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王子为躲避媒体欲秘密举行婚礼

2018-06-21 09:37 来源:女性资讯网

“他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我们其实都知道的。”刚从江西老家赶来的肖英的姐姐肖红秀坐在床上,眼圈通红。“在离地面420米的矿井中,没听过煤矿透水还有能活命的。”同在大兴煤矿上班的陈东林弟弟陈小平神色黯然,他因为上中班晚了一步下井,在这次矿难中死里逃生。

另一位矿工刘小明没这么幸运,“他7日吃了午饭,快1点时去上班,结果1点半就出事了,”8月10日下午5时,刘小明34岁的妻子林添娥眼睛红肿,“留下我们母女三个,该怎么办啊。”

截至记者发稿时,距离8月7日下午1时30分发生的透水事故,已过去了80多个小时。

昨日上午7时,从江西调运的第2台大功率抽水泵运到并开始安装。至昨日10时,主井水位+236.4米,副井水位+240米,水位下降缓慢。10日凌晨2时20分,在主井发现了一具遇难者的尸体。“抽水主要就是心理安慰了,”现场的矿工和部分遇难者家属一致认为。

三天来,兴宁以北60多公里的黄槐镇大兴煤矿,每到暮色苍茫时候,便灯火通明。抽水泵的巨大轰鸣声与营救队伍的嘈杂声混在一起。

在矿区办公楼2楼的抢救室和小会议室里,包括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副局长赵铁锤在内的国家、省、市联合专家组,已连续商谈研究了诸多抢救方案。实施了矿区内临近各矿区井疏水钻探工程,减少地面渗漏水补给。组织相邻的东兴、大径里、梨树坑、上峰矿同时抽水,另外准备请专业机构派出物探专家,准备通过地面物探手段探察透水出水位置,采取地面注浆办法,封堵透水通道。

8月9日19时,在矿区办公楼3楼临时会议室里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广东省副省长、兴宁大兴煤矿“8·7”特大安全生产事故抢险指挥部总指挥游宁丰宣布被困矿工人数为123人,新发现被困人员分别为12名“排渣组”和9名“掘进组”的成员。

游宁丰透露说,被困人员主要来自湖南、江西、贵州、湖北等地,其中湖南至少有40多人,江西有30多人,兴宁市本地有20多人。

就在事故发生的当天,兴宁市政府向社会发出通告,敦促65名发生事故后擅自离开矿井的管理人员返回矿部。这份通告列举的管理人员包括大兴煤矿主井负责人曾昌泉、主井副矿长曹汉松、副井主管曾伟平、副井矿长何云山等。

昨晚,11名事故主要责任人,包括大兴煤矿上级总公司大径里公司副总经理兼大兴煤矿经理、大兴煤矿董事长、负责安全生产的副矿长等已经悉数归案。

种种迹象表明,这场事故可以避免。至少在7月14日以及更早的6月中旬,就已经有了双重征兆。

7月14日12时10分,兴宁市罗岗镇福胜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6人被困井下。16人死亡的事故发生后,广东省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下令当地矿井全部停产整顿。兴宁市长曾祥海曾对媒体表态: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事故。

“在7月14日出事后整顿期间,大兴煤矿其实还在偷偷生产,一般是白天停工,晚上生产,”不止一位矿工和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在当地已经是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包括平时,一般有工作组要来检查,老板总会提前接到电话。

一位来自湖南的矿工向记者透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就在7月14日矿难事故后,梅州市和兴宁市的公安局决定查封大兴煤矿的炸药库,以杜绝其进一步采掘,不过,老板提前得到消息,偷偷把大部分炸药转移,“其实封的炸药库基本上都空了”。除了7月中旬的停产整顿外,在更早的6月中旬,大兴煤矿也有一次机会来规避风险。

老家在江西的矿工刘东成,8月7日因为上中班,与死神擦肩而过,他在8月9日下午对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还是止不住庆幸。“这次透水事故早在6月15日就有征兆的,差不多全煤矿的人都知道。”

“至少在6月中旬,就发现井下有渗水情况。我们知道迟早要出事,发了工资就走了。”在6月底就去了临近的大窝里煤矿的老温对记者坦言,“头上压着一个水库,迟早要出事的,赚不赚钱无所谓,还是保命要紧。”矿工老温来自江西,昨天和记者回忆起6月的透水情况还心有余悸。

6月15日之前,水在矿坑里已经浸了一段时间,后来透水的地方被水泥堵上。“这些情况煤矿的安检人员都知道的,当时我们本来决定要离开的,结果就是因为安监押金不能退而走不了。”包工头许木祥成为诸多矿工挥之不去的梦魇。许多矿工对记者证实,许木祥当时对矿工们说,“井长和电工都下了,你们还怕什么。”透水事故发生后,广东省对煤矿实施的风险抵押金制度也成为质疑对象,该制度是否能保护矿工利益成为问题。

广东省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向记者透露,风险抵押金制度让每个煤矿根据产量大小,缴纳一定的风险抵押金。这笔钱主要用于企业发生事故后的调查处理费用。“以免事故一发生,老板就跑掉了。”

记者同时从广东安监局了解到,安监押金应该是由矿主自己向安监部门缴纳的,而在大兴煤矿,矿主把这笔钱转嫁到了矿工身上。

此时被困井下的陈东林也应该知道下井的危险,但是他还是下井了。问题关键就在于“5%的安监押金”。陈东林的弟弟陈小平向记者解释说,从今年正月进矿时,矿主规定每人都要把每月工资的5%上缴作为安监押金,说是年终的时候才可以退还。陈东林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5%的安监押金约是100元,他所在的班组有20多人,从年初到现在,安监押金加起来已经将近15000元。

采煤业是兴宁市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在兴旺的时候,曾经有1000多家小煤矿。今年3月份关闭小煤矿后,在兴宁市黄槐镇,依然有10多家矿工人数在300人到600人的大煤矿,此次发生事故的大兴煤矿拥有的总矿工人数为554人,在当地算是大矿。

7月14日,兴宁市罗岗镇的福胜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6人遇难后,兴宁市的煤矿都被下令停产整顿,记者在大兴煤矿的调度室里,还看到了一张当时责令停产整顿的通知书,但实际情况是停产10多天后,大兴煤矿又开工了。

兴宁市煤炭局副局长陈桂浪称,大兴煤矿在1999年转制后,就一直没有办理采矿证和工商营业执照,应该属于非法经营。

但在8月8日兴宁市委、市政府的《兴宁市大兴煤矿“8.7”透水事故抢救工作情况汇报》中,分明写着,大兴煤矿建于1990年,属民营性质,设计规模为3万吨,已办有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矿长资格证。

时隔一日,在8月9日晚的新闻发布会上,关于大兴煤矿的性质终于有了定论:该矿山“证照不齐”,缺少工商营业执照、国土资源部门的采矿许可证等证照,属于典型的违法经营。事故调查组认定:该起事故完全是由黑心矿主造成的一起安全生产事故。

除了对主要责任人实施逮捕外,随之而来的是对当地行政一把手的处理,9日夜,广东省委省政府宣布决定:梅州市政府、兴宁市政府在此次事故中,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梅州市长何正拔停职检查,兴宁市长曾祥海停职检查。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拍案而起说:“这是一起典型的‘矿主赚钱、矿工受难、政府埋单’的恶性安全生产事故。”

昨晚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对大兴透水事故也作了批示,他强调,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和生产经营单位都要从这起特大事故中吸取教训,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加强安全生产工作,进一步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强化安全生产管理,加大对安全生产检查的执法力度。安全措施不落实、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要追究责任,严肃处理。

“7·14”兴宁市罗岗镇福胜煤矿特大透水事故16位遇难矿工的家属,每人领取了20万元的补偿金。

截至发稿,“8.7”矿难的赔偿结果尚未公布。但专家认为,矿难赔偿不得低于20万元仅仅是一个事后的震慑,问题是很多的矿主依然会抱着“我的矿不会出问题”的事前侥幸思想来对待。因此,让煤矿再也“死不起人”,并不能仅仅盯着矿主,还应把矿主和煤矿安全监管者拴在一条绳上。(本报记者陈萌发自兴宁)

日本小泉内阁视为改革“重中之重”的邮政民营化相关法案最终在参议院以17票之差遭遇滑铁卢,小泉遵守先前的“誓言”,当即下令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

消息公布后,日本朝日新闻社对973人进行了紧急民意调查,约46%的人表示支持小泉内阁,比之7月份41%的支持率有明显上升,而反对小泉内阁的人也由上月的42%下降到38%。

与此同时,日本的另一家媒体每日新闻社也作了一项民意调查,在857名调查者当中,有46%的民众支持小泉政府,这一比率比上月上升了9个百分点,反对比率也比上月下降了3个百分点。

两家新闻社的调查结果都惊人地相似,在解散众议院后,小泉内阁不但制止住了支持率不断下滑的趋势,反而赢得了更多的民意支持。

对此,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教授认为:“两家媒体的民调结果从某种方面反映了日本的民意,部分民众对邮政改革本身还是非常期待的。而对小泉支持率的上升,则表明日本民众可能还是比较赞赏目前小泉在邮政改革方面的一些做法。”

“现在的日本政局非常微妙,民调统计中小泉支持率的上升与其最终能否继续执政并无必然联系。归根结底,小泉究竟能否继续担任首相取决于自民党能否在选举中以比较大的优势取胜。”

当被问及“小泉会否在8月15日这个敏感时期去参拜靖国神社”时,刘江永认为:“参拜的可能性比过去增大而不是减小了。”

刘江永认为,解散众议院后,小泉能否继续执政成为未知数,这样一来,他很可能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诺言”而选在8·15这个特定时刻去参拜靖国神社,这个可能性正在增大。“小泉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假如他认为去参拜靖国神社可以赢得右翼势力的支持,那么他还是执意会去参拜的。”

“但另一方面,如果小泉对自己今年下半年继续执政充满信心,还要以日本首相身份参加周边的一些国际会议,那么为避免局面过于尴尬,他也可能改变这种策略,认为不妥而放弃靖国神社参拜。不过从小泉本身的政治风格来看,也就像日本有些政治家所描述的‘怪人中的怪人’,所以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刘江永说。(本报记者张燕综合报道)

中新网8月11日电俄罗斯总统普京决定将派遣俄罗斯远东地区全权代表前往平壤,参加在朝鲜举行的庆祝解放60周年纪念活动,同时还将与朝鲜方面就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交换意见。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获悉,普里科夫斯基为出席本月15日在朝鲜举行的纪念从日本殖民统治中解放60周年的纪念活动前往平壤。普里科夫斯基准备与朝鲜的金正日总书记举行会谈,他还将带去普京总统写给金正日总书记的亲笔信。

普里科夫斯基曾在2002年和2003年两次访问了朝鲜,在普京政权内,他被认为是与金正日总书记保持着最为亲密关系的人之一,正因为这样,如果能与金正日总书记举行会谈,他们准备就俄罗斯向朝鲜提供电力,以及正在休会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交换意见。

中新网8月11日电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奥兰多市警方称,一名乘客9日在公共汽车上发现一个寄自本-拉登的可疑包裹,炸弹专家随即前往处理,美国警方目前也正在对此展开调查。

奥兰多市警方称,这个可疑包裹当时就放在909路公共汽车上,当这辆公共汽车快要行驶到森多普勒克斯停车场时被一名乘客发现,随后该乘客将包裹交给汽车驾驶员。驾驶员从包裹上发现邮寄地址,赫然写着“基地”头目本-拉登,随后拨打911向警方报警。

奥兰多市消防局及警方在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往森多普勒克斯停车场,将附近多所街道封锁,并对包裹进行仔细检查。参与调查的警方称,这个包裹上附有一张纸条,但拒绝该纸条的内容。

奥兰多市消防员新闻发言人鲁迪-约翰逊说,消防部门此前也曾多次遇到过此类报警。“我们共有20名消防员前往出事地点,目前还不清楚倒底有多少警官在普勒克斯停车场。附近的商店也被迫关门”,约翰逊说。

奥兰多警方称,警方已经将普勒克斯停车场附近的所有监控录像及写有本-拉登名字的纸条取走,并正在进行详细的调查。(春风)

新华网赫尔辛基8月11日电(记者赵长春)据芬兰《晚报》11日报道,10日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附近波罗的海海域坠毁的芬兰直升机上的12名乘客和两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这架美国制造的西科斯基S-76C型直升机属于芬兰一家直升机航空旅游公司。这架直升机10日中午从塔林起飞,飞往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但起飞后3分钟在奈伊斯岛附近坠入波罗的海。直升机上的乘客包括6名芬兰人、4名爱沙尼亚人和两名美国人。

事故发生后,爱沙尼亚和芬兰立即派出救援船只、直升机和潜水员赶往出事海域展开救援工作。爱沙尼亚当局已于11日上午开始从直升机残骸中打捞遇难者遗体。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中新网8月11日电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在10日下午5时左右突然住进医院。

8月5日韩国国家情报院公开了前总统金大中政府时期国家情报院的非法监听(窃听)事实之后,前总统金大中和韩执政党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在这样的状况下,金大中突然住院,预计会对韩国政局带来相当的影响。

金大中的秘书官崔敬焕当天发表报道资料,表示:“前总统金大中从几天前开始出现了全身乏力,发低烧的症状。”并说:“由于主治医生张锡一博士认为可能有炎症,并劝说有必要进行详细诊察,因此于今天下午住进了汉城新村延世大学附属医院。”

因此,预定于13日举行的金大中在东京绑架案中生还32周年纪念弥撒被迫取消。金大中的主治医生张锡一博士表示:“在不久前患上感冒之后,发低烧和全身衰弱的症状一直持续至今,因此劝说他住院。虽然并不是严重的状况,但是由于年事已高,再加上需要进行肾脏透析,而且患有糖尿病、心脏疾病等,因此还是进行检查比较妥当,所以选择了住院。”

金大中在卸任后,虽然为了接受肾脏透析,曾接受过治疗,但是住院尚属首次。前总统金大中今年已80岁。

在国家情报院发表金大中政府时期的窃听事实以后,金大中方面曾对现执政当局操纵国情院的行为公开表示不满,秘书官崔敬焕曾反驳说:“前总统金大中的心情非常不好。遭到亵渎的是国民的政府。”

由于金大中在韩国湖南地区有很高的支持率,此次住院如果与金大中“对执政当局的不满”扯上关系,很可能会在政治上引起湖南地区的民心向背,湖南选民对韩国现政府的支持基础很可能分崩离析。这样在今年10月份的补选工作,甚至明年5月的地方选举中,执政党都会受到冲击。

韩国执政党开放国民党的湖南地区议员表示,“此事(金大中住院)将引起相当大的风波”,“此次国家情报院公开窃听事件的方式纯属考虑不周”。

开放国民党的领导层也紧急召开了对策会议,会后指派事务总长裴基善做为“陈谢使节”前往金大中病房探望,并表示“要坚决维护好前总统的名誉”。(春风)

体育讯北京时间8月11日2时(乌克兰当地时间10日21时),在顿涅茨克奥林匹克球场开始的冠军杯资格赛第3轮首回合比赛中,国际米兰2比0击败前主帅卢塞斯库执教的顿涅茨克矿工,在本赛季首场正式比赛中取得完胜。上半时,马特拉齐头球击中横梁。下半时,阿德里亚诺先是脚后跟妙传马丁斯得分,后又自己攻入一球。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