视哈马斯为恐怖组织,除非哈马斯放弃其寻求摧毁以色列的政策。美国方面称,其将接受这次巴勒斯坦议会选举的结果,将其视作民众的意愿,但明确表示阿巴斯应该让哈马斯处于反对派的地位。

以色列方面也表示,如果哈马斯在新政府当中占据一席之地,那么未来的巴以和平进程就将受损。以色列代理总理奥尔默特说:“我们不会与不把反恐视作最基本的承诺的一个政府进行谈判。”

阿巴斯此前称,巴勒斯坦政府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哈马斯加入其政府也要与以色列恢复早就陷入僵局的和谈。(春风)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美联社报道,巴勒斯坦总理艾哈迈德·库赖的办公室表示,总理库赖等全体内阁成员已经递交辞呈,因为哈马斯赢得此次选举,意味着他们将领导新一任巴勒斯坦政府。

上述辞呈是立法委选举之后要求走的一个形式,但辞呈提交的时间,即在官方宣布选举结果之前几个小时这一点让人惊讶。来自库赖办公室的声明并没有提及哈马斯的名字。

根据巴勒斯坦法律,巴领导人阿巴斯现在必须请在立法委占据多数席位的政党组建一个新的政府。哈马斯及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党的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哈马斯在这次选举中赢得稳固的多数。官方结果将在26日晚些时候宣布。(春风)

中新网1月26日电新加坡联合早报今天发表署名文章说,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的中国软实力崛起论无非是“中国威胁论”的“软实力”版本。其最大的影响在于为美国加紧遏制中国发展、维护美国在21世纪的全球霸主地位提供了一个新的借口。

2005年12月9日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约瑟夫·奈(JosephS.Nye)一篇题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TheRiseofChina'sSoftPower)的文章(下文简称《崛起》)。文章指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威胁美国利益,并呼吁美国采取措施遏制中国软实力的发展。

约瑟夫·奈自称于上世纪90年代首先提出“软实力”的概念。按照他2004年的著作《软实力:世界政治中的成功之道》(SoftPower:TheMeanstoSuccessinWorldPolitics)一书的观点,软实力包括三要素:一、文化;二、意识形态、政治价值观;三、外交、对外政策。令人有些意外的是,约瑟夫·奈在该书中既不看好也不强调中国的软实力,而且认为同美国相比,中国的软实力微不足道。然而一年后,他却成为“中国威胁论”之“软实力”版本的始作俑者。那么,是什么刺激了他呢?《崛起》一文开篇点明了这条“导火线”。

如在《崛起》开篇所述,2005年,美国被排斥在东亚峰会之外,以及英国广播公司的一项民调显示了美国软实力的下降。约瑟夫·奈认为是中国软实力的崛起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因此中国软实力的崛起是个急需处理的问题。

这种说法体现了国际关系学中传统现实主义的“零和”观点;可是约瑟夫·奈几十年来一直是国际关系学界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批判(新)现实主义的急先锋之一;而新自由主义是反对“零和”论调的。

另外,不知是奈无意忽视了还是故意曲解了东亚峰会所反映的真实问题。约瑟夫·奈咬住美国未受邀参加东亚峰会这一点,将美国软实力相对下降的责任栽赃到中国头上。

约瑟夫·奈不是从美国自身寻找软实力下降的原因,而是拿中国充当“替罪羊”。近年来,美国的单边主义和霸权行径激起众怒,这才是美国在民调中支持率下降的根本原因。

可是约瑟夫·奈的言论可苦了中国。就算你中国在经济、军事上不怎么构成威胁,你软实力的发展也伤害了美国利益,所以必须受到制约,岂不是“中国威胁论”的“软实力”版本?

这个说法为美国进一步将中国视作“战略竞争者”(StrategicCompetitor)加以遏制提供了一个新的借口。

如此看来,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的中国是“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论调,前景并不乐观。

《崛起》一文阐述中国文化时,举了姚明、《卧虎藏龙》、高行健的例子。可姚明是在NBA打球,《卧虎藏龙》也要沾好莱坞的光,高行健拿的诺贝尔奖也是西方的奖项。而NBA和好莱坞不正是美国强大软实力的一部分吗?除非哪天人们以拿中国的奖项和受邀到人民大会堂领奖为荣,那才是中国软实力真正强大之日。

至于《崛起》中提到的在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人数迅速增长,也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硬实力的发展提供了巨大商机。而且这些学生大部分来自文化传统与中国相近的东南亚地区,欧美学生相对较少。这也表明中国的软实力还远没有强大到值得骄傲的地步。

相比之下,《崛起》对近年来中国外交成就的描述比较客观。但是外交成绩并不能掩盖中国软实力在其他方面的不足。毕竟,外交只是软实力三要素之一,更何况中国外交也并非没有问题。

现在就谈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为时尚早!约瑟夫·奈的中国软实力崛起论无非是“中国威胁论”的“软实力”版本。其最大的影响在于为美国加紧遏制中国发展、维护美国在21世纪的全球霸主地位提供了一个新的借口。(张弛)

中新网1月26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巴勒斯坦执政党法塔赫高官今天称,法塔赫在巴勒斯坦大选中被哈马斯击败。

早先时候,哈马斯高级候选人伊斯梅尔·哈尼耶表示,哈马斯已经赢得70个议会席位。而投票站外的模拟计票则预测,法塔赫将以微弱优势获胜。正式的计票结果会在26日晚些时候揭晓。

国际政治人士指出,一旦激进的哈马斯胜出,未来中东和平进程将受到危害。哈马斯从1987年成立之初,即以武力消灭以色列为最终目标,但自其精神领袖亚辛遇刺后,他们开始着力撕去身上的“恐怖”标签,壮大政治存在。此次参选,无疑是其从武装组织向合法政党过渡的步骤之一。哈马斯为此次大选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一方面坚持一贯的武装斗争方针,以维护反抗占领者的鲜明形象,另一方面也明智地作出一些妥协。在哈马斯1月11日公布的竞选纲领中,“消灭以色列”的内容就只字未提。与此同时,哈马斯还大打“民生牌”,积极创办社会福利机构、修建学校,借此广揽民心。哈马斯的强势出击对目前在巴立法委员会占据绝对多数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形成了强烈冲击。(固山)

“朝方也十分注意发展经济,愿意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交流与合作,以便更好地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金正日说。在很多专家看来,这表明朝鲜正在积极探索发展型援助的可行性。

去年8月,朝鲜政府对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和其他非政府组织宣布,从2005年底开始,不再需要紧急援助,请这些组织撤出朝鲜。

WFP驻华代表处新闻发言人杰瑞德·布尔克对本刊说,朝鲜政府想把紧急援助转变成发展型援助,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粮食产量增加了。另外的原因——根据朝鲜政府的说法,一般的紧急援助也就两三年的时间,而WFP已经在朝鲜呆了十年,他们担心这会产生一种“依赖文化”。

布尔克说,WFP其实在过去的十年中,已经把发展类型的活动纳入了行动之中。

比如在一座朝鲜村庄,因为大雨而河水泛滥、威胁到农田,WFP就在该村发起一个项目,来挖深河床或加修河堤来防止河水泛滥。WFP把这种行动当作一种发展型援助。

另外,WFP还给朝鲜总计19个食品加工厂提供支持,制造面条、饼干等,并把这些食品分配给妇女和孩子。“那也是发展型援助,”布尔克说,“因为那些也是对朝鲜工业基础的补充——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补充。”

从去年秋天以来,WFP一直在与朝鲜政府讨论,是否应该从发展的意义上来提供一个更广泛的援助。目前双方已经结束了原则问题的谈判,WFP也和捐赠国讨论了朝方的想法,布尔克向本刊表示:结果“令人鼓舞”。

现在WFP平壤办公室正在草拟一个发展型行动草案,该草案有望在2月下旬递交给WFP位于罗马总部的执行委员会。如果该委员会批准了这个文件,那意味着WFP有望继续留在朝鲜。

朝鲜自从2002年夏天实行一些经济方面的新措施以来,在价格、薪酬等方面有了一定的自由化,外界猜测朝鲜在某些方面正朝着一个更基于市场的经济体制前进。但随之而来的是价格持续上升而薪水在刚开始蹿升一次后基本没有增加,所以“通货膨胀很显著”多次访朝的布尔克对朝鲜的经济改革如此评价。

在布尔克看来,朝鲜虽然需求很多,但越来越多的人不能承受由市场来决定的食品价格。另外,很多来自中央政府的支持给了工厂,如补贴等等,这拖了自由化进程的后腿,因为一旦把补贴及其他支持撤消,那些工厂会发现,作为一个经济实体健康运作甚至比以前都要难。所以许多工厂采取的措施就是减少员工,或者把全职的员工转成兼职的员工。那就意味着,人们手中买东西的钱更少了。

“朝鲜改革的前提是稳定压倒一切。”张结海说,“和中国相比,朝鲜改革的步子肯定不会那么快。”

政权和国家的稳定,始终被朝鲜政府放在第一的位置。但从近一段时间的外交动作可以看出,朝鲜在致力于营造有利于推动改革和开放的国际环境,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