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扣将发威成火箭第二得分点 鸟人成为牺牲品

2018-06-19 20:56 来源:女性资讯网

对于法拉利来说取得积分让他们高兴不起来,因为积分并不是通过他们的实力取得。本站比赛,他们已经被呼啸而过的过手超越、套圈,没有人习惯这样情形。在下周,法拉利肯定会对F2005进行高强度的测试,我们也期待着F2005能早点登场,帮助法拉利车队走出困境。

雷诺在开局中良好的表现赢得了对手的尊重。而丰田的进步同样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们的投入终于迎来了收获!特鲁利的成绩成就了丰田首次登上领奖台的愿望,两位车手都在本站比赛取得积分也是车队成立以来最大的胜利!这个胜利对于一直对F1大力投入的丰田高层来说是最好的报告。红牛车队两位车手也继续在本站比赛中双双得分,对比英美车队他们完全可以为自己感到无比自豪。

在车手积分上,阿隆索16分排在第一,费斯切拉10分排在第二,巴里切罗,特鲁利,蒙托亚,库塔8分,海菲尔德6分。

车队积分上,雷诺车队的两站大捷让他们有26分积分进帐高居第一。丰田车队12分排在第二,红牛11分排在第三,法拉利车队10分排在第四。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3月18日晚9:30播出《谁偷了建行3个亿?》,以下是节目实录:

今天我们来关注建设银行的一起金融大案。我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建设银行存款单的复印件,上面标明存款方是吉林省电力公司。2000年,他们在中国建设银行吉林省长春市的朝阳支行存入了2000万元,没想到,一年之后,电力公司发现这笔钱神秘地消失了。

2001年的4月27号,吉林省电力公司的财务人员到建行朝阳支行去取款。他拿着的就是这张2000万的存单。但建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这笔钱早已被取走。公司的存款被取走了,但公司自己却毫不知情,电力公司的财务人员立即拨打了110报案。

杨维林,吉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干警,接到报案后,他立即对建行朝阳支行进行了调查。根据银行的存取款记录,这笔钱是在存入的当天就被转帐取走的。这张转帐支票就是当时取款人出具的,让杨维林惊讶的是,这张支票上的所盖的居然是吉林省电力公司的财务章和法人章。印鉴显示,这笔钱其实就是被电力公司自己取走了。那么电力公司为什么现在又要报警呢?

吉林省电力公司为什么取了钱又不承认了呢?杨维林又拿着这张转帐支票赶到电力公司进行调查。没有想到,电力公司拿出了本企业的财务章和法人章进行比对,证明这张支票上的印鉴全部是伪造的。2000万的巨款究竟去了哪里,这张假支票成了唯一的线索。

杨维林说:究竟是谁具体做的,应该要从证书上,从票据上先查清楚,然后再查到人。

究竟是谁伪造了这张假支票?警方首先把目标锁定在了电力公司和建行朝阳支行的工作人员身上。因为他们最了解这笔存款的细节,也最有可能造假。但正当这个时候,一连串让警官杨维林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电力公司在建行朝阳支行丢钱的消息在长春市迅速传开,引起了当地许多单位的注意,它们对自己在建行的存款进行了核查,没想到同样的怪事一桩接一桩地出现了。在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长春市又有多家单位报案,它们存在建行的钱也都像吉林省电力公司那样,莫名其妙地被取走了:东北电力集团吉林代理处1000万元;长春市财政局社会保障中心5000万元;吉林省新闻出版局1000万元;吉林省地税局农业税管理处2892万元;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长春证券营业部2000万元;长春铁路局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2000万元。

经过吉林警方最后统计,长春市的30多家单位,总共有多达3亿多元的存款不翼而飞,而这些失踪的存款案几乎都发生在建行朝阳支行和建行铁路支行。是谁取走了这3亿多元的存款,金额如此巨大,涉及单位如此众多,这让从事了十多年经侦工作的杨维林感到非常吃惊。

这个胆大妄为的人究竟是谁呢?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存款单,存款单是银行向存款人提供的一种凭证,也叫存款证实书。存单这里有一行小字说明,银行盖章后交单位,单位提取款时交回银行。但警方发现,长春市这30多家丢失存款的单位,他们的存款单都还在自己手里,也就是说这些单位没去银行取过钱,那银行的钱又会是被谁取走的?这张存单就成了警方侦破的焦点。

拿着这些存款单,警方的工作人员又来到建设银行进行调查。经过仔细鉴定之后,结果又让人大吃一惊:这些存款单居然全部是假的。

包括吉林电力公司在内的这些存款单位到建行存款,为什么拿到的却是假存单呢?警方在对这些存款单位进行调查的时候,吉林省电力公司财务人员的一句话,引起了干警史学良的注意。

史学良:我问他们说当时是不是应该你们自己存,按你们财务制度,你们存款是不是应该自己存,都承认说应该自己存,那我说你们去,他们说,没去。

据电力公司的财务人员透露,当初到建银行存款,他们并没有亲自去的,而是委托一个中间人办理的,存单也是由这个人拿回来的。

经侦总队政委谭真理:他们是通过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有个干部姓王,因为他和电力比较熟悉,就以拉存款的形式,他说是我哥哥在银行工作,因为有任务需要创造业绩,就以这种形式拉的存款。

警方在对其他报案单位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它们竟然也和吉林电力公司一样,都是由中间人来办理存款业务的。除了吉林电力公司的那位姓王的中间人之外,还有30几位中间人。那么这30几个不同的中间人,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内在的关联吗?警方发现,这些来自不同单位的假存款单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它们的编号都非常接近,警方因此判断,这些案件很可能是同一个诈骗团伙所为。(央视《经济半小时》)[编辑:钱文胜]

根据存款单位和银行提供的线索,警方迅速出击,相继抓获了这些办理存款业务的中间人。据他们供述,有一个叫张雨杰的人向他们承诺,只要他们为建行拉进存款,就能得到存款额10%的回扣,至于这些钱存进去之后为什么不翼而飞了,他们毫不知情。

杨维林:拉存款1000万的存款,他要付出100万,为了拉存款他就付出这些钱。

拉1000万存款能得到100的万的回扣,这真是一个无本万利的好买卖。长春市许多有门路的人因此都成了张雨杰的业务员。但警方发现,这个叫张雨杰的人并非建行的工作人员。他为什么如此卖力地为建行拉存款?而他拉进的存款又为什么最后又都不翼而飞了呢?

贺电:是经过精心设计和策划,找熟人找关系,然后通过中间人再来找当事人,这样所以这个案情比较复杂。

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法规明确规定,替银行拉存款吃回扣是违法的,所以,对这些中间人,警方最终只能释放。真正要追回3亿元存款,看来希望只能寄托在那个神秘的幕后操纵者张雨杰身上。

吉林警方的办案人员告诉我们记者,这起案件不仅金额巨大,并且案情复杂,头绪繁多,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从各种线索警方认定,对手非常熟悉存款单位的财务制度和银行内部的业务流程,这是一起精心设计的骗局。

这次建行所发现的3亿多元大案,是吉林省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金融案件。为此吉林省公安厅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将吉林省电力公司报案的4月27号设立为本案的代号,叫427专案组,负责侦破此案。

王宇:我们经过调查,发现不是这么简单,这里头有很大问题,有贷款诈骗也有票据诈骗。

依据已经掌握的线索,警方迅速布控,终于抓获了这位神秘人物张雨杰。警方多番审讯,张雨杰始终说自己只是帮助建行拉存款,而存款为什么失踪,他一无所知。427大案的侦破工作,又陷入了困境。

史学良:下一步工作就是追假存单来源,包括追存款的去向,骗走款的去向。

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呢?究竟谁真正从这笔巨款中获益?民警调查了建设银行的资金流向,发现这些失踪的大笔资金都是转帐到长春市的几个小公司,然后再被分期分批转走或提现。在核查这些小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时,警方发现,大部分公司的法人代表恰恰就是张雨杰。

王宇:就是成立一些假公司,张雨杰下边成立一些虚假公司,通过这些虚假公司然后到银行套取现金。(央视《经济半小时》)[编辑:钱文胜]

在这些证据面前,张雨杰终于开口,承认这些存款是他骗走的。但让警方觉得奇怪的是,张雨杰既不是存款单位的职工,也不是银行的工作人员。他怎么能够把这笔钱据为己有?

据张雨杰交待,他把银行当成要钓的鱼,首先就要找到鱼爱吃的铒,这个铒就是存款。他找到一些有门路的人,许诺可以给拉到存款的人给予高额回扣。

贺电:他利用这个心态,我这2000万我存哪个银行都是存,给我点利益说让我存建行,我存工行我还没这个利益,存建行就存建行吧,我也没毛病你给我一笔好处。

在金钱的刺激下,张雨杰的身边迅速形成了一群专拉存款的人,这些人被长春人叫做“悠子”。

王宇:把钱骗走他们再付给这些“悠子”好处费,他们管好处费叫“水子钱”,他们付了大量的水子钱。

在高额回扣的诱惑下,这些单位的巨额存款,被一笔笔的拉到了指定的银行。但这还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张雨杰,下一步就是要把这些存在银行的钱,转到自己的囊中。

每个人都到银行去取过钱,大家都知道,银行会对我们的身份和密码进行仔细验证。在我的想象中,这个张雨杰到银行取别人的存款,他事先一定会准备很多以假乱真的凭证,但警方却发现,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犯罪嫌疑人伪造的假票据堆了满满一柜子,在着这些假票据当中,记者发现其中有很是有明显破绽的,比如像吉林省电力公司的这张转账支票,在他的法人代表上刻的是刘海军的名字,但是警方发现,实际上刘海军根本就不是吉林电力公司的法人代表。

干警李伟说:连这个都对不上,你看像这个就这个还算比较像的。有的假章不像到,比如是吉林省公安厅是这样一排的,他整个假章是吉林省公安厅,一个圆圈一样的,到那里都能转出钱来。

这样明显的伪造支票为什么还能顺利地把钱转走呢?按照规定,支票要转帐,首先号码要合法,不能是报废的,也不能和所登记的单位不符;另外支票上要盖了两个章,一个法人章和一个财务专用章,要与银行里面预先留存的法人名章和财务专用章完全一致,最后银行还要通过仪器检测票面真伪。可以说这些规定为诈骗份子设置了层层关卡,但令人惊讶的是,张雨杰这些制作粗糙的假支票居然都顺利过关了。

张磊是犯罪嫌疑人张雨杰的财务经理,几乎每次转款都是由他亲自操办的。要想从银行中骗出钱来,第一关首先就是银行的柜台营业员,潘丽娜是建行铁路支行的营业员,警方发现,张磊的骗术在她那儿从来没有失败过。

张磊:上潘丽娜那儿是取印鉴的,我就到银行到潘丽娜那儿去拿省税务局和市税务局那个印鉴卡,两个取出来。

就这样,张磊顺利地通过了第一关,从营业员那里拿到存款单位预留的印章,并照样子刻了一个假章。第二关,他面对的是银行的行长,这一关,他又将如何过呢?(央视《经济半小时》)[编辑:钱文胜]

张磊:张雨杰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上铁路支行去找郭强副行长,说跟郭强副行长都说完了,把税务局的钱要转到我们公司用用。当时我就去找的郭强,郭强正好在办公室等着我,完了之后签完字盖完章。完了我说我们经理(张雨杰)让我来转这个钱,当时郭强就给签了字,我就拿着下去转这个钱了。

这个郭副行长究竟和张雨杰什么关系,居然如此卖命?事后警方发现,张雨杰曾经在珠海购买了两栋紧邻的别墅,一套张雨杰自己住,另一套就送给了郭强。这是公安干警在这两套别墅里拍摄到的画面,屋内的家具和财物全都包装成行李,准备好了一旦东窗事发就随时逃跑。

杨维林:这些银行工作人员其实就已经发现了他的犯罪行为,但是由于郭强铁路支行的副行长,他已经和张雨杰沆瀣一气,已经搅到一起了,张雨杰要出事,他的工作就没了,甚至直接也要受到法律制裁,这样呢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其实是为了他自己,这样能稳一天是一天。

有了郭强和潘莉娜这些内线,银行的钱就成了张雨杰的私人金库,他想什么时候取就可以什么时候取,想取多少就能取多少。

数以亿计的存款就这样被蒸发了,然而有一天,吉林大学的财务人员要求取款,让郭强害怕了。

杨维林:吉大人到这里来查询,一看钱没了,然后就对银行说。其实郭强、潘丽娜他们明知道这笔钱让张雨杰转走了,但是怕张雨杰出事牵涉到自己他们不敢报案,这样他就动用银行的资金转入被害单位的账号,让被害单位把钱划走。

这样的事一共经历了2次,郭强开始担心局面难以控制,而且建行铁路支行也几乎被张雨杰掏空了,于是他建议张雨杰到别的银行下手。随即,用样的手法,张雨杰及其同伙迅速把建行朝阳支行的负责人拉下了水,这家银行也由此成了张雨杰的第二个小金库。

杨维林:这些犯罪嫌疑人,之所以就胆大妄为到如此程度,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实施贷款诈骗和票据诈骗,与银行人员的包庇放纵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事实上,张雨杰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胆大妄为的金融大盗,远远不只是银行人员的包庇放纵。30多位中间人为了高额回扣,帮助张雨杰四处拉存款,而许多人并非不清楚张雨杰的真实意图;而那些丢失存款的单位,无一例外,财务人员都没有按照金融管理规定亲自去存款,而是委托并非本单位职工的中间人去办理,其中的风险,这些财务人员难道真的一无所知吗?

2005年3月,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雨杰特大金融诈骗案进行宣判,其中建行铁路支行副行长郭强被判无期徒刑、建行铁路支行营业员潘丽娜被判无期徒刑,另外,本案的主犯张雨杰和建行朝阳支行行长孙守忠以及其他十多名银行工作人员的犯罪事实目前正在审理当中,法院将在近期宣判。

吉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贺电:涉及到犯罪嫌疑人近50人咱们起诉了46人,涉及到30起案件案情,错综复杂,案中带案。

为什么这么多银行工作人员卷入这一金融诈骗案,张雨杰是如何把这两家支行变成了自家的小金库,层层设防的金融规章和银行内控机制如何在张雨杰面前形同虚设?作为侦破此案的负责人,吉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总队长,法学博士贺电,用一句话来形容张雨杰这个金融大盗以及它所控制的这两家不设防的银行:

贺电:它主要是用利益开道,利用人们寻求寻租的现象,去把这个事情搞成。(央视《经济半小时》)[编辑:钱文胜]

现在张雨杰的骗局已经被揭穿,他的骗术也水落石出。张雨杰首先以高回扣为诱饵,把大量存款吸引到他控制的银行。然后,他再伙同银行内部人员,伪造金融凭证,把这些存款转到自己的腰包里。在这个过程中间,他需要企业的财务人员、中间人和银行工作人员,层层配合。目前张雨杰和银行工作人员已经被绳之以法,而那些财务人员和中间人,他们究竟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现在还没有法律上的界定。事实上,无论是2004年发生的山西7.28特大金融诈骗案,还是今年发生的中国银行高山诈骗案,犯罪分子用的都是和张雨杰同样的套路。这个套路就是金钱开道,内外勾结。遗憾的是,这样的事件却接连发生,我们的银行系统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了。(央视《经济半小时》)[编辑:钱文胜]

作为公司的第三任CEO,同时又是空降兵的张醒生来说,在亚信工作的两年并不轻松——电信市场步入缓慢增长的阶段、最具潜力的3G市场因牌照问题迟迟不能启动,而他必须为亚信找到新的增长点,让投资者重新看到亚信的前景和信心。

责编: