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女主播当上总督 成该国首位黑人总督

2018-06-21 01:48 来源:女性资讯网

在分析阿风虚荣心理产生的原因时,阿风所在学校学生处的负责人一针见血地指出:生活环境的变化是造成其不良心理的主因,也是造成他“非贫困假象”的始因。“我们都没有想到阿风这个孩子六年了没有和家人一起生活过,他其实不是在贫困家庭长大,而是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他知道家里生活的艰辛,但却已经不具备山里孩子吃苦勤俭的品性,对他而言,“善待自己,不比别人差”就是他的生活准则。面对这样一个学生,或者是一批学生,我们该如何对待?教育就显得尤为重要!

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大学教育学院院长蔡笑岳教授认为,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普遍情感淡漠,他们对父母只知索取,不知感激,更遑论回报。“感恩之心、馈母之恩”连动物都天然明晓,更何况我们人类?他认为,高校的贫困大学生虽然不能在物质上对父母有所回报,但应在精神上对父母有所孝敬,有所关怀。在生活消费上,应尽量节省开支,少向父母要钱。

现在的贫困生和以前有所不同,有的贫困生也会有手机,有电脑,他们会说这是学习、社会实践的工具。倘若真是如此,则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是一时的虚荣,就实在不妥。他认为,人都有虚荣心,这是一种正常的心理,但虚荣心不应成为影响亲情的因素,不应在父母面前要求这种社会上的虚荣。当个体与某种社会情景,与人类的亲情、孝心发生矛盾时,虚荣心就要服从于孝心!一切孝为先,抚育子女是父母义务,孝敬父母同样是子女的义务,因此,为人子女,应常思父母养育之恩,给予物质上的扶助和精神上的慰藉,为人父母不仅要尽心抚育孩子,还应培育他们的感激之心。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哲学、社会学专家孔晓明表示,“万德孝为先”,学会孝敬父母,是做人的基础。现在许多大学生对父母,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感还很欠缺。现代社会快速发展,传统理念发生变化,但作为中国传统美德的孝道不能丢,这是人类的共同情感。

人都会有虚荣之心,但内心里还要有孝心,这是根本的东西。这个东西必须进行类似信仰的教育,让后代觉得,尽了孝心会有好的报应,因为道德的东西很难约束。

但我们现代教育失败的地方是,我们将很多传统美德丢失了,但现代性的东西又没有培养出来。孝道故事,在中国历史上,有着深厚的烙印,很多故事结构将因果报应涉及到人生是否顺利的问题中。但遗憾的是,我们现代的年青人把这些都丢失了。相反,外国一些国家却做得很好,特别是韩国、日本、新加坡,他们把传统的东西保留得很牢固,对现代新事物又不拒绝,这才是一种很好的文化存留。

中国历史上就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民族,中华文化传承到现代,虚荣心依然很好保存,不仅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都有这种强烈的攀比,这不是学生问题,而是整个社会问题。

孔晓明认为,做任何事情应有个“度”的问题,做父母的要满足孩子虚荣心,但也不能脱离自己的支付能力,不能突破社会环境,让孩子成为典型,到了极限,甚至奢侈的地步,这就不再是虚荣心的问题,而完全是道德教育问题了。记者采访中所反映的这个例子,正看出道德教育的失败。

目前我们整个社会对道德的检测测评存在很大问题,我们往往通过考试方式,或别人打分方式来测评一个人的道德,这是很错误的,因为方式错误,最后往往看到道德的典范,最后竟是道德的败类,一些品学兼优的人很可能会走到极端,整个道德教育应以传统文化教育为根基,引进现代的道德规范。

因此,对阿风现象所反映的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应是几个层面:一个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营造。二是家庭教育要加强,现在独生子家庭都把孩子捧为小皇帝,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过分虚荣问题。三是要对孩子进行挫折教育,要他们明白,往往能成大事的人在早年不会很顺畅,练就平常心态。四是,大学教育要改进。主要是道德体系的评价要重新考量,要优化,而不是简单的量化考核。五是,要加强传统文化的教育,不一定要将过去的论语等全部背下来,但可以宣扬正面东西。

一个贫困生,为了自己的一点虚荣心和面子,竟让父母举债来满足自己在校的奢侈消费,农村苦孩子阿风的行为,与广州日报前几天报道的大学生刘霆“背母上大学”之举,可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只顾自己虚荣丝毫不顾父母劳累,一个是哪怕自己再苦再穷也要为母亲治病,两人身上孝道和感恩意识的强烈反差不禁让人唏嘘:孝敬父母怎就成了孩子的道德难题?

父母的伟大就在于,在孩子身上从来不求什么回报,毫无索取地对孩子倾注所有的爱。阿风的父母就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可是父母的无私之爱并不等于孩子可以不感恩、不回报。然而审视当代青少年的感恩、孝敬意识,我们只得无奈承认:曾经维系着整个传统文化的“孝”,正在被现代社会的物欲横流和人情淡薄所消解,而孝敬父母的道德基础也逐渐从青少年教育中隐退。

“百善孝为先”。《论语》上说∶“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是说孝顺父母、友爱兄弟是一切道德的基础。《三字经》里说:“首孝悌,次见闻。”是说做人首先要懂得孝顺父母、尊敬长辈,其次才是读书认知。古人已说得很清楚,做人先要有孝敬父母的自发意识,然后才谈得上其他。遗憾的是,今天,这些先训已难以找到秉持者。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像阿风那样不知孝道、不懂感恩的“不孝”者。正是在这种社会普遍缺失“孝道”的道德环境下,刘霆的“背母上大学”才显得弥足珍贵。

其实,当下已经陆续有人发出了“呼唤孝道”的声音,不少地方都将孝敬父母纳入干部的考核体系,还有律师提出制订《孝法》的建议,这些可以看作是感恩意识从伦理领域向政治领域扩展的信号,是社会试图将“软”的感恩意识逐渐转换为“硬”的规章制度的吁求。

让人欣慰的是,广州日报由刘霆引发的“今天,我们如何孝敬父母”的大讨论,已引起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27名委员建议将“孝道”纳入公民道德教育,倡导“感动感激感恩”的“三感”教育。与其说刘霆感动了大家,不如说社会需要孝道,需要感恩意识。专题策划吴斌专题撰文时报记者薛冰专题摄影时报记者郭柯堂

早报讯四十出头的安徽人何女士在绍兴的一家印刷厂做工。3月18日下午,本来应该不是何女士当班,但仿佛鬼使神差,何女士洗完一头长发后,竟想让机器散发出的热量来烘干头发。突然,一声惨叫,何女士的一头长发瞬间被卷进了高速旋转的机器中,导致整个头皮“连根拔起”,严重撕裂,何女士当即昏迷过去,现场惨不忍睹。

“她是被人拎着头皮来医院抢救的。”浙医一院的谢庆平医生告诉记者,当何女士被送到浙医一院时,整个头颅血肉模糊,头皮前方自眉弓到后方发际完全从头颅上剥离,伤势相当严重。谢医生当即与抢救人员采用头皮血管吻合与头皮再植手术,手术足足持续了7个小时。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在手术前能干净利落地剃去何女士已经完全脱落的头皮上的长发,医生们可是费尽了心思,凭着经验特地找来一只西瓜,代替头颅模型,将头皮套在西瓜上,才迅速将头发剃干净。

昨天上午,记者在病房见到“全头皮移植手术”后的何女士时,只见她头皮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隐约还有针线留下的痕迹,应诊的谢医生正在为她检查恢复情况。何女士看上去恢复得不错,正在吃橘子,任医生摆布她的头部。

记者注意到,患者右脚有明显的手术痕迹,原来患者头皮的两根动脉已经缺损,医生为了手术需要,将其右脚的一条静脉血管取出,移植到头部,与头部的两根动脉血管相连接。谢医生说,“4年前,我也做过类似的手术,采用显微缝合头皮回植手术,不过何女士的伤势比较严重,头皮已经分层了,而且,其头皮的两根动脉血管已经缺损,一般这样的手术至少需要10多个小时。为了加快速度,减少病人痛苦,我们这次采用了新的手术方式,即在以往经验的积累上,在头皮缝合之前,预先就已排好血管缺损了多少,大约需要多少长,这样就有的放矢,把她脚上的血管取出,与头皮的血管先连接好,大大缩短了手术时间。”

预计何女士两个星期后即可出院,自行恢复。谢医生说:“以后还能长出一头秀发来。”

按照机床操作工劳动安全操作规范,车床女工在操作机器时,尽量不要留长发,留有长发的应该戴上工作帽,将发辫盘在帽中,以防头发被卷进机器。然而,操作女工利用机器散发的热量来烘一头长发,这却是闻所未闻的事。在此,再次提醒广大读者,切不可为贪图方便在电风扇、排风扇等运转的机器前烘头发,以防被机器“吃”进酿成悲剧。

内地年薪最高政府雇员颜兵面临解聘,自认并未失败,并建言完善评估和运行机制

政府雇员制度从2002年6月开始已经实行了3年,而颜兵在任职期间,也不断被“叫好”或“拷问”,争论持续至今。作为一个试水者,颜兵的成败和困惑,或许也是整个政府雇员集体生态的一个展示。

颜兵:那个被报纸披露的消息已经打破了一切,把我所有的热情都打消了,给政府的压力也很大。其实是否续约,无锡市尚在研究,还没有结论。可是媒体这么一报道,我就只能选择离开了。

颜兵:我现在身处漩涡,摆脱的惟一办法就是离开漩涡。如果我继续留任,只会越陷越深。

颜兵:我在去年11月就曾向人事部门表达过合同到期后不再担任这个首席招商代表的想法。其实招商代表本身就是一个阶段性的历史角色,我两年间遇到困难时也有过打退堂鼓的时候,去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现在被这么多人认为我是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被解聘,我觉得很受伤。以这样的方式离去是我没有料到的。

颜兵:5000万美元的招商指标只是合同中的一项,但是这一项已经占据了所有人的眼球,没有人关心我做的其他工作。

颜兵:简单讲就是三项,一是招商引资,二是为政府出谋划策,制定对日外经贸政策,研究日本经营投资方式,寻找与无锡的对接点,提出适合无锡的招商模式,三是为驻无锡日资企业提供服务。我这两年,单是给政府的报告就写了十多个,太湖国际科技产业城就是我提出并规划的。

颜兵:过不了几天,无锡市政府肯定会有一个声明出来,如何评价到时自然知道。

在第一期合同到期时,政府选择和我续约,这就表明他们认同我的工作和成绩,当时《无锡日报》的报道有句评价“高薪厚待特聘人才值不值?值!”新京报:你自己认为值不值?

颜兵:无锡50万请我做首席代表,无锡没有吃亏,我一直都是要求自己不仅仅是拉到资金,而且是把一个模范的招商引资模式带入无锡。我可以自豪地跟无锡的老百姓讲,这50万,值。

新京报:你认为,合同中的其他几项内容都完成得比较好,但是在这些任务里,5000万美元是最容易评估的。

颜兵:你恰恰说错了。5000万美元这个指标反倒是最难评估的。我把日商介绍来,可我不是政府人员,我虽然代表政府但是没有涉及政策和职能方面的权力,而任何一个招商都不可能由一个人完成,更多的招商都是多角参与。在政府外经贸系统,每个人都有招商任务,你不能说你颜兵接触过这个日商这个外资就是你引来的,凡是接触过的人都可以这么说,哪个项目是谁的贡献没有一个标准。目前只有那种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负责洽谈的项目,才会没有争议地算是我的任务。

颜兵:客观上来讲,这个指标在确定当初是没有经过认真考察的,是一个相对随意的数字。对于无锡每年100多亿的招商成绩,这5000万美元也只占4%,听起来并不多,但怎么考核,怎么认定,制定时根本没有标准。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这一次没有完成任务是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评估体系?

颜兵:我认为我完成了,但是这需要我提供很多证明,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求证,甚至会成为一场无休止的口水战。

颜兵:这不是无锡市政府的问题,这是一个评估机制的问题。政府雇员毕竟是个新鲜事物,还没有一个完备的评估机制,模糊的定位,矛盾的界定,权力的保障等都对政府雇员具体工作造成不小的麻烦,需要完善。

举报检举违法犯罪行为,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但是举报之后,如何能够有效地保护举报人,免遭被举报者的打击报复,这就需要一整套的举报人保护制度。今天新闻调查的主人公就是举报人李文娟,她原来是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的一名公务员,在负责税收登记工作的过程中,她发现鞍山市国税局存在人为地少征国家巨额税款等违法和违规行为。犹豫了五个月之后,李文娟向国家有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从此,她的命运开始遭遇到一系列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变化。

记者:如果再让你选择遇到的,你看到的这一切,你是举报还是不举报,你会再怎么选择呢?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不会举报了,因为举报以后呢,在保护举报人这方面的措施实施和被打击报复认定方面,国家在实际操作当中很难,甚至说状告无门。

解说:李文娟今年43岁,大学文化程度,1983年进入鞍山市国税局工作。2000年她开始在鞍山市国税局直属税务分局计会科工作,负责税收款项的账目登记。在工作过程中,李文娟认为她发现了税务局内部存在一些违反国家税收法规的行为。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看到我们单位人为调节税款,还有违法的退税的事,加上改变预算级次。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如果不举报,这种现象可能就永远地掩盖下去了,一个月人为调节税就达到了几千万。

解说:鞍山一直是我国著名的重工业城市,拥有鞍钢集团等一批中央和省直属企业,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税款征收专门由鞍山市国税局直属税务分局负责,而李文娟就在这个分局工作,于是她利用工作机会复印了企业增值税申报表等账目证据,带着这些证据,李文娟于2002年6月向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单位举报了鞍山市国税局存在的五项违法违规行为:

一是鞍山市国税局直属税务分局在2001年12月为5家企业非法减免增值税9762万元,非法减免所得税19298万元,两项合计29060万元。

四是更改税收预算级次,将市级改为区级,从区财政取得税款收入5%的提成。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当时我是想,我给他们提供一些调查的方法。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给调查人员提供一些调查的方法,让他们按照我提供的调查方法,然后再给他提供一些其它相关情况去调查,我就是想把这种现象揭示出来,挽回国家的损失。

随后,由当地公安局刑警队、大田乡派出所、检察机关组成的数十人“追捕小组”,邀请东方市的新闻媒体录制了一场抓捕“杀人逃犯邢亚盖”的全过程。

“那天,几辆警车突然冲进了新宁坡村,十几名警察荷枪实弹从车里冲出来,包围了一家农户的屋子,在院子里进行搜查,几名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忙前忙后现场录像……”一个村民告诉记者:“其实,警察包围的不是邢亚盖的家,那户村民叫吉平汉。”

即使到现在,吉平汉还是不能理解当年警方这一做法,他说:“在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警方冲进我们家莫名其妙地搜查……”

2000年7月27、28、29日晚,一则“抓捕杀人在逃犯”的新闻在当地电视台连续播放了三天,8月1日,《今日东方》报也刊登了“抓捕杀人在逃犯邢亚盖”的消息。

符光华给记者出示了这则消息的复印件,标题是“杀人在逃犯哪里逃!叭叭两枪把你撂倒!”。

这场“抓捕逃犯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东方市公安局纪检委专门到新宁坡村走访群众,查看户口时发现邢亚盖与被指控参与命案的嫌疑人毫不相干,要求解除对邢亚盖的监控。

8月2日,警方要求由符光华担保,将被铐了8天8夜的邢亚盖解开手铐,取保候审。

媒体报道“抓捕逃犯事件”后,文瑞强开始拒绝支付住院费并收走了邢亚盖的病历。

“2000年8月11日,邢亚盖只好出院回家中治疗,三年后逐渐恢复,但至今仍然干不了重活。而公安机关对邢亚盖采取的取保候审措施,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解除。”符光华说。

2000年3月23日,东方市公安局出具的一份《提请批准逮捕书》中写道:“1999年8月22日,大田乡新宁坡村的十多名村民在零公里将一男青年王某用木棒打死,许多涉案嫌疑犯仍没有归案。”警方认为邢亚盖就是当年的“杀人逃犯”。但记者在这份批捕书中却没有找到邢亚盖的名字。

而根据东方市公安局2000年8月2日出具的《关于大田派出所副指导员文瑞强开枪击伤杀人在逃犯邢亚盖的调查报告》显示:“1999年8月22日,大田乡新宁坡村青年邢亚佳参与打死了王某,案发后犯罪嫌疑人邢亚佳仍潜逃在外。根据大田派出所所长章生贵的安排,文瑞强在大田乡零公里税务关卡内蹲坑守候,抓捕‘8·22’杀人案在逃犯,当发现邢亚盖骑摩托车往税卡开来时,文瑞强大声喝道‘站住!’邢亚盖立即掉头逃跑,文瑞强徒步追赶并朝天鸣枪,邢亚盖并未停车,于是文瑞强连开两枪击中邢亚盖。文瑞强开枪后不清楚是否打中了邢亚盖,直至晚6时,大田乡党委副书记打电话至派出所后,文瑞强方知故意杀人在逃人员邢亚盖被击伤。”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