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强奸数十名女孩 并将其过程公布于色情网站

2018-06-22 01:11 来源:女性资讯网

现任创维数码总裁、执行董事的张学斌临危授命,回深圳主持公司工作。因廉政公署当时宣布的调查方向既有针对黄宏生本人,也有针对上市公司,如果被证明造假上市,则创维数码可能被强制退市。

两日后,黄宏生、黄培升二人在香港东区法院被首次提堂,并于2005年3月2日被加控罪名。但对黄宏生兄弟的所有指控均为挪用公司资金事项,对于“造假上市”的调查,一年多来没有明确结果。

2005年11月,黄宏生案审讯日期确定,创维数码也在11月23日提交了复牌申请,并于2006年1月11日复牌。创维数码在复牌公告中强调,公司尚未有任何人士因造假上市而遭检控。但公告承认,公司于2005年7月13日收到联交所发出的问讯,指创维数码及关联公司于1999年至2001年间的若干财务资料编撰不恰当乃至有误导成分。公告称,公司已对此问题进行了调查,并向联交所作出回复。

为了证明集团运营良好,创维数码利用一切机会向市场发布其运营情况的信息。1月22日,创维同长虹、TCL、康佳等彩电业巨头集团签订合营协议,成立合资公司,研究进入TFT-LCD行业的可行性。

与此同时,创维数码公布了2005年12月的最新业绩:电视机销量较2005年11月增长36%。虽然中国市场电视机总销量下降,但创维的高解像电视机、液晶电视与等离子电视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却有明显上升。

黄宏生本人已于2004年12月6日起由创维数码执行董事改任非执行董事,并担任公司非执行主席,不再处理创维集团行政工作和日常管理。深圳电子界元老、年逾七旬的王殿甫出任上市公司董事会执行主席。-

新华网北京2月4日电(记者刘铮)西部大开发实施以来至2005年,中央在西部地区累计投入财政性建设资金5500亿元、财政转移支付资金7500亿元、长期建设国债资金3100亿元,总计1.61万亿元。

中新网2月4日电春节长假明天正式结束,休息了七天的都市白领又该恢复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在今年春节前智联招聘的一项5000人参与的调查中,问及“长假过后,你是否有上班恐惧症?”有48.1%的人表示有此症状,接近半数。由此可见,节后上班成为让白领们心里焦虑的事情。

据北京晚报报道,公司职员文艳昨天刚从湘西旅游回京,旅途劳顿的她根本没有休息过来。“真想好好在家睡上两天,可是明天就要上班了。”结束了悠闲缓慢的生活,明天开始上闹钟,挤车、打卡,一想到这些文艳就开始头疼了。在昨天的一场朋友聚会上,张小姐打着哈欠告诉记者“晚上要做个眼部护理,几天熬夜眼睛都有黑眼圈了。放假一点不轻松,家里来人特别多,每次都要洗一堆碟子碗。一想到要上班了,觉得浑身不舒服。”因为紧张上班,张小姐最后的一天假期一直在焦虑中度过。

职业顾问认为,心理学上讲,人们在长假前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压力下,长期下来作为一种应急机制,心理和身体会相应建立起高度紧张的思维和运作模式,使人能适应高度紧张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如果突然停下来无事可干,原来那种适应高度紧张的心理模式,面对宽松无事的环境的确会出现不适应的现象,产生失落感。同样,节后松弛的心理状态也存在再度适应紧张工作环境的问题,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节后综合症。

上班前在重要工作安排好的条件下,做一些辅助性的事务或提前为节后的工作做一些准备,在安排外出旅游的计划时,最好提前一天结束自己的“心理假期”,给自己一天恢复调整的时间。假日最后一晚不要参加聚会,要保持充足的睡眠,只要调控适当的精神状况应该不会很差。女性还可以准备好第二天上班的衣服,让自己以良好的精神面貌去迎接新的开始。(傅洋)

编者按:庄家的存在已经在中国股市烙下深刻的印记。直到今天,人们私下里谈论某只股票走势时,主题依然是庄家的手段。尽管今后坐庄会越来越难,但只要股市存在,庄家的身影就不会绝迹。

全流通改革将在2006年5月进入尾声。按照国家政策,进行了全流通改革的上市公司所有非流通股——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社会法人的,还是自然人的,都将在股改结束之后变成流通A股。而这些流通A股,将在一年后可以流通5%,两年后可以流通10%,三年后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自由流通。

也就是说,2008年6月,股改一次性打造的上千个庄家将正式批量出现——这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庄家——把持着董事会和企业经营管理大权、持有70%的股票。而这些新庄家的所思所想,注定将深刻影响全流通时代中国股市的色彩。

在今天中国特殊的证券市场环境下,庄股是一个敏感的概念。在中国股民传统概念画布上:庄股已经变成了一个庄家在其背后布置缜密的消息陷阱,把股价炒高后像钓鱼一样,一批批把股民的钱从高位套进来,最后自己脚底下抹油,夹带暴利一走了之,把所有的股民晾在高位上套死的骗局。

其实,庄家与散户的关系有点儿像狮子与羚羊群的关系,没有人诅咒狮子,也没有人强迫狮子改行吃草,我们同样没有理由对庄家赶尽杀绝。可悲的是,从1999年开始,证券市场的管理者、参与者,包括某些经济学家,都在做屠杀狮群的急先锋。没有狮子的草原,羚羊越来越弱,最后因为跑不动反而大批病死——今天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重蹈这个草原悲剧的覆辙。

去年8月,某上市公司股改,大股东决定拉高股价讨股民欢心。大股东老总曾经咨询笔者:要准备多少钱?笔者建议他先试试,他就拉来了100万元现金,当天试着买自己的股票,结果,股价当天涨停了。他先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表情跟郭靖成功打出第一次降龙十八掌一样,接着马上进入了角色——并乐此不疲,连续拉了三天涨停,第四天,股改方案在股民的一片欢呼声中高票通过。

这个案例让我们知道影响一只股票价格的能力数据——100万元人民币。为什么只要100万元呢?公司的股东全是散户,都是病了多年的羚羊,狮子都被杀光了,所以交易清淡,每天没有什么人买也没有什么人卖,你忽然拿来100万,一大笔就买30万股,几乎是平时一整天的交易量,供求关系严重失去平衡,自然涨停了。反过来也一样,如果你一天卖30万股,跌停是可以预料的结局。

这个微观数据也间接告诉我们:一个普通股民,距离庄家有多远?当你用100万元人民币炒股时,毫无疑问你是普通散户,庄家不是你,当你有两个亿时,你必须认真地考虑笔者前文案例中所谈的:充当庄家,制定游戏规则了。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是的,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因此,答案自然出现,这种庄家的定义既不是善意的,也不是恶意的,它是市场价格理论与供求关系矛盾的自然反映,本无所谓对错善恶。

反观中国现实,通过全国范围内历时五年的屠杀狮子的行为,随着德隆证券、南方证券、汉唐证券的倒闭,传统强庄基本上已经绝迹了。新的庄家目前有三类:外资投资机构,包括合法的QFII和擦边球通过代理人,或者代理人公司进入中国A股市场投资的外国个人、企业资金;民间资金,包括房地产老板群体、新富起来的民营企业家群体;残存的官办或半官办机构资金,比如社保资金、大大小小的基金公司、上市公司或大企业自办的投资公司。

此次股改,可以说把第二类资金直接推向了前台,以前讳莫如深、打死也不承认的庄家们,纷纷浮出水面,与上市公司直接谈判股改对价。笔者也有幸参与了几次谈判,其谈判时间之短、摊牌之迅速,无不令人对其实力叹为观止。有一江苏民营企业,股改前夕才知道自己的前三大自然人股东背后都是同一个东北房地产老板,于是相约北京谈判,谈判一共五分钟,庄家提出的三个条件,皆立即同意,于是股改顺利通过。

全流通改革将在2006年5月进入尾声。按照国家政策,进行了全流通改革的上市公司所有非流通股——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社会法人的,还是自然人的,都将在股改结束之后变成流通A股。而这些流通A股,将在一年后可以流通5%,两年后可以流通10%,三年后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自由流通。

也就是说,无论你以前的散户还是庄家,从2008年6月开始,都将变成羚羊;而新的狮群,也将在2008年6月正式批量出现——这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庄家——把持着董事会和企业经营管理大权、持有70%的股票。谁能和他们匹敌?显然,目前的三类幸存庄家,都不具备这个实力。

2005年开始的股权分置改革,将前述股市庄家与散户的生存状态完全颠覆。但笔者发现,目前绝大部分庄家和散户还没有进入角色,没有对全流通时代新的坐庄游戏规则与操作手法进行缜密的思考。有趣的是,正在涌现的股改新庄家同样也没有进入全流通的角色。

笔者在杭州一家上市公司谈全流通时,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案例:大股东在股改内部会议上很开心地计算着自己的股票在三年后能卖出赚多少钱。笔者问他:你卖了股票后,拿那么些钱去干什么,逃难吗?你没有想过自己的股票一抛,股价会跌到几分钱?他一时哑然。

新庄家目前愚蠢的想法,是一个很可怕的预示——这意味着三年以后,这些大庄家有可能大笔抛售股票套现。这毫无疑问会把市场的供求关系搞乱,使股票出现暴跌的局面——狮子们到时候可能把羚羊吃光。

我们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但是很显然,我们没有办法制止大庄家抛出股票,抛出股票是他们的权利。我们能做的,就是祈祷他们尽快进入庄家的角色,认识到单纯地抛出股票获得现金,并不是庄家的最佳选择,这只会使散户逃亡,最后大家一起饿死。笔者建议这位大股东:全流通的证券市场,庄家还有很多玩法,并不只有套现一招。可以反过来,把股价拉高,市值做大,去兼并其他企业,这样对散户对庄家都是好事。而且,市值做大了,你只要卖出一点儿股票就能得到大量的现金,何必一次竭泽而渔呢?

股改一次性地打造出了上千个庄家,他们目前兵精粮足,更是应该学习用兵之法的时候。这批量产的新庄家不需试错,直接进入庄家的角色,是对中国股市和中国散户的最大福音。因为,毕竟有那么多赌场和西方股市的案例,何必从头闭门造车呢?

绵阳市游仙区的张恩郡和同学尚珂去年10月到深圳“搞钱”,他们将30张总价值9万元、被破坏了内置密码的购物卡带到天虹商场买东西,一共消费了80多万元。1月24日,回到绵阳准备和家人过一个丰盛年的张恩郡被绵阳刑警抓获。

据张恩郡交代,3年前,他大学毕业后,在绵阳做电脑生意。2005年9月,张与一名叫尚珂的同学在网上聊天时,尚珂对张说:在深圳“搞钱”容易得很,你到深圳来,我们共同发财嘛。经不起诱惑的张恩郡于去年10月3日抵达深圳。到深圳后,尚珂给了张恩郡一张被破坏了密码的购物卡,张和另外几人,手持30张总价值9万元、同样被破坏过密码的购物卡来到深圳天虹商场,大肆“购物”消费,诈骗了总共价值80多万元的商品。

案发后,深圳警方接到了天虹商场的报案。1月19日,绵阳市公安局接到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警方通报。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二大队迅速开展侦破工作。1月24日下午,警方获取一重要线索:张恩郡在绵阳城区跃进路一花店外活动!警方迅速出击,当场将张抓获。

1月24日晚,张恩郡被深圳警方押解回深圳。据了解,这是绵阳市破获的首例破坏购物卡内置密码,无限制刷卡消费的诈骗案。目前,深圳警方正在全力追捕其他在逃嫌疑人。何涛记者廖兴友

本报讯(记者王大治王嵬)昨天下午2点35分许,一辆黑色捷达车在莲花池东路主路由东向西行驶时,撞上同向行驶的一辆白色货车。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一名女学生当场死亡,男司机和另两名女乘客受伤。司机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承认,当天曾喝过二锅头。

昨天下午3点10分,交警将事故现场封锁,莲花池东路由东向西方向短时间封闭。一辆车牌号为京FJ2050的黑色捷达轿车右前轮撞进一辆车牌号为京G80136白色福田货车的左后轮。捷达车的前车盖和车厢已经被消防队员破拆,后排车座上有一块血迹现场999急救医生称,车祸造成副驾驶座上的一名年轻女性当场死亡,另有3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抢救。

货车司机王师傅说,他和老婆拉着一车鲜橙多给人送货,在慢车道正常行驶,快要进入西客站隧道时,这辆捷达从后面飞快地冲过来,直接撞到货车的后轮,把满载的货车都撞歪了。他下车后看到轿车前车门已经瘪进去,他拉开后车门,把里面两个已吓蒙了的女孩子拖出来,“前面的司机和女孩被卡住了,我没办法,只能等警察来。”

猛烈的撞击还造成轿车头部起火,但很快被交警和过路司机用灭火器扑灭。由于车头已经变形,司机和副驾驶位置上的女孩被卡住无法拖出,随后赶来的西客站消防中队用破拆工具将车前顶盖掀开才将二人救出。3点40分许,交警清理完事故现场,该路段交通恢复正常。

司机被120急救车送往北京世纪坛医院,下午4点多,受伤司机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亲人围坐在他身边,司机对警察的提问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称听不懂。他只承认自己姓马,当天曾喝过38度的二锅头,但拒绝透露喝酒时间并否认酒后驾车。现场的急诊大夫说,治疗过程中,伤者口喷酒气不配合治疗。

另两名受伤女乘客被送到水利医院。医生说她们都没有生命危险,其中一个女孩经过检查后除腿部碰伤外没有大碍,4点多由家人陪伴出院。另一名姓何的女孩伤势较重,右侧面部的眶颧骨以及上颌骨骨折,需要接受手术治疗。

昨天下午5点半,小何的父亲说,女儿25岁,刚从北京林业大学环艺(包含平面设计)专业毕业,开车的司机是女儿的大学老师。前几天女儿就和几个同学商量,要和老师一起吃饭,没想到吃过饭后就发生了车祸。

新华网南京2月3日电(记者石永红)民革江苏省委的多位财经专家新近联名提出,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有5种典型方式,值得引起高度警惕。

一、“蛇吞象”:指规模较小的企业,超常规地兼并重组那些规模实力远大于自身的企业,控股方以很小的成本可以掌控大型企业,由于法律法规的疏漏,极有可能出现大股东侵占国有资产行为的发生,如广东科龙事件等。

二、“拉郎配”:指地方政府为促进地方经济的迅速崛起,强行进行“拉郎配”式的重组,有可能“引狼入室”。因为控股权的随意放弃、不经意间的“国退民进”可能导致新进入的大股东轻易获得控股权,同时,如果重组过程中夹杂着权钱交易和内幕交易,新进入的企业管理者为尽快获得投资回报以补偿其额外支付的“灰色成本”,更有可能从侵占行为中大举获取转移利益。

三、“合并报表”:指一些企业重组往往是玩数字游戏,搞合并报表式的虚假重组。这种重组行为也会带来侵占行为的发生,新进入的大股东往往会玩弄数字游戏,“乾坤大挪移”后致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入个人腰包,最后给国家、地方、社会留下巨大的“窟窿”和包袱。

四、“非相关产业重组”:指在国有资产改革中,若控股股东实力不强又不能进行相关产业的内涵扩大式重组改制,仅仅进行“非相关产业”式的重组,就会导致被重组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无法得到提升,企业不能创造不断增长的利润和现金流,大股东侵占的动机就会大大加强,最后当企业濒临困境的时候,往往会发生大股东侵占、非法转移国有资产以达到“全身而退”的目的。

五、“盘剥下岗工人”:指个别改制方为确保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采用盘剥弱势下岗工人群体利益的行为,导致改制的利益矛盾冲突不断,轻则影响和谐社会的构建,影响下岗工人家庭的生活;重则导致社会矛盾激化,引发各类危害案件的发生。

本报讯(记者张志兴)32岁结婚,7年等待后,39岁的潼南汉子刘小兵终于盼来了孩子的出生,他高兴万分。但是,当刘小兵看到刚出生的儿子时,他再也笑不出来了。看到儿子肚脐上方的小心脏,想到高昂的医药费。下岗多年的他泪流满面。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新桥医院儿科新生儿室,保温箱内,一个男婴正在熟睡,他吸着氧,输着液,身上插着不少来自监护仪的管子。

然而,这个男婴和其他的婴儿并不一样,他的心脏长在体外。记者看到,婴儿肚脐上方,鼓着一个鸡蛋般大小的“肉坨坨”,薄薄的一层薄膜包裹着它,“肉坨坨”中间处呈棕红色。整个“肉坨坨”有节奏地跳动着。记者从接生男婴的医生处得知:“肉坨坨”就是男婴的心脏,是一个体外心脏。

据了解,男婴来自潼南县城,是2日晚转院到新桥医院的。记者见到男婴的父亲,他蹲在医院广场上,双手捂面,头深深埋在膝盖上。当他抬起头时,记者发现,这位父亲短短的头发已半数是白发,他脸上满是泪痕,满脸愁苦,看起来已近50岁。据了解,他叫刘小兵,今年才39岁。

今年2月1日,为了省钱,夫妻俩决定在条件简陋的保健站生产。由于妻子陈世英是高龄产妇,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都无法成功生产,直到陈出现生命危险,刘才将妻子送到潼南县人民医院。

当晚9时,经过剖腹产手术,一个男婴诞生了。回忆起儿子出生时的情形,刘的眼泪不断往下流“医生说是个儿子,让我进去看看,我听到后高兴极了。”他说,“接着医生说孩子身上长了个东西,我发觉情况不对,等我看到孩子时,我感觉天昏地暗,像遭了五雷轰顶一般。”医生推测可能是个血瘤。

看到有节奏跳动的“肉坨坨”,外科医生认为可能是心脏,但大家都不敢肯定。做了彩超后,发现男婴体内没有心脏,“肉坨坨”就是心脏,是个体外心脏。小心脏内血流走向正常,心房、心室的分界线明显,和正常的新生儿的心脏一样。不同的是,心脏长在了体外,也不是长在胸口上。

检查之后,医生让他马上将孩子转院到重庆的大医院,并估算救孩子至少要七八万元。听到昂贵的医药费,刘小兵哭了,他说,生孩子时自己辛苦积攒的2000多元已经用完,家里已没有钱。为此,他产生了放弃儿子的念头,他心想孩子也活不过当晚。

令刘意外的是,第二天早上,孩子比前晚看起来更健康了,生命体征稳定。看到儿子的顽强生命力,刘流着泪对自己说:“我要救儿子!”当日下午,他怀揣借来的2000多元,将孩子转院到新桥医院。刘小兵的外甥田先生告诉记者,到医院后,他们一下就交了2000元,两人身上只剩下几十元钱,从前一天中午开始,刘一直舍不得吃饭,只吃了一碗2元钱的小面。转院当晚,他们找不到住处,在医院附近找了七八家旅馆,终于找到一家便宜的,讲价到每人10元才住下。

据了解,刘原来是潼南县食品厂的工人,1999年,经人介绍,32岁的他认识了同龄的陈世英,当年两人结了婚。因家里经济条件不佳,两人虽然想要孩子但一直没敢要。

去年6月,陈世英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已怀孕1个多月,听到消息,两人高兴极了。但两人平时仅靠摆摊赚点生活费,生意好时一个月有400多元,差时只有100多元,想到养孩子的费用,两人头疼不已。为了迎接孩子的到来,两人摆摊的时间更长了,本已节俭的生活更节省了。陈说,为了多赚点钱迎接孩子的到来。她怀孕的时候每天都跟着丈夫一起去摆摊,直到生产的前一天还在摆摊。

2006年1月8日出生在湖北一家县医院的男婴,出生后发现心脏裸露在胸腔外,只有薄薄的一层膜包着。

据了解,目前,国内报道过的心脏长在体外的患者,接受矫正手术的病例仅在湖南有一例。而据医学资料检索,在全世界曾有两例类似手术报道,且均为新生儿,一例死亡,一例存活。综合

昨日下午,记者在潼南县人民医院见到了男婴的母亲陈世英,她身体虚弱,一提到儿子,她马上哭着追问儿子的情况。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