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露秘密录音带披露其自信拥有世界最美臀部

2018-06-21 02:47 来源:女性资讯网

在投资于二级市场的私募基金大量覆灭之后,国内大量的私募基金将视野转向了产业投资领域。

国内有些私募的主力军是各地政府的创业投资公司,例如上海创业投资公司,深圳创业投资公司等。不过总体来说,由于受到太多的束缚,与境外的私募相比,竞争力还是显得薄弱。

截至2004年底,我国从事创业投资活动的机构有217家,注册资本240亿元,管理创业资本497.7亿元,累计投资项目为3172个。而与国际私募基金相比,国内私募更加关注对项目中后期的投资。

而国内的产业基金也出现了一些新兴的力量,如海富产业基金,虽然是一家合资产业基金,但其出现,还是让大家看到国内私募基金发展的一条道路。

作为直接股权投资基金,刚刚成立的中比基金由中国、比利时两国政府合作,总规模为l亿欧元,四方发起人共出资3700万欧元。

“另外6300万欧元由海富基金公司向国内外机构投资者募集,从目前来看,资金的募集情况还是比较成功。”该公司人士透露。

也许,和证券投资基金一样,国内私募产业基金借助外资的力量,可以迈出关键的一步。

16日晚,新婚不久的渝北两路居民陈刚(化名)在茶馆里“斗地主”时,由于对方认为陈出“老千”,于是叫来10多名社会青年手持刀具追砍陈刚,陈怀孕5个多月的妻子杨丽(化名)为保护丈夫,抵挡挥来的砍刀,头部被撞伤,但陈仍被砍成重伤。

昨日上午,记者在市急救中心见到陈刚夫妇,杨丽头上包着纱布,由于行凶者逃之夭夭,陈又无力支付医药费,只能回家治疗。陈刚和杨丽相恋3年,今年10月登记结婚,新婚恩爱,形影不离。

当时参与“斗地主”的目击者王先生介绍,16日晚11点左右,他和陈刚以及当地青年刘波(化名)一起在两路农贸市场内一间茶馆里“斗地主”。刘输了钱,突然,刘把扑克往桌上一扔,声称陈肯定在出“老千”,要求把赢的钱还给他,双方于是发生口角。随后,刘打了一个电话,10分钟不到,15名20多岁的社会青年手持砍刀气势汹汹地赶到茶馆。刘指了指陈刚,这伙人二话不说就朝陈一阵乱砍,陈在左躲右闪中,身上仍被砍中数刀,鲜血很快染满全身。

此时,陈刚已怀孕5个多月的妻子杨丽正在旁边聊天,听到隔壁传来一阵茶客的喊叫声后,她立刻跑进去,赫然看到丈夫正被一群人追砍。

“住手!”杨丽大吼一声,连忙扑到丈夫身边。王先生称,当时杨丽已顾不上肚子里的孩子,赤手空拳地伸手阻挡挥向丈夫的砍刀,两个行凶者见状,狠狠一把将杨从丈夫身边推开,致使其头部一下子撞到茶馆的墙上,随后又继续追砍陈刚,整个过程持续了五六分钟。杨丽告诉记者,当时她只是一心想救危急中的丈夫,被撞在墙上后,疼得她差点昏过去,在场围观的10多名茶客竟无一人站出来相救。最后还是王先生拨打了110报警,这伙人随即纷纷逃之夭夭。

随后,杨丽拨打了120,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将丈夫送到急救中心抢救。据值班医生介绍,陈全身被砍中15刀,其中右手和右脚的筋被完全砍断,经过5个多小时的抢救,伤者才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今后很可能落下残疾。

作为券商综合治理的重要依据,券商的分类评审将可能于明年上半年基本结束,以配合明年年底综合治理的完成。

12月12日,经中国证券业协会评审,国都证券获得创新类资格,日信、华创、万联、国联、中信万通五家证券公司获得规范类资格。

本报获悉,春节前还将有一批证券公司上报材料、参与评审,并予以公布。

但是,以划定净资产为界限对券商进行区别对待,引起许多券商尤其是中小券商的不满。

知情人士透露,证券业协会正在加快对券商的评审工作,特别是规范类券商。

国都证券是在从事相关创新活动证券公司评审委员会进行的第七次评审会议上通过的,该委员会累计通过了14家创新券商。对于规范类证券公司的评审只进行了三次,但累计已经通过了13家。

从现有通过的数量和速度上来看,规范类券商的评审明显比创新类要快。去年10月,创新类证券公司的评审开始并公布第一批,而首批规范类券商却于今年10月才公布,短短3个月里“过关”13家。

一位创新类券商的高层表示,处于第一梯队的创新类证券公司已经有14家,其实不少了。按照预期,大部分券商还是规范类,因此评审重点放在了规范类。

在此期间,曾有传闻称,由于众多证券公司对规范类券商的评审不积极而导致评审延迟。

中信万通的一位人士指出,随着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独立存管基本完成,以及一年以来的综合治理,许多券商自身的问题得到消解,内控机制也在慢慢建立,因此报批的也越来越多。另外,随着券商整个综合治理的推进,许多证券公司也已经意识到必须尽快通过评审,否则自身业务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华创证券就是如此。该公司人士介绍说,公司原计划申请创新试点类券商的资格,但考虑到自身是经纪类券商,此前并没有通过的先例,“为保险起见,先申请规范类资格”。按照计划,华创将继续申请创新类资格。

一位熟悉评审细节的人士指出,国都证券虽然已经获得创新类资格,但因为它基本没有做过资产管理业务,其风险控制能力曾受到过质疑。

他还指出,许多券商是交过“学费”的,落下许多问题,但现在看来,一些什么都没做的券商反而还从中受益,因此,他为这些获得创新类资格的券商会否再经历“交学费”的过程而表示担心。

一家证券公司总经理则抱怨说,能不能获得创新资格,“净资产是最大的一道门槛”。这家证券公司属于综合类券商,已经通过规范类评审,但由于净资本无法达到12亿元而无缘创新类资格。

规范类和创新类的划分,最重要的参考指标就是净资产。综合类、经纪类券商进入创新类评审的净资本分别不低于12亿元、1亿元。

在上述券商老总看来,只按照净资产来划分太不公平了,“从风险控制、内控机制和管理上来说,我们并不差,而且我们的人员素质和团队建设也非常不错,但就是卡在净资产上,无法开展一些创新业务。已有的一些创新业务什么时候轮到规范类券商还是一个未知数,这大大限制了我们中小券商的发展。”

根据证监会对券商分类监管的要求,监管层鼓励、扶持资质良好、具备持续发展能力的证券公司规范发展,在业内进行收购兼并。对于创新类券商,政策上也有倾斜,比如可以被优先安排发债、增资扩股、上市融资,以及在同业拆借上获得优惠,集合理财方案优先获得审批等。

证监会副主席兼证券业协会会长庄心一明确表示,证券公司风险监控指标体系以净资本为核心,并要建立以此为标准的市场准入和退出的常规机制。同时,新《证券法》第125和第127条规定,采用按注册资本最低限额核定业务范围,使业务范围与资本实力相适应。券商要想脱离以净资产为标准的评价体系比较困难。

“既然已经放我们进入这个行业,就不应该在一些业务上设置门槛。”上述券商老总表示。据了解,已经有中小券商呼吁尽快出台相关细则,以拓宽生存空间。

(本报记者王小虎李帅《天府早报》记者杨丹罗巨浪向宇文/图)本报讯今日下午,四川成都的马建华,将乘飞机来到福州,和他同行的还有7人,包括成都当地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马建华在此行前,一直是个“混混”,“混”得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愿意叫他一声“爸爸”,而此次,他带着严重的肺病,接受一次“自杀式”的捐赠器官公益行动,他的说法是“我想用生命换回尊严”。

马建华将在福州总医院捐出他的肾,成都的医生说,福州有最适宜的手术条件:过硬的肾移植技术,还有宜人的气候。

接受马建华肾脏的人,来自河北邯郸,他今天下午也将从北京来到福州,目前,供体和受体的所有公证手续已经办理完毕。如果手术进行,将是全国第一例非血缘非亲属活体捐肾手术。

三日前,本报收到来自成都媒体同行的来信,信中称,他们发现马建华这个特殊的中年男性———此人曾因打架斗殴被判刑,出狱后,政府给了他一条就业生路———让他去农村种蘑菇。2005年初,他到成都红十字会签写遗体捐赠书时,认识了一个双肾衰竭的大学生,当时,他萌发了捐肾救人的念头。

记者通过连线成都记者杨丹了解到,马建华想帮助的这个大学生没来得及等到移植手术就死了,而马建华本人也在今年7月查出得了绝症,“肺已如枯叶一般”,他的来日无多,捐肾救人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马建华通过当地医院了解到,“福州南京军区总医院肾移植中心是全国翘楚,技术最成熟”,医生还推荐,福州较为湿润的空气,对于他这样的肺病患者来说,在此地动手术是最适宜的。

记者得知这个情况后,马上找到了福州总医院。对此,总院表示愿意提供人道主义的援助———派出最好的专家,设计完善的手术方案,并减免手术费,来迎接这个特殊的病人。总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非血缘非亲属的活体移植,有相当大不可预见的风险,但总院愿意尽最大力量将手术做好。

“我的无知和愚昧,曾经伤害了许多和我素不相识的人;现在,我想通过捐肾的行为,同样帮助素不相识的人,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和理解,也让14岁的儿子为他的爸爸自豪一次,不要让我白白等死!”昨日,离开成都前,马建华这样诉说着他念念不忘的心愿。

在马建华做出捐肾决定时,成都一家大医院的医生已下断言:他是一个重症捐肾者,他的肺部一旦感染,很可能走不下手术台,因此,“他这是在用生命换回自己和儿子的尊严!”

对于“尊严”二字,此时的马建华有深刻的感触。马建华从小没有亲生父母,养父养母把他抚养成人,但长大后他误入歧途,16岁打架斗殴被劳教两年半;18岁在路边设赌局、演“丢包计”,被判劳教三年半;服刑期间打架,又被追加刑期一年;1995年,又因用空头支票进行诈骗被判七年。养父母伤透了心,和他断绝了关系,妻子和他离婚。而唯一的亲人———14岁的儿子却因为有这样的父亲而受人白眼,也因此不肯承认这个父亲。

“我不能生前死后都留一个骂名!总得给儿子一个值得回忆的爸爸!”马建华决定用一个几乎是自杀的方式,来换回自己和儿子的尊严。他希望,他离开福州的那一天———不论是生着离开还是死去,都带回他三十多年来可望而不可及的“尊严”。

他提出,想回家看看,因为他这一辈子的37年,不是在监狱度过,就是在外地游荡,可是,那里毕竟有他的一个家。然而,刚刚启程,他就迟疑了,他说:“算了吧,算了,我做了那么多恶毒事情,周围的邻居没少受过我欺负,实在没有脸见他们……”最后,他决定用鞠躬方式告别家乡,他对着家乡的方向深深三鞠躬,眼中流着泪,口中喃喃:“过去得罪的地方,见谅……见谅……”

在出行前,接受马建华肾脏的倪锡恒,让女儿倪金金到成都与马建华见面,当地媒体记者说:倪金金没有想到,要救自己爸爸性命的人,生命竟然也这样脆弱,说话间,不断咳嗽,不断喘息,缺氧已经让他的双唇乌紫。

倪金金陪护着马建华,在成都进行肺部疗养,但马建华那已纤维化的肺无法逆转,只能阻止它进行性纤维化。但医生们说:“马建华救人,我们来保护他!”一个老医生表示:“从医快30年了,第一次遇到这样震撼这样感动的事,我们一定会在手术前把马建华的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

最让马建华感到欣慰的是:在自己生命的尽头,儿子终于承认了这个父亲,他终于在媒体上和大家“正面”地见了面,也许,一些曾经恨他的人,会悄悄地原谅他。

在马建华设赌局、演“丢包计”、打架、支票诈骗,入狱、出狱,从一个小混混到一个普通菇农的37年中,他的亲人一个一个离他而去,唯一在身边的儿子“跟着受尽了磨难和旁人的白眼”。

2002年4月,服刑期满的马建华回到了家中,这时他不仅身无分文,眼睛还因一次狱中的意外事故而双目失明。后来,在政府和社会的关爱下,通过手术使他的视力恢复到0.03。

今年7月份,马建华突然得了一场怪病,发现肺间质纤维化、肺心病,病情已经不可逆转。

马建华在得病前就有了捐献器官的想法。11月中旬起,他就多次拨通本报热线,讲述自己的心愿:“我不能生前死后都留一个骂名!总得给儿子一个值得回忆的爸爸!”为了实现马建华的这个心愿,本报和福州媒体联手,通过近半个月的努力,他的肾将捐给一个急需肾移植的邯郸患者倪锡恒,福州一家大医院答应减免大部分医疗费用。

本报讯(记者汤新颖)“十一五规划对企业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提法是十分必要的,未来五年民营企业向先进制造业进军将大有作为。”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原国家工商联副主席保育均在昨日举行的第四届南方民营企业家论坛上为“十一五”期间的民企发展献技把脉。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石安海、广州市人大副主任苏晋中、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力以及老同志梁灵光、陈开枝、陈绮绮等出席了论坛。美中贸易发展协会主席罗伯特·古德曼先生与广州市民营经济发展研究会就美中企业合作签署了战略性合作伙伴备忘录。

据调查,中国中小企业相对于美国平均7岁的水平,平均寿命仅仅2.9岁。这一结局主要是缺乏自主创新能力以及管理不善造成的。对此,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保育均指出,中国民企应加强自主创新能力,在十一五期间应向先进制造业进军。

本报讯(记者宋合营实习生郭锋)买件新棉服才花120元,回到家一摸口袋,里面竟藏有700多元现金。昨天,市民吕女士意外捡到一只钱包,除了钱还有3张银行卡。

“新买的衣服里带现金,我们从没碰上过这种好事。”吕女士的丈夫孟先生开玩笑说。上午11点,吕女士到朝阳区双龙旧货市场买棉衣,她在一家小地摊上选中一件天蓝色男式棉服,由于没有找到适合孟先生穿的尺码,吕较长时间在摊前俳徊。这时,一中年男子拎着同样款式的棉服走过来,向摊主说“尺寸小了”,之后换了件大号的离开,吕女士正好买下男子撂下的这件。回到家给孟先生试穿,钱包就从口袋里冒出来,夫妻俩大吃一惊

除现金和银行卡外,钱包里还有身份证、驾驶本、车证各1个,牡丹交通卡1张。孟先生知道,这些对司机来说都很重要,惊讶一番“天上降馅饼”之后,夫妻俩决定要尽快找到失主。

钱包里没有留电话号码,他们便照着身份证、驾驶本和车证上的地址一一查询。由于身份证和驾驶本信息属于河北人于国钢,车证却是北京人薛芳的,两人通过“114”查了十几个号码,最终没找到失主信息,无奈之下求助于本报。

昨晚,记者按照薛芳的地址找到其所在乡镇、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代为找到薛芳。薛芳说,“是于国钢丢的”。她解释说,于国钢一年前用她的户口买车,因此车证上会显示其姓名。失主于国钢也很快被找到,于国钢表示要当面酬谢孟先生夫妇。

日前贤成实业(600381)公布了公司2005年全年的业绩预告,公司预期2005年将会出现约9000万元的亏损,数额之大,令人瞠目。

2004年7月,公司宣布将持有的深圳市三兴纺织实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及天门金天纺织有限公司90%的股权与广州盛立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盛立投资)持有的广州市光大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花园)50%的股权进行置换,而此次资产置换曝出公司股权方面的一个秘密。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