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美国新奥尔良全城紧急撤离应对飓风来袭

2018-06-20 14:57 来源:女性资讯网

钱浩民说:“车没有了油,朝鲜缺少钱,但车上有珠宝,都是很值钱的东西。如何把珠宝换成钱,再用钱买油,让车动起来,这不难解决。问题就在此,症结解决了,朝鲜的经济会有发展。目前,这个国家解决温饱的契机正在来临。”他说,车上的“珠宝”就是朝鲜取之不尽的矿藏,朝鲜是地下宝藏之国,朝鲜的金、银、铁、镁、铬、石墨等13种矿藏在世界上排名前列,还有丰富的森林资源、中草药和水产资源。在过去的10多年里,朝鲜经济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对外国投资者资金直接支付的信用问题,外国银行基本结算受阻,这是外国投资者最大的困扰,怕收不到钱,今天这一问题可望得到有效解决。

香港国际与朝鲜国际组成的联合体已经开始运作。朝鲜国际已将合作后作为优先偿还的第一车煤,于5月15日运往辽宁丹东。由于朝鲜运输能力十分薄弱,这些煤的运输颇费周折,但从中也看到朝鲜方确有履行合同的诚意。香港国际正依靠丹东市政府和沈阳铁路局解决这一难题。

朝鲜这些年一直在寻找经济改革的出路,虽然时碰钉子,但依然寻寻觅觅,最近提出了新思维:经济政策活性化。他们的思路是,要解决国家经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一定要吸引外资,不能让外国投资者却步不前。钱浩民说:“朝鲜没钱,却有珠宝,用‘增产增出’的办法,让资金活跃起来。合同上说,‘本合同项下的投资以优先偿还为前提,可由本投资项目的产品偿还,也可由其他矿产或有色金属代替偿还’。通俗些说,你以设备投资矿山,与当局合作,增加产量,增加出口,当局优先偿还你的投资,按合同分配利润,没有钱偿还,就用实物,用增产的那部分矿藏支付,所谓‘一统结算’,就是本矿产以外的投资,都可以用矿产来结算。这一新决策是具有操作性的变化,令投资者结算得到保障,国家也具备如此的支付能力。”

他说,龙登煤矿是朝鲜最大的无烟煤矿,以往一年最高产量是300万吨,如今才100万吨,国内都不够供应,别说出口了。输入设备,增加投入,就能增产。朝鲜的运输和电力没有问题,人力也没有问题,都由国家保证的。朝鲜人的素质和教育也不是问题。钱浩民向记者出示了另一份合同,由朝鲜国际产业开发股份公司签署,合同上说:朝鲜政府批准,本公司将废树脂、废塑料、废轮胎、废蓄电池等废旧物品的进口权委托给香港国际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钱说,这一项目的前景相当可观。

中新网6月1日电据凤凰卫视消息,美国总统布什周二在白宫记者会上谈到中美关系时说,两国的关系十分复杂,在不同的问题上双方的互动也有不同。他说,在台湾问题上,美国要协助解决两岸的分歧,在朝核问题上中美是盟友,而在贸易问题上两国要公平竞争。

布什周二在白宫玫瑰园召开的记者会上被问及中美两国的关系应该如何定义,是盟友还是竞争对手?布什说,两国关系错综复杂,无法用一个词简单形容。

布什说:“(美国)和中国的关系非常复杂,美国人应该把两国关系看作是复杂的(双边)关系。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从这里(美国)来观看,(中国的发展)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故事。”

他首先提到两国的经贸关系,说美国一方面认同在中国存在巨大的商机,另一方面也期待中国遵守各项贸易规则。布什表示,随着(中美)贸易联系变得更加繁杂,你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实例显示美国会坚持公平贸易。

在台湾问题上,布什说他的立场非常清楚而且一直保持不变,美国所扮演的角色应该是协助两岸解决问题,维持地区的稳定。布什说,在这个(台湾)问题上,(中美)关系体现在(美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维护(台海)地区的稳定,以便最终会有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案。

据《纽约时报》和《国际先驱论坛报》5月30日报道,现年25岁的布雷克·戈特斯曼是布什私人助理,绰号“布什全职男保姆”的他,被公认为“白宫中与布什最亲近的人”。但鲜为人知的是,他竟曾是布什千金詹纳的中学男友!尽管这段恋情无疾而终,可这丝毫也不影响戈特斯曼日后深受布什器重。更让人惊讶的是,为了参加小布什的总统竞选阵营,戈特斯曼甚至不惜大学辍学,一路追随至白宫,直到当上总统私人助理。

据报道,布雷克·戈特斯曼现年25岁,是德州奥斯丁市某地产大亨公子。身为布什身边最受信任的私人助理,他必须身兼数任———驯狗师、男仆、空中交通控制员。当布什总统与别人握了1000次手后,戈特斯曼得立刻为他递上一块擦手消毒巾;当总统外出就餐完之后,他得立即负责为其结账埋单;当布什总统在其农场的拖车上听取每日情况简要汇报时,他得在一旁照看总统的爱犬巴尼。

此外,戈特斯曼还得负责整理呈送给布什总统的文件、对布什总统所有的会议和电话进行记录。甚至,戈特斯曼还必须随时向布什通报克劳福德农场的天气情况,口袋里总装着布什可能需要的物品,包括香皂、扑克牌等。因此,白宫内所有人都戏称戈特斯曼为“布什全职男保姆”。

但鲜为人知的是,“布什全职男保姆”戈特斯曼,竟还是布什千金詹纳的中学男友。据悉,戈特斯曼与布什一家的私交非同一般。早在布什还是德州农场主和“游骑兵”棒球队老板的时候,便已经认识了还在读中学的戈特斯曼,因为后者当时正在与布什的千金詹纳“拍拖”。

这一内幕最早是在去年夏天才曝光的。当时,布什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称,他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对男人的品位“非常出色”,她们既喜欢那些“有礼貌的男人”,同时也不拒绝那些“好的老男人”。随后,布什就把戈特斯曼召了进来,当着记者和女儿的面夸赞其为“第一种男人的典范”。

对于父亲在外人面前的这种“大曝隐私”,女儿詹纳当时不满地娇嗔道:“爸爸,我和他约会的时候,他还只有14岁。如今,我们分手都已12年了。”

据报道,虽然当年与布什千金的恋情不了了之,但这丝毫不影响布什对戈特斯曼的赏识。据报道,戈特斯曼于1999年加入布什的总统竞选班子之前,曾在加州克拉门·麦肯纳学院学习过一年。后来为了追随布什,甚至不惜辍学。2001年“9·11”那天,戈特斯曼开始担任布什的兼职私人助理,2002年2月正式担任全职私人助理。

身为布什助理,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戈特斯曼手中的权力极大。甚至有人戏称,白宫内最有权的人除布什外,大概就属他了!比如,他可以就布什讲演文稿的语法和措词随时向那些“捉刀手”提出修改建议,并且委婉地建议:“您最好还是对这个用词再斟酌一下。”至于白宫的其他高级工作人员是否能够获准进见“老板”布什,得首先看戈特斯曼是否点头。而他本人则拥有一个特权———即使总统睡觉时也可以将其唤醒。

据称,戈特斯曼是白宫中与布什总统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几个人之一,前者对于后者的个人需求和生活习惯是如此了如指掌,以至于甚至能够准确说出布什总统的下一个举动会是什么,“比任何其他人都要提前预计三到四步”。

戈特斯曼去年8月在回答政府在线论坛“向白宫提问”问题时,曾透露大量白宫生活内幕。他说,布什与2004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不同的是,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人,完全可以“自己醒来”,而后者每天则需要私人助理打电话叫醒。通常布什出行,戈特斯曼就住在总统隔壁的房间,无论布什是下榻于白金汉宫、莫斯科郊外的普京别墅或者是“林肯”号航空母舰,情况都是如此。

据悉,虽然戈特斯曼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本份老实,可是他却不乏幽默淘气的一面,有时甚至能将马屁拍得恰到好处。比如,每当布什完成一次重要演讲之后,戈特斯曼总是会在总统听力所及的范围假装对白宫办公厅副主任乔·哈金耳语道:“天呀,我觉得这场演说实在太棒了。”可想而知,这样的“窃窃私语”自然会让布什十分受用。

据悉,戈特斯曼目前年薪大约为7万美元,在他这个年龄已算收入不菲,可是在为人处事方面,他却表现出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早熟”。当有媒体为打探现代白宫办公厅的幕后生活而采访他时,不想竟遭到他婉言谢绝。原来,他认为一旦自己与媒体合作,便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从而“喧宾夺主”。白宫新闻办公室的前助手、戈特斯曼的朋友里德·迪更斯认为:“戈特斯曼深知布什总统不喜欢下属过于出风头,所以为人处事一向谦卑有礼。”

位于朝鲜东南部的金刚山拥有“朝鲜半岛第一名山”的美誉。自古以来,生活在半岛上的人们就把能登上此山作为人生一大宿愿。金刚山距朝韩军事分界线不过几公里,其险要位置也使它曾是朝鲜战争中双方殊死拼抢的战场。1998年朝鲜同意与韩国现代峨山公司共同开发金刚山,如今6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个已被朝鲜政府确定为“特区”的地方到底变成什么样呢?近日,笔者走进了这片神秘的“特区”。

普通韩国老百姓以及拿到韩国签证的外国人都可到金刚山“特区”,但事先需要填写详细的报名表,彻底“交待”自己的情况。

填表时,服务小姐操着温柔但坚决的语气嘱咐我们:到金刚山时千万不要带手机、笔记本电脑等一切可与外界联络的玩意儿,报纸和刊物、可放大10倍以上的望远镜、24倍焦距的摄像机也都属于“违禁品”。而160毫米以下的照相机是可以带入但切记要听从指挥,不能想拍照就拍照。

经过设在韩国高城海关的最后把关检查,我们一行人终于乘上大巴向金刚山驶去。大巴驶出两公里左右,迎面就见到一处巨大的铁丝网。一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面无表情地站在哨所外,从这里开始就进入了韩朝军事分界线南北各两公里的非军事区。车行不久,我们就来到另一处铁丝网。一个带着大沿帽,身穿棕绿色军装的朝鲜军人守卫在门边。

设在金刚山地区的朝鲜海关由三座白色的简易房组成。简易房外站着几个表情严肃的朝鲜海关工作人员和人民军战士。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拎着行李下车排队等待朝方的检查。

跟我们一车的有对美籍老韩侨,丈夫是个经营果园的农场主。据说是怕引起朝方不必要的“误会”,现代峨山公司的小姐别出心裁地将这位老韩侨的职业改成了“种地”,事先还特地嘱咐他在过关时千万不要提在美国有果园的事儿。果然,朝鲜海关的工作人员对这位美国“农民”发生了兴趣,拿着写有他职业、居住地等情况的胸卡满腹狐疑地问:“你在美国种地?”老头故作镇定地回答:“是,是种地。”弄得排在他后边的我憋不住想乐。

朝鲜海关工作人员没有想到会有中国人,拿着我们的胸卡和护照反复审视,弄得我们有些紧张。没想到,他最后竟抬起头微笑着用中文说“你好”,随即“啪”地一声大戳一盖就此放了行。

据说内金刚依然驻有朝鲜部队所以目前向外人开放的只是金刚山的外金刚、海金刚部分。自开放以来,金刚山已接待80多万人。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金刚山随时可见的水。不论是湖水还是小溪,都清澈到了极致。据带队的小姐说,朝鲜当地政府十分重视保护这片水源。如果被看到在水里洗手的话,要被罚上100美元。

金刚山“特区”内最大的休闲区在温井阁一带。这里几乎所有休闲设施都是韩国人出资兴建和管理。供外来游客居住的既有星级酒店、小别墅,也有便宜一些、规模不大的“度假村”。我们住的“海金刚酒店”是泊于金刚山长箭港的六层水上建筑。这所三星级酒店内酒吧、咖啡厅、舞厅、健身房一应俱全。大堂内每晚都有菲律宾歌手驻唱,花个十来美元,他们就能为你唱上一首地道的韩国流行歌曲。

在金刚山,随处可见的栅栏将外来游客活动区与朝鲜村庄完全分隔开来,每个可能进入的路口处都有朝鲜士兵站岗。我们隔着栅栏能清楚地看朝鲜农民在田里耕作,小孩子嬉戏玩耍,还能不时见到身着深土黄色衣裤,脚穿雨靴的朝鲜人骑着自行车匆匆而过。与我们这些恨不得把自己双眼变成望远镜的外来人相比,这里的老百姓对我们却没有表现出好奇,对于栅栏内的“花花世界”完全表现出一副淡然的神态。

目前朝鲜在温井阁一带开了三家饭馆:木兰馆、金刚苑和丹枫馆,开设的酒店只有金刚山一家酒店。从外表看这座酒店十分气派,据说内部装修也相当不错,但房价也相当不菲。

想在朝方开设的饭馆吃饭,必须提前半天预订。我们选择了比较近的木兰馆。这座饭馆临溪而建,四周景致颇佳。饭馆大厅布置得干净整洁,大约可以同时容纳100多人进餐。我总感觉这里与我们上世纪70年代的国营饭馆很像。

服务的朝鲜小姐一律佩戴领袖像章、身着白衫黑裙,化着淡妆,其中不少女孩的辫子上都戴着头花。客人一坐定,服务员马上微笑着迎上前端茶倒水,随即用很标准的姿式给你上菜。木兰馆只提供套餐,副食是两个茶壶盖大小的绿豆面煎饼、两个饺子、一小盘桔梗、一小盘泡菜,主食是凉面或拌饭。就这么简单的套餐竟要10美元,价格比汉城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桌一位韩国人吃了饺子觉得不错,想再来两个,小姐笑着说“1美元一个”。

山路旁有几个小摊出售朝鲜产品。要价5美元的大手帕、8美元一袋的朝鲜水果糖基本无人问津,而蜂蜜、枸杞等农产品虽然价格不便宜,却有不少人为此掏腰包。因为大家都觉得朝鲜的农产品肯定是货真价实的绿色产品。

在韩国人开设的场所服务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来自中国。只要我们一说中国话,周围的服务人员马上会惊喜的上前“认亲”。我的同伴中有黑龙江人,也有来自吉林的,他们遇到的老乡特别多。我也“遭遇”了七八个司机围着“狂侃大山”的阵势。

一位在这里工作快4年的中国朝鲜族小伙子非要请我们喝咖啡。据他说,到金刚山来的几乎都是韩国人,外国人极少,中国人则几乎没有。由于在金刚山工作,他们既不能去朝鲜其它地方,也不能随便去韩国,所以生活很单调,几乎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中国人都想服务期满后早点回国。

据说,韩方给中国工作人员提供食宿,此外基本月工资400美元。自从开发金刚山以来,现代峨山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经营状态。中国工作人员的工资要求相对低,工作能力又相当不错,为其节省了不少开支。世界新闻报/本报特约记者韩瞻

中新网6月1日电近日,中国海军在敏感海区组织实施了援潜演练。这次演练历时一周,内容丰富,风险较大,演练十分成功。参演舰艇31日晚全部顺利返港。

专业人士分析,这次演练的成功对提高海军舰艇海上救援生存能力有很大帮助。

中新网6月1日电,据美国CNN报道,曾在“911”后被派往阿富汗执行抓捕本·拉登任务的前中情局老牌特工施奥恩称,本·拉登隐藏在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巴军或其情报部门的某些人知道本·拉登的藏身地。

施奥恩说:“拉登正隐藏在巴基斯坦白沙瓦以北的北部部落地区,这一地区地势险峻,而且森林密布。穆沙拉夫政府不允许美国政府或军方人员单方面进入这一地区。”

巴基斯坦军队去年曾对部落地区的部分区域进行了扫荡以抓逮捕本·拉登和他的副手扎瓦赫里。施奥恩称,巴基斯坦军队进入了错误的地区。他们没有进入白沙瓦以北地区,而是进入了白沙瓦以南的南瓦兹里斯坦,扫荡行动未得取得成果。

施奥恩说:”我认为他们知道本·拉登不在那里,他们只想逮捕一些基地组织成员以让我们高兴。”

施奥恩认为穆沙拉夫总统不仅不知道本·拉登的藏身地,而且他也不想知道,因为他担心本·拉登落网可能会引发国内局势动荡。

在获悉本·拉登死亡或者被抓获的消息后,巴北部部落地区的形势可能会失控。他说:“我认为塔利班的信念、他们的基本观点在那里很受欢迎。所以部落地区的人们认为本·拉登是一个英雄。他曾对俄国人发动了圣战,他又重创了美国人。”

他说:“我只能猜测,但这是根据我与巴基斯坦和巴三军情报局打了近二十年交道的经验作出的猜测。我认为巴军的一些上校军官和三军情报局的一些军官知道本·拉登的藏身地点。像本·拉登这样的重要人物不可能在那里隐藏许多年而当局一无所知,所以我认为军方或情报部门的某些人知道本·拉登的藏身地。”

施奥恩在中情局的工作时间长达三十五年,他曾在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沙特和迪拜工作过。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首个进入:内幕人士讲述中情局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他在书中回忆称,中情局反恐主管布莱克曾下令要他“将本-拉登的首级放在干冰里带回美国”。

施奥恩曾于1998年和1999年制订了两份抓获或杀死本·拉登的计划,但这两份计划都被中情局和白宫高层否决。

他说:“中情局所有的人都对我们未能在1998年和1999年对本·拉登采取行动感到失望,但是华盛顿高层是根据政策考虑作出这一决定的,我们只能继续工作。”(春风)

中新社东京六月一日电日本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今天特意召请多名曾担任过首相职务的日本“重量级”政坛人物,就目前恶化的中日关系交换看法;结果,与会者都对小泉纯一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给中日关系带来的影响表示担忧,一致要求其慎重对待此事。

据共同社报道,参加今天与河野议长会晤的前首相包括宫泽喜一、村山富市、桥本龙太郎、森喜朗和海部俊树。他们都表示了相同的看法。而河野此前还给没有出席的三名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细川护熙和羽田孜打电话就此商谈,结果他们也表示了同样的意见。

共同社指出,这事实上形成了无论朝野党派,八位前首相一致敦促小泉首相对参拜进行“自肃”。对此小泉首相如何对应,将引人注目。

由现职的众议院议长就外交问题召集此类会商,是十分特殊的情形。据悉,河野将在近期向小泉传达。

此外,同样在今天,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负责人神崎武法在记者会见中明确表示,小泉首相今后若继续参拜靖国神社,将对联合政权的基础带来坏影响。

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通常认为,在超市里购买的无公害蔬菜是放心菜。然而,这种思维定势有可能被一些质量事件所颠覆。

素有“大蒜之乡”美称的河北省永年县,大蒜种植面积达到了15万亩,年产蒜头2亿公斤,产蒜薹1亿公斤。早在2000年,永年县就被命名为“全国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基地县”。

然而,记者近日在该县暗访时发现,部分菜农在浇灌大蒜时,却用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剧毒农药3911(甲拌磷)、1605(对硫磷)等给大蒜灌根。

而这些有毒蒜薹和蒜头正销往全国除台湾和西藏外的其他省、市、自治区,尤其可能对北京、天津、上海等大都市的食品安全构成威胁。

专家警告,消费者如果食用了剧毒农药浇灌过的蒜头、蒜薹,会损害人体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消化系统、肝脏、泌尿系统等重要器官和组织。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