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众议院议长宣读解散众议院文件

2018-06-19 20:41 来源:女性资讯网

20多分钟后,记者随着他们来到距洞口1500米处的东大巷掘井口。掘井口空间矮,要猫着身子才能活动,地上堆满先前凿下的原煤,被水泡得黝亮,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原煤气味和汗味。

在昏暗的矿灯照射下,刘念友麻利地躺在地上,娴熟地用凿子凿着头顶上方的煤层。煤块松动,煤碴掉在净是汗水的脸上,他用手抹了一把,再凿。20分钟左右,他就地休息两分钟,继续。

8时不到,记者已感头昏脑胀,仿佛有窒息的感觉,赶紧退出。而刘念友直到下午4时才和工友一道出井。此时,他从头至脚已变成一块“煤炭”,连鼻孔里都塞满煤灰,惟有眼仁和牙齿显出白色。

山里风大,刘念友湿漉漉的身子不停地打冷颤,赶紧洗个热水澡后,才在矿上的食堂开始他的午饭:两碗干饭和一份炒洋芋。

9日中午,记者来到北斗村小刘念友的办公室。这其实是间闲置的教室,部分学生眼中挺有钱的刘老师的办公室、寝室、厨房都在这间屋里,穿着一件劳保棉衣的刘念友正在用一个小小的电饭锅烧开水,他的容貌明显比实际年龄偏大。

寝室简陋得像民工房,一块木板就是床,谷草和棕垫上甩着张千疮百孔的凉席,仔细一数,竟有38个洞,其中两个有巴掌大。见记者拍照,刘念友赶紧红着脸用手将破洞捂住:“见笑了!老婆住在中心校,我一个人用不着讲究。”

记者还在刘念友的电话本上发现这样一页——“吴成艮2600元、周贤坤4600元……”一共9个人,总计15000元。“这是我的欠账本,最久的已5年多了,我会还的。”

在常人眼中,刘念友资助的钱并不多,每次只有10元、20元,但对刘念友来说,10元就够他花上两周,20元就足够他家里吃一个月的肉。

刘念友的家在北斗中心校,这其实只是个8平米方的楼梯间,除了两张床没有任何家具。一个纸箱子就是衣柜。一张课桌上摆了一小碗肥肉,李云菊说这碗肉要管半个月。

“我们有七八年没买过新衣服了,上学期有人说他的衣着有损老师形象,他才狠心花25元买了双皮鞋。”面对丈夫,李云菊眼中没有埋怨,只有欣赏。

“他质朴得就像一块煤炭。”北斗中心校校长陈银山告诉记者,1977年刘念友工作以来,多次放弃到中心校的机会而辗转无数村小。哪里没人去,他就申请到哪里,越走越偏远。

陈校长称,中心校的老师都知道,从1977年开始,刘念友从教28年,每年都在资助自己班上的贫困学生,不管走到哪里,班上从来都没有因为钱而辍学的学生。但谁也不知道他其实穷得要去下井挖煤的地步,而且一挖就是3年。

“我们是在今年7月才知道的。”陈校长回忆,当时学校有急事让刘念友到中心校去一趟,可电话打了3个多小时,他才匆匆赶来,一脸疲惫。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支支吾吾说在走亲戚。

“我猛然发现他耳朵背后是黑黢黢的,再三追问下,他才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在挖煤。我一下愣在那里许久说不出一句话。”

北斗村是开县郭家镇北斗地区最偏远、最贫穷的山区,北斗村小距北斗中心校步行需两个多小时。在当地老师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背了时都莫到北斗去。”去年,刘念友却主动申请到这个“鸟都不屙屎的地方”。整个学校就他一名教职工,要教一个三年级的所有学科,17名山里娃。

开学第一天,刘念友的心就被这群孩子深深震撼。“本以为开学这天,娃儿再穷也要穿得光光鲜鲜的,可他们一个个都像叫花儿。几乎所有孩子都穿着极不合身的衣服,有的衣服是用其他布料接成几截,有的能明显看出是大人的。大多数没有文具盒、文具,有的只带20块钱来交学费。”

刘念友当即从口袋里摸出仅有的200多元,帮几个学生交清学费。当天放学后,他又匆匆赶回家,从家里仅存的300多元中拿出150元为几个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总不能眼看自己的学生因为没钱而辍学吧!”

“不瞒你说,我还搞过摩的。”刘念友说,1998年起,一对儿女跨入高中,花费大,再加上那年他同时承担了7名学生的学费,经济压力太大。为增收,他借钱买了辆摩托,课余时间搞起了摩的营运。

“当时,两个孩子刚考上大学,教室里还有眼巴巴瞅着我的一双双渴求的眼睛,不找外快不得行。”刘念友便改行下井当矿工。从此,每个寒暑假,他都会悄悄来到附近麒龙煤矿下井挖煤。

采访中,刘念友多次说对不起妻儿。但他想得更多:“我孩子就快工作了,但还有很多孩子读不起书。这煤,我还得继续挖下去。”

“已经3年了,每逢假期他都会来,每月可挣千多元。”麒龙煤矿矿长黄烈兴和工友们都认为,刘老师下井挖煤是因为家里有对儿女读大学,花销大。没有想到他还资助了这么多山里孩子。

刘妻李云菊告诉记者:“他挖煤不仅仅是为了我和两个娃儿。跟他结婚20多年,再困难,他每月总要从工资中抠点出来资助给他班上的贫困生,买文具,买衣服,或存下作为他们下期学费。”

刘妻称,1978年在白羊坪村小,刘念友从前任老师手中接过8名极其贫困的学生,他们交不起每期5元的学费。刘念友当时的工资每月只有6.5元,但他竟将这8名学生每期的学费全部承包。有的娃娃离家较远,中午回不了家,他就让新婚妻子在家里给他们煮饭,不收1分钱。

善良的妻子给予他最大的支持:“其实都是些粗茶淡饭,洋芋白菜而已。”

刘念友现在班上的17名学生中,有13名学生曾受过他资助。当记者问他们知不知道刘老师资助的钱从何而来时,几名贫困生却异口同声说:“他有钱,有工资得嘛!”

北斗村黄海艳的生母去世,继母残疾,父亲靠打点零工维持家用,实在拿不出每期140元的学费,多次提出让黄海艳辍学。“刘老师到我家里来过几次,说愿意帮我交学费,买文具,我爸爸才让我读书。他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

“其实刘老师比我们都吃得差。”住在学校附近的田雨雪同学说,他有好几次都看见刘老师一个人躲在寝室里吃白开水泡饭,最多下点咸菜。“还有几次,放学了,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操场乒乓台上抽烟,一直坐到天黑,我想他肯定是一个人不好耍。”

田雨雪的父亲田俊说,之前没有老师愿意到北斗村小来,“没老师,这些娃儿就只得到邻近学校读书,可这儿最近的学校都要爬两座山,过一条河,家长不放心,多亏了刘老师。”而最让他感动的是,刘老师常常家访,“学生不但成绩提高快,刘老师还把他们带得像城里娃儿了。”记者周立陈寒星/文周舸/图

决定要求,要继续把确保企业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作为首要任务,进一步完善各项政策和工作机制,确保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不得发生新的基本养老金拖欠,切实保障离退休人员的合法权益。城镇各类企业职工、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都要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要进一步落实国家有关社会保险补贴政策,帮助就业困难人员参保缴费。

决定指出,做实个人账户,积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也是实现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为与做实个人账户相衔接,从2006年1月1日起,个人账户的规模统一由本人缴费工资的11%调整为8%。同时,进一步完善鼓励职工参保缴费的激励约束机制,相应调整基本养老金计发办法。加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征缴与监管。凡是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和个人,都必须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要纳入财政专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严禁挤占挪用。要制定和完善社会保险基金监督管理的法律法规,实现依法监督。

决定要求,建立基本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根据职工工资和物价变动等情况,国务院适时调整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调整幅度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当地企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年增长率的一定比例。加快提高统筹层次。发展企业年金。做好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工作。不断提高社会保险管理服务水平。

本决定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已有规定与本决定不一致的,按本决定执行。(完)

本报讯(关山特派本溪记者金松)“杀了她,我心里就亮堂了。”连续43刀,在公交车上砍死与自己同居近一年的女友,38岁的丁文双竟没有一丝悔意。

12月6日晚7时许,丁文双在本溪溪湖16路后湖公交站点登上了一辆开往柳塘方向的公交车,这已经是他登上的第三辆公交车了。在车厢后部,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老婆”:一个40多岁戴口罩的妇女。

这个“老婆”就是和丁文双同居快一年了的程某。45岁的程某是在2004年末和丁文双相识的,两个人很快就同居了。自觉“长得丑、没能耐”的丁文双对这个比自己大7岁的女子十分宠爱,他下煤窑打工,挣钱全交给程某,回家还要做饭、洗衣服,甚至连程某的内衣裤都洗。

但是这并没能拴住程某的心。10月中旬,整天打麻将无所事事的程某把丁文双一个月的工钱2000多元不到半个月就花光了,丁文双一气之下动手打了程某,程某离家出走,几天后就和王某住到了一起。

丁文双终于在公交车上找到了“老婆”。然而,不论是哀求还是撕扯,“老婆”就是不肯跟他下车,还说不认识他。丁文双从怀中掏出两把菜刀,向程某头上狠狠地砍去……

四溅的鲜血让公交车上的30多名乘客迅速逃离,没能跳下车的两名男子在车后部蜷缩成一团。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乘客报警。在站点签到的公交车司机发现情况后拨打了110。

砍死程某后,丁文双没有跑远,“因为喝了点酒,一怕杀错,二怕没杀死”。在溪湖区潜伏了几天后,丁文双四处找熟人打探程某的死活,但是警方对此早有安排,丁文双始终没有得到程某的确切消息,就一直活动在溪湖地区。

此时,警方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12月10日晚6时许,丁文双进入了警方的埋伏圈,在警犬的配合下,侦查员一拥而上将丁文双抓获。

昨日,在本溪市看守所,丁文双告诉记者,他8年前曾经结婚,妻子比他大9岁。他一心一意对待妻子,可是那个女人却在外面找别的男人,无奈之下两人离了婚。

10月中旬程某出走后,丁文双放弃工作,拿着与程某的合影整日寻找,逢人便问:“看到这个女的没”,“看到我媳妇了吗?”

见丁文双痴狂到如此地步,有知道程某已经和王某姘居的人,就把这一消息告诉了他。

12月6日晚5时许,丁文双带着两把菜刀在公交车上找到了程某。在拉程某走时遭到强烈反抗,丁某抽出菜刀向程某连连砍去。

丁文双:“没有什么可说的。我还欠朋友1000元钱,现在就要死了,也没有钱还。你们能不能帮我联系把器官卖了,钱还给朋友,剩下的给我父亲和姐姐。我没有子女,也不用‘发送’(指办理后事)了。”

在要了一支烟抽后,丁文双提出了一个问题:“我没有什么能耐,长得也不好看,我想有个老婆就行呗!所以找了两个女人都是比我大的。我挣钱都交给她们,回家还做饭洗衣服,为什么最后她们都负了我呢?是我的命不好吗?”

记者无法回答丁文双的问题,不过丁文双也不需要答案。因为在记者问他为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去死值不值的时候,他说:没有什么值不值,杀了她,我心里就亮堂了。

据新华社北京电国家税务总局14日明确,自2006年1月1日起,纳税人实际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应适用新税法规定的费用扣除标准每月1600元,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全体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2006年1月1日起,工资、薪金所得费用扣除标准将从每月800元提高到每月1600元。为使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和基层税务机关正确理解执行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税务总局专门下发了《关于工资薪金所得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政策衔接问题的通知》,就费用扣除标准调整后的衔接问题进行了明确。

通知规定,2005年12月31日(含)前,纳税人实际取得工资、薪金所得,无论税款是否在2006年1月1日以后入库,均应适用原税法规定的费用扣除标准每月800元,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自2006年1月1日起,纳税人实际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应适用新税法规定的费用扣除标准每月1600元,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某单位于2005年12月28日向一员工发放当年12月份的工资1300元,并扣缴其应纳的个人所得税款,在2006年1月5日缴入国库。由于该纳税人实际取得工资的时间是2005年12月31日(含)之前,因此,应适用800元的费用扣除标准来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即扣缴个人所得税25元。

该单位又于2006年1月9日向该员工发放2006年1月份的工资1400元,按照规定,这笔在2006年1月1日以后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可减除费用1600元,因此不用缴纳个人所得税。

2006年1月12日,该单位再向该员工发放年终一次性奖金5000元,由于该员工当月工资薪金所得低于1600元(只有1400元),因此,应将年终一次性奖金减除当月工资与费用扣除额1600元之间的差额后,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即应扣缴个人所得税240元。计算过程为:应纳税所得额:5000-(1600-1400)=4800元;确定适用税率和速算扣除数:应纳税所得额4800元除以12后为400元,适用税率为5%,速算扣除数为0;应纳税额:4800×5%=240元。国税总局有关负责人此前表示,《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原提出将工薪费用扣除标准确定为1500元。立法机关后来进行了充分酝酿,并召开立法听证会直接听取意见,认为如能再适当提高一些,可以更好地解决实际负担较重的中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费用扣除不足问题,更有利于与基本生活费用增长的趋势相适应,使法定标准更有适当的前瞻性,有利于保持法律的稳定,最终将扣除标准确定为1600元。

华人女子在马来西亚“受辱风波”尚未平息,中国商人在菲律宾又突遭大规模逮捕——12月14日,102名中国商人被菲律宾移民局逮捕,15日,移民局探员再次出发,到华人区一路发商场逮捕了40多名中国商人,监禁在移民局大楼里。事发后,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领事参赞郭少春在第一时间赶往移民局交涉,然而直到15日晚间,被捕的150多名中国公民还未获得释放。

据菲律宾《世界日报》报道,菲律宾移民局官员于12月14日下午在巴兰玉计市墨拉兰商场围捕了102名中国籍商人。14日下午2时30分,移民局出动30余名探员,分乘两辆旅游巴士离开移民局总部,前往墨拉兰有华人经营的商场及附近街道。下午5时20分左右,这30余名移民局探员围捕了102名中国籍人士并将他们带回移民局。据《世界日报》报道,这102名被捕人士在14日晚稍晚时候,被押往米骨丹移民局拘留所。被拘捕的102人中包括49名女性和53名男性,其中年龄最高的竟达86岁,他说他刚来马尼拉市才1天,持有合法的出入境证件和机票。

《世界日报》负责此事报道的记者王利民昨日对早报记者表示,14日晚间,他在移民局拘留所看到这些被捕的人当中有两名年约20多岁的女子被手铐扣着,身上有多处瘀伤。另一名20来岁的青年男子则上半身和双脚赤裸,因为他曾企图逃走,但在几分钟后被再次抓回。

王利民说:“移民局探员一般会带着长枪和手铐实施抓捕行动。为了防止被捕者中途逃跑,移民局探员一般会给被捕者戴上手铐。但是,由于14日的抓捕行动规模较大,因此手铐不够用的移民局探员还用尼龙绳把嫌疑人的手绑起来。因此,一些皮细肉嫩的女孩子的手腕都被磨出了血。”

对于此次菲律宾移民局的抓捕行动,大部分人表示莫名其妙。据他们说,探员们在商场内任意拘捕疑似华人的店员及顾客。其中有两名自称是拉剎大学的学生称,他们是到商场买东西的,如果移民局不释放他们,他们将会赶不上15日的年终大考。

据菲律宾移民局有关人士表示,他们接到很多菲律宾商人的投诉,指责这些中国商人不公平竞争。他们说必须将正当商人与非法外侨分开,使人人同在一个起跑点上,公平竞争,因此,菲律宾移民局从今年5月起就开始收集证据。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的郭少春参赞14日在接受《世界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得知华人被捕的消息之后,他就立即赶往移民局面见费兰礼斯局长,要求解释围捕原因。对此,费兰礼斯解释说,这些被拘捕的人首先是违反了《移民条例》,即持旅游签证从事与身份不符的工作,二是违反了《零售商法律》,该法律规定外侨不可从事零售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